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金融科技全球百强企业韩国1家中国9家

高兰 记者 | 2018.08.11 09:56写信给编辑
金融科技是金融和科技的合成词,目前全球的金融科技市场正在快速增长。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Statista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金融科技市场规模从1.6万亿美元增加到了去年的2.9万亿美元(约合2100万亿韩元)。

不过,市场规模虽大幅增长,其中韩国企业的立足之地却逐渐减少。在全球大型咨询公司毕马威选出的“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百强企业”中,韩国只有开发出“Toss”手机应用的“Viva Republica”一家企业入榜,而相比之下中国却有9家企业上榜。日本也只有1家企业上榜,算是聊以安慰。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走错了道路。金融本身是保守的,其管辖机关金融委员会更是从一开始就是个规制机构,比起鼓励市场进行创新,它更多是禁止市场进行各种尝试。相反,技术的本质是创新的,即便创新失败,也可以获得“经验”等财富,只有尝试才能不断往前发展。韩国的金融科技在“保守”的金融和“创新”的科技之间失去了方向。

文在寅总统8月7日表态,应当对专业网络银行放宽“金融与产业分离”的原则限制,迈出了金融改革的第一步。但是此举受到了保守支持者的强烈反对。

韩国金融科技产业失去方向,首要原因是公务员工作毫无激情。青瓦台政权更新换代速度快,但公务员工作稳定,距离退休的时间很长。因此,无论青瓦台怎么强调创新都是无济于事。创新过程中出现问题,公务员就会失去饭碗,因此他们不愿去做需要为之负责任的事情。

第二大原因是法律规定滞后于技术发展。这就是所谓的“文化滞后”问题。法律是最为保守的存在,在新的产业出现之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通过复杂的程序完成相关立法。特别是像金融科技相关法律这种国会内部没有利益相关者着力推动、不会引起政治争论的法律经常会被束之高阁,被放在最不重要的位置。韩国P2P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万亿韩元(累计贷款额),却还没有一部完善的相关法律。真正需要做些什么的时候,金融当局也只是拿出一个“指南”而已。

第三大原因是既得利益者的阻拦。传统金融行业对金融科技自然不会乐见其成。金融科技的发展,会逐渐蚕食传统银行业的市场,其中向境外汇款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向境外汇款的市场规模超过6000亿美元,传统银行业自然不会拱手将如此巨大的一个市场让给金融科技。此外,金融当局为“明哲保身”,故意为新生行业设限,通过“小额”等限制性规定,想方设法把可能发生的事故控制在较小规模。

众所周知,这并非一朝一夕的问题,好在我们已经开始做出改变。金融委员会在上月新成立了金融革新企划团,并在电子金融科之外新成立了金融革新科和金融数据政策科,将相关科室扩大到了三个。

传统金融业设置的壁垒也在逐渐倒塌。专门针对P2P贷款商品的27.5%高税率将在从明年开始的两年内下调至16.5%,关于金融科技公司使用金融信息的规定也有望大幅放宽。现在信用情报院收集的金融信息只允许传统金融机构使用,未来相关信息的使用权限将扩大到金融科技公司。届时,金融科技公司将有望像发达国家一样为用户提供个人资产托管(PEM)服务。

面对青瓦台的改革要求,金融委员会表示将积极对金融科技产业引进“监管沙箱 ”制度,当新的产品和服务出现时,在一定时间免除传统规制对它们的限制,为金融科技产业创造一个像儿童自由玩耍的沙滩一样可以自由创新的环境。

全球大型咨询公司安永发布的“2017金融科技发展指数”显示,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指数为69%,在全球20个金融科技发展活跃的国家中位列第一,韩国只有32%,排在第12名。韩国信息通信技术振兴中心的郑海植(音)研究员分析称“中国采取了先发展后约束和负面清单制度来推动金融科技产业的发展”。负面清单制度是一种开放性约束制度,意味着法无禁止皆可行,而韩国使用的正面清单制度是一种封闭式约束制度,意味着法无授权皆禁止。

韩国金融ICT融合学会会长吴正根(音)表示“卢武铉政府曾经不顾支持者的反对推动签署韩美自贸协定(FTA),文在寅政府也应该大力为金融科技行业破除规制,强化韩国金融产业的竞争力”。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