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金灿荣:中美关系如果脱钩将出现全面新冷战

驻北京特派记者/中国研究所所长兼评论员 申庚振 | 2020.01.28 09:43写信给编辑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是中国著名的美国战略专家,去年6月他在上海发表演讲,提出中国应对美国施压的七个战略筹码和十八张战术牌,颇为受人瞩目。1月8日,记者在金教授的研究室里听他介绍了对中美霸权竞争时代的看法,以下是记者与金副院长的问答内容。

图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去年12月4日在北京记者协会学会中就中美关系进行说明。(照片:申庚振 记者)


“美国2015年把中国定义为唯一的竞争对手”
“中国的战略就是先让贸易战告一段落”
“争取时间发展技术”

问:对中国而言,2020年的中美关系有什么利好因素?
答:首先贸易矛盾会有所缓和。中美签下了贸易第一阶段协议,今年的贸易问题可能会好一点。再加上年初美国和伊朗发生严重对立,美国在安全领域对中国的压力也会减轻一点。

问:那都有什么隐患呢?
答:隐患主要有三个。一是美国要大选。一般来讲,美国大选的时候经常会指责中国,天天批评中国,对气氛不太好,但我估计问题不是很大,因为中国现在习惯挨骂,所以挨骂这个倒问题不是很大。二是朝核问题。预计今年美朝矛盾会加强,这样的话,中国就跟韩国一样,比较为难。三是台湾问题。现在看来,蔡英文可能会连任,两岸关系又会恶化,如果美国在这个时候打台湾牌,就会对中美关系造成较大损害。

问:美国对中国的施压力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中国如何看待美国的战略意图?是为了一时的利益?还是为了完全摧毁中国的崛起?
答:可以说,中美关系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中国没有变化,而美国的想法变了。转折点发生在2015年。在此之前,克林顿政府的接触政策(engagement)在美国的对华政策中占据主流,小布什、奥巴马政府都继承了这个政策。

问:您是说,美国从2015年开始改变了这一政策,对吗?
答:是的。美国觉得政策失效了。美国发现,接触政策并没有使中国国内按照美国期待的那样出现民主化,在国际上,中国也没有更加投向美国。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兰普顿就是在2015年说过,中美关系到了一个转折点。从2015年开始,美国就很失望,失望以后就开始寻找新的政策。

问:美国新的对华政策是在特朗普总统时期出炉的吗?
答:大概在2017年底2018年初,美国在对华政策上大概形成了共识。以前美国认为,美国面临的三大威胁分别是恐怖主义、流氓国家和大国竞争,现在美国把这个顺序改变了,把大国竞争放在第一位,接下来才是流氓国家和恐怖主义。大国竞争的对象有两个,一个中国一个俄国。俄罗斯的经济不行,所以美国认为,长期来看,中国是唯一的竞争对手。

问:那么,美中关系的前期展望岂不是很不乐观?
答:是的。1979年中美建交后,在大约四十年时间里,两国一直保持着五分竞争五分合作的关系。但未来双边关系将以竞争为主,还会有点危险。美国的部分右翼极端派想跟中国脱钩(Decoupling),想把中美关系推向全面的新冷战。所以说,中美关系现在这个状态不是很好,而且还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

问:中国打算如何应对?
答:中国对美国的态度没有变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每次见到特朗普总统时都会跟他说,中美关系有1000个理由好起来,但没有一个理由坏下去。

问:但随着美国的变化,中国也不得不做出应对,不是吗?
答:短期战略就是通过谈判先让中美贸易战告一段落,通过让贸易战暂告一个段落,我们需要稳定一下国内经济。因为中国的经济现在不太好。长期来说,就是争取一点时间,发展我们的技术。现在我们的半导体芯片、软件都还要依靠美国。所以中国现在的对美战略就是先做出一些让步,避开美国强烈的施压。同时,我们还要扩大对周围国家的开放,争取他们的同情与合作。去年中国的零售市场规模超过了41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中国的购买力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这对中国的朋友们来说,是个机会。

问:中国不打算向美国发起战略反击吗?
答:中国的反击牌有很多,非常多,可以缩小与美国的战略合作,可以抛售持有的美国国债,战略和战术反击牌我们都有很多,只不过我们不想用。中国现在就希望通过发展自己来应对美国的压力。去年韩中日的GDP加起来达到22万亿美元(中国15万亿、日本5万亿、韩国2万亿),已经超过美国的21万亿,韩中日自贸区建成后,我们完全不怕美国。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2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