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雾霾研究资料首次证实中国可吸入颗粒物可越过黄海

姜赞秀 环境记者,千权弼 记者 | 2019.01.14 14:06写信给编辑
韩国气象厅首次公开了包括由气象飞机观测到的的越过黄海(韩国称“西海”)的可吸入颗粒物的雾霾污染度资料。该资料显示,来自中国的雾霾正在越过黄海。

《中央日报》1月13日独家获得了韩国国立气象科学院和国立环境研究院等的“2018黄海上空大气质量立体观测报告”,其中收录了由2017年12月气象厅引进的多用途气象飞机观测的数据。

图为观测可吸入颗粒物的气象飞机的飞行路线——从金浦机场出发后于木浦西部前海折返。(资料来源:国立气象科学院)

研究组去年4月18日在木浦至仁川西部(东经124.17度)黄海上空南北飞行,黄海上空600米高度的细颗粒物浓度为每立方米30~40微克(1微克=100万分之1克)。

该数值高于同一时间由安眠岛西部(北纬36度,东经124.17度)的气象1号观测船测量到的22微克/立方米以及由安眠岛陆地气候变化监测站测量到的32微克/立方米。

另外,在4月20日的飞行中,在高度450米处测量到的细颗粒物浓度为30微克/立方米,明显高于气象1号和安眠岛气候变化监测站测量到的20微克/立方米。

图为去年4月20日进行的气象飞机可吸入颗粒物观测结果。上方图表为沿飞行路线的细颗粒物污染度,下方图表为飞行路线的高度。可以看出,在从木浦前海处折返的航线中,在黄海上空高度450米处的细颗粒物浓度较高。(资料来源:国立气象科学院)

对于中国的雾霾越过黄海一事,国立气象科学院相关人士委婉地解释称,“由于尚未收集到大量的飞行观测数据,目前还很难说受中国雾霾的影响很大。但在没有污染源的黄海上空污染物浓度较高是事实”。

在此之前,中国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在上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首尔市的污染物主要来源于韩国的本地排放”,表示责任不在中方。

但是韩国国内专家们解释称,韩国国内可吸入颗粒物污染的30~50%是由中国造成,污染严重时,中国的影响达到60~80%。

为了查明不断出现的此类争议的真相,《中央日报》采访组去年11月25~30日前往了北京等中国当地。

为去年11月26日从中国北京景山公园俯瞰到的故宫。浓雾下,楼阁变得模糊不清。(图片来源:姜赞秀 记者)

去年1月26日上午11时,从中国北京景山公园万春亭俯瞰到的故宫被浓雾包围,故宫中的大部分楼阁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根据中国生态环境部主页数据,当天北京的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为每立方米267微克(1微克=100万分之1克)。

同一天,首尔晚上9时前后,细颗粒物浓度上升至53微克/立方米,达到平常的两倍;可吸入颗粒物(PM10)为84微克/立方米,也是平常的两倍。再加上气象飞机观测数据,证明中国的大气污染给半岛带来了影响。

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董宗仁强调称,“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东北亚是大气共同体和呼吸共同体,因此只有东北亚地区的中央、研究机构和民间团体等合作起来,才能改善大气污染”。

另一方面,首尔等首都圈1月13日发布了进入新年以来的首个可吸入颗粒物应急减排措施。应急减排措施将持续至周一即14日。

中国北京环境监测中心表示,从前一天下午6时开始到13日早上4时为止,北京的空气质量连续11个小时处于6级中最严重的一级(严重污染)。部分地区的细颗粒物浓度还曾一度超过500微克/立方米。

国立环境科学院相关人士预测称,“大气停滞使得韩国国内外可吸入颗粒物积累。在这一状态下,国外可吸入颗粒物将流入,因此14日污染度或将升高”。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