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韩美安全协议会将讨论联合国军指挥权议题

李哲才 李根平 记者 | 2019.09.18 10:23写信给编辑
多位韩国政府消息人士9月17日透露,下月在首尔举行的第51次韩美安全协议会(SCM)上,韩国国防部将与美国讨论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作用和地位。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说,“两国国防部在共享8月份基本运用能力(IOC)检验结果的过程中,联合国军司令部的问题自然浮出水面”,“双方一致认为,需要对这个情况进行一定整理”。

IOC联合演习相当于一场检验韩国国军战时作战指挥能力的模拟考试,史上第一次由担任韩美联军副司令的韩军大将崔秉赫担任演习总司令,由美军大将(担任联军司令的罗伯特·艾伯拉姆斯)担任演习副司令。

但在演习过程中,艾伯拉姆斯司令要求以联合国军司令官的身份行使指挥权。因为联军司令官同时兼任联合国军司令和驻韩美军司令官。由于存在这个问题,这次联合演习过程中未能确立单一指挥权,此后韩国国防部和联合国军司令部认为双方需要围绕这一问题进行沟通,因此在8月份启动了以韩国国防部政策室长和联合国军副司令(澳大利亚军队中将)为双方代表的协议机制。

产生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1978年成立联军司令部时,对联军司令部与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角色区分不够明确。韩美在去年的第50次SCM上围绕规定韩国联参、联合国军司令部和联军司令部之间关系的协定(TOR-R)达成了协议。当时韩国国防部表示,“将发展参谋长联席会议、联军司令部、驻韩美军司令部和联合国军司令部之间的关系”。韩东大学国际地区学教授朴元坤表示,“这说明联参、联合国军司令部和联军司令部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真正理清”。

另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说,“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在考虑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过程中,发现联合国军司令部可能成为绊脚石”,“认为美国会在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之后,将联合国军司令部从联军司令部中摘出来”。

核心问题是增援兵力的指挥权。韩半岛发生武力冲突时,来自日本7个联合国军后方基地的兵力和设备将来到韩半岛增援,这些增援兵力主要是美军(最多69万人),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也承诺将为联合国军司令部提供兵力。

目前的问题是,增援兵力指挥权的归属并不明确。在当前由联军司令官兼任联合国军司令官的情况下,增援兵力的指挥权不存在问题,但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之后,如果联合国军司令部要求独立对增援兵力行使作战指挥权,情况就不一样了。

了解相关情况的韩国军方消息人士表示,“关于增援兵力作战指挥权的归属,最终需要由美国来决定”,“增援兵力包括核动力航母战斗群等美军战略武器,美国应该不会轻易把这些战斗力的指挥权交给韩国”。

韩国军方官员也表示,“美国正要求其他国家向联合国军司令部增派兵力”,“增援战斗力变成多国军队后,联合国军司令部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行使指挥权”。

韩国政府担心,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韩国可能会只在“表面上”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届时可能出现韩国的联军司令只负责指挥2.85万驻韩美军,而美军增援兵力和多国部队的指挥权依然掌握在联合国军司令部手中的情况。美国已经从2014年开始扩大此前在联军司令部成立后一度只剩下一块牌匾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规模。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