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我在首尔跟拍捡废品和流浪的韩国人

李成义 | 2019.10.04 16:03写信给编辑

2019年9月14日至18日,我第一次到韩国首尔跟团旅游,期间两天自由行,我在首尔街头观察平凡人的生活,拍了许多照,记了不少事,发了不少感慨,都记录在朋友圈。

我特别感兴趣韩国底层百姓的生活背影,拍了不少底层人,有朋友说我“浪费了韩国旅游”,没有记录时尚生活,没有记录景点,而在首尔街头跟拍捡废品和流浪的韩国人。我为什么钟情韩国最底层的人?因为我是中国最底层的人,没上过大学,也在北京街头流浪过。

现在我将朋友圈的小部分文字分享给韩国《中央日报》,图片和视频全略去。

1

早起,在宾馆附近转悠,拐到一小胡同,看到一个韩国老太太收拾纸盒子,类似中国的捡废品吧,我在一旁拍了几张。你第一次到某异国看高楼大厦和富人区,这是“顶端思维”,我还留意底层人的生活背影,这是“底线思维”,两个思维没有对错。哪个国家没有生活不如意的人,北京也有捡废品的老头老太太。不自觉地抓拍底层人,倒映出我的“穷人思维”。

2

我异国游并不止游大好山河和高楼大厦,还要游“民间”,看看他们最苦的人究竟有多苦。

刚才在首尔街头跟踪了一个韩国老太太,我和她迎面相遇再是擦肩而过,她七八十岁,驼着背,推着小推车急匆匆向前,我拍了她的背影,还不甘心,返身,紧走几步超过她,再转身拍了她的正面照。

走了一段,她突然停下,垃圾桶旁有纸盒子,她弯腰捡起来放小推车上,哦,原来是捡废品的韩国老人。她继续佝偻着身子向前,我在后头跟着,她一个拐弯,到一个楼梯旁,稀里哗啦地响,她往小推车上装纸盒子,装矿泉水瓶,装铁桶,装铁碗,都是废弃的,很快就是一车了。

期间有个穿蓝衣服的女士走过,跟老太太打招呼,老太太还是装废品,装着,装着,一个矿泉水瓶掉地上,蓝衣服女士帮她捡起来。

过了一阵,只看到老太太的废品车,不见老太太。我走近楼梯,原来侧面有一个门,我一看,老太太坐在一堆废纸盒上,正在吃早点,她还抬头看了看我,我佯装看前面的商店。

这几天游首尔,发现韩国的老人不闲着,各种各样的脏活都干。这位佝偻着身子捡废品的老人,她是弯着腰,但面对生活的态度其实是挺起腰杆的!

3

我从宾馆去明洞,差不多问了七八个韩国人,都是非常热情地指路。返回时,快到宾馆却迷路了,应该是大道却走到小胡同,团团转走不出来了,赶紧问人,前后有两个女士掏出手机给我查路,指指点点我怎么走,非常热情。

好不容易走到一个熟悉的建筑“现代”,心里坦然了,这建筑离宾馆十分钟,方向我清楚。我就按着记忆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觉得不对,还是没走到宾馆,又赶紧问人,先是一个男子给我指点,接着又围过来五六个人,其中两个女的,大家都是掏手机帮我查路线。

最后,一个韩国男子说我刚才走反了,要带我到宾馆跟前,我和他并肩而行,通过手机翻译交流,他大概说他就是现代的职员。在十字路口他说前面就是宾馆了,他要返身回去,我说咱合个影吧,我会记住您的好。他很乐意与我合影。于是,第一次到韩国有了第一张与韩国人的合影。

4

韩国首都首尔街头的架子车,都是匆忙的脚步。我想说明什么?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交通工具越是多元化越有包容精神,架子车就是包容弱者的生存空间。而有些国家有些城市驱赶着连三轮车都不让上路,一些弱者赖以依靠的生计也就没了出路。弱者有活路,国家有出路!

5

如何概括韩国人的第一印象?

免税店的保洁多是五六十岁的阿姨,穿着裙装,落落大方,给人一种优雅到老的气质。而北京的大商场保洁多是下岗女工或外地农妇,是一种自卑的工作状态。即使首尔街头洗手间的保洁,也多是裙装,大大方方。嗯,韩国中老年女性给人一种优雅到老的第一印象。

韩国的男士呢?给人一种刚干完重体力活归来的状态,又像是一种从苦难中走出来又警惕苦难重演的状态,是一种随时待命出征的状态,是一种历练之后变得坚毅向前的性格,他们瘦长的身材和匆匆的脚步,都在昭示这个民族不会有丝毫松懈。即使很累还得向前奔跑——这就是韩国男人给我的第一印象。

6

一出门,又碰上拉架子车的,捡废品的韩国男人。我往过走,他坐马路牙子上吃面包,一旁停放着一辆架子车,上面码着纸盒子,我猜是他的家当,我往前走了十几步,再回头,果然他起身扶侍架子车。他是首尔人吗?还是韩国的乡下农民到首都谋生?不得而知。你看,他的架子车旁是警车和公交车,看着是错落和悬殊,其实是和谐,不同的车不同的人都可以是公共场所的邻居,互不敌视。要让每一个国民有奋斗的路径,捡废品的人的奋斗路径就是架子车,城市给架子车出行权,就是不堵死弱者的奋斗通道!

7

一个韩国老人睡在水泥板上,枕着一个黑包。

看到这个韩国人睡水泥墩子上,我酸酸的,一下子联想到我刚到北京的样子,也是这么枕着包睡马路,内心凄惶而悲凉。我足足在这个韩国男子跟前徘徊十几分钟,心想他可能是韩国地方上人,跑到首都谋生却没有着落,于是流落街头?他是不是没钱吃饭?如果这样,我可以给他一两万韩元,可以吃个饱饭。我来回走动,手伸进裤兜捏着钱包,可是语言不通,主要还是勇气不足,我愣是没俯下身子跟他说上一句话,钱当然没给他……转身离开他时,我明显感到自己后背有种负罪感!

8

傍晚,首尔街头又遇到一个睡大街的,可能是酒醉吧。韩国比朝鲜富裕几百倍,但是,韩国首都有流浪汉,朝鲜首都没流浪汉,背后的原因是承受“影响国家形象”的能力不同,首尔可以承受上百个流浪汉而不认为影响“国家形象”,某种程度上放任流浪汉,但是,平壤没这个承受力,一个流浪汉就觉得“给国家抹了黑”,也就绝不容忍一个流浪汉的出现。道理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要干净,但又不能过于干净。

9

看一个国家国民的文明程度,不妨从问路窥探一二。在韩国呆了五天,我总计问路30次吧,问过老人,问过年轻人,问过男士,问过女士,但没一个拒绝的,都是热情指路,甚至直接为你带路。如果说问路五六次或七八次不被拒绝,可能有些偶然,连续30次不被冷落就不是偶然了,而确实反应韩国人的文明礼仪。韩国人绝大多数不会中文,他们一是用英语回答你,二是掏手机打开地图给你指路,三是用手势比划,左啊右啊下一个路口再下一个路口,满满的真诚。

国内的城市,连续问10次路“不卡壳”就不错了。我们常用路人甲路人乙表达路人的冷漠,但在韩国却是“热情的路人”!

10

论韩国餐饮业的品种,谈不上发达,家家都经营泡菜,远不如中国餐饮业的包罗万象,但,论餐饮店的密度,首都北京远不如首都首尔。就单列来说,首尔的饭店堪称扎堆,不少街面一排过去全是密密麻麻的饭店,小饭店超多,多的坐上七八十人,少的坐上四五人,嗯,首尔有大量袖珍饭店,也就七八平,但人也是满满的。但首尔不止于单列,马路两侧除了店面一列,还向前延伸一列,如果是车行马路,马路牙子上又是餐饮小推车,如果是步行街,马路牙子上没餐饮车,但步行街上又是两排的餐饮车,也是密密麻麻,但不影响行人。

再说北京餐饮店,十几年前也和首尔一样,现在数量腰斩,一是马路一侧只有店面一列,马路牙子上不让经营小推车餐饮,步行街中央也是限制小推车经营。二是即使单列上北京的餐饮店数量远不及首尔,首尔有大量的袖珍饭店,而北京袖珍饭店越来越少,在首尔你有五六平米的小房就可以开饭店,但北京的一些胡同开饭店起步面积是40平。

当然,首尔街头的单个饭店不如北京的大,装修也不如北京的上档次。

韩国的小饭店,特别是袖珍饭店和小推车餐饮密密麻麻,好比是人体的毛细血管,毛细血管旺盛,人体才有活力,才能“二次造血”。

而北京给人的感觉是,只重视动脉静脉两大血管的餐饮。

11

这次去首尔,碰上三个华裔韩国籍人,原是中国人,后来移民韩国。按说中国综合国力和地理面积远大于韩国,可他们还是一心变成韩国人,这就不是整体国力和国土面积的事了,而从个人利益考量事情,韩国的平均工资是中国的二倍到三倍,他们成为韩国人就业后大体上也是翻倍的收入。

此前我多次说过,新加坡地理面积很小,比韩国还小还小,但是中国富人挤破头往新加坡移民。时代变,人们的价值观也变,最吸引人的不再是地大物博,而是好的社会制度。

好的社会制度下,“国家利益”并不是至高无上的,不得以“国家利益”碾压个人利益。我们的基础教育中,“个人利益”多带有贬义色彩,特别是与“国家利益”或“公共利益”不可兼顾时容易被无情牺牲,而现代的文明社会必须给个人利益“去贬义”。

12

小时候,都说我们国家和朝鲜的关系最好最好最最好,我心里就暗暗发誓:长大后如果能出国,第一个要去的国家就是朝鲜。

我想象着朝鲜人民载歌载舞欢迎我的画面,就像他们载歌载舞欢送志愿军战士一样热烈。

后来,慢慢长大,我还知道了“南朝鲜”,它被美国奴役过着黑暗的日子。我就想,我以后最不愿意去的国家就是南朝鲜,他们太黑暗,人民太悲惨。

我终于长大,忽然新闻里说南朝鲜的名字叫韩国,我们和韩国也好上了。我恍惚了。

2019年秋,我面临出国旅游,要实现儿时的梦想,结果南辕北辙,去的并不是曾经最想去的朝鲜,而是曾经最不想去的韩国。

儿时的我给长大的我开了一个玩笑,还是长大的我给儿时的我开了一个玩笑?反正是玩笑!

13

这次去韩国有哪些落空的计划?就是找一个韩国本土人聊天的计划。我出国前,想着到韩国找一个有生活资历并会中文的本土人,哪怕是捡破烂的韩国人都可以,我付聊天费,听听他或她的成长经历,再打听一般韩国人对韩战、对朝鲜、对中国、对美国、对日本、对民 主和自由的看法,通过一系列对话窥探他们的文化思维。我打听的是在首尔雇一个地导一天五六百人民币,照此说来,我找一个聊半天的人给一千人民币就差不多了。

但是,我刚到首尔就碰上丢失行李包的事,人到韩国了托运的包丢在中国了,心情不好,计划搅黄了。二次去韩国补上吧。到了异国他乡结识本土人,了解他们的人生经历和思维方式,其实就是丰富我本人的人生经历和思维方式。有时候,在异国与本土人的一次深聊,甚于观赏一个美丽的景点!

我多么希望,下次去韩国能参观当地的中小学校,并与其他更多的人面对面交流啊!但这需要中间人帮忙,多么希望有这样的中间人啊!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