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2000位雾霾专家改变了北京天空的颜色

千权弼 记者 | 2019.11.12 14:51写信给编辑
9月11日,从北京市中心乘车往东行驶20分钟左右即可看到几座高耸的烟囱。这里是北京的最后一座煤炭火力发电站,即华能北京火力发电厂。该发电站每年燃烧超过800万吨煤炭,为北京供应电力和暖气。但现在,这里已经实现用天然气(LNG)发电。

在发电站附近经营水果店的彭某(40岁)说,“以前雾霾很严重,连呼吸都很难受,但在煤炭发电站关闭后,空气逐渐好转,现在变得宜居多了”。用简易雾霾测量仪测定此地的细颗粒物(PM2.5)浓度后发现,这里每立方米空气中的PM2.5只有18微克(1微克=100万分之一克),属于“一般(每立方米16~35微克)”水平。

北京最近发起了一场“蓝天保卫战”。这是一场保卫蓝天不受雾霾影响的“战争”。在北京的中心地——天安门广场,也可以感觉到明显的变化。在天安门广场清理垃圾桶的垃圾车上印着“纯电动零排放(Pure Electric Zero Emissions)”字样。也就是说,车辆属于纯电动汽车,不产生任何空气污染物质。

2013年1月,北京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雾霾天。在经历了每立方米空气中可吸入颗粒物含量超过1000微克的严重雾霾天气后,中国政府宣布“向雾霾开战”,大幅强化了环境管制,并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设立了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

《中央日报》采访小组去年11月26日访问北京时拍摄的紫禁城照片(左)和今年9月8日拍摄的的紫禁城照片。雾霾浓度对视野的影响非常明显。(照片 姜赞秀记者,刘善旭记者)

在发动2000多名学者对各地区的雾霾产生原因进行追踪研究后,中国制定出了相应的防霾治霾对策。

北京走在防霾治霾斗争的最前线。曾任中国环境保护部部长的陈吉宁2017年5月就任北京市市长,宣布全面向大气污染开战。此后,陈市长发布北京市计划清退的172个行业,并明确规定了清退期限,将1000多家制造业企业迁移到北京市外围。

停止使用煤炭的华能北京火力发电站。

北京市投入的防霾治霾资金也从2009年的17亿元人民币(约合2816亿韩元)增加到2017年的182亿元人民币(3.015万亿韩元),增加了10倍以上。这笔资金主要用于更换煤炭火炉,淘汰老旧汽车和清退污染企业。

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高层相关人士说,“北京市设立了1000多个PM2.5监测站,用以对空气污染严重的 ‘热点地区’和时间段进行数据监测,并对北京市内325个村子的空气质量进行评测”。

北京开展防霾治霾斗争的效果已经从数据上体现出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北京空气中的可吸入颗粒物(PM10)在1998年~2017年下降了55.3%。

PM2.5浓度也从2013年平均每立方米89.5微克的“非常严重(每立方米76微克以上)”下降到去年的每立方米51微克,减少了43%。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清理垃圾的电动垃圾车。

韩中空气质量共同研究中心的刘英淑(音)主任表示,“随着工厂和污染源迁移,今年3月对北京雾霾成分进行分析的结果发现,雾霾中的硫氧化物含量已经大幅降低”,“最近正为了降低雾霾中的氮氧化物含量而推广普及环保型汽车,强化针对货车和建筑机械等高排放机动车管理”。

不过,现在断言北京已经恢复蓝天还为时过早。北京的平均雾霾浓度仍是首尔的两倍左右。北京周边地区的污染设施依然大量存在,从外部流入的雾霾也不在少数。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的秋冬期间,京津冀(北京·天津·河北)周围28个城市的PM2.5浓度反而比前一年增加了6.5%。去年这些城市的重污染天数也达到624天,比2017年(456天)增加了36.8%。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