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韩文|英文|日文

财经新闻新闻中心韩流·时尚留学韩国体育·围棋游在韩国图片视频

唯一百花盛开的国度——尼泊尔社会奉献活动后记

2016.01.15 16:08写信给编辑
李铁林 机械工学专业 首尔大学

  Global Solar Volunteer 社会奉献团由首尔大学机械工学专业安成勋教授在2011年发起,旨在通过 appropriate technology 和 green energy 来改善尼泊尔等欠发达地区人们的生活状况。此次奉献活动由首尔大学,汉阳大学和庆尚大学的20余位教授和学生共同参加,自2016年1月4号至11号为期7天,奉献团成员来自韩国,美国,中国和加拿大。在一星期的时间里,通过多样的奉献活动,包括重建尼泊尔地震中倒塌的小学,在当地一所高中举办科学校园和医疗校园活动,给两户居民搭建了韩国式的蔬菜大棚,向当地一所医院捐赠了医疗设备和太阳能发电系统,并测设了专门为高山地区设计的疫苗综合运输,储藏,信息系统,让遭受地震后的尼泊尔山区的人们感受到温暖与关爱,尤其是让孩子们感受到科技与教育的力量及重要性。

  从尼泊尔社会奉献活动回来,决定要写些东西整理自己的想法和感悟。人生很多事情经历的时候很有感触,但总会随着时间淡化,用文字记录下来,为的是保留那时的感动,不致让心灵再次麻木。

  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第一印象就是木质的机场建筑,满是尘土和破旧大巴的机场停车场。迎接我们的是几位穿着破旧但是眼神清澈的尼泊尔小孩,然后我们一起乘坐连座位把手都乱晃的巴士前往大山中的宿营地。车子从下午4点开到晚上9点,又要换乘货车,我们就坐在车斗里,底下铺的稻草。这时抬头看看星空,这是我见到星星最多的夜空,而且离它们又是那么近。远处近处是大山里星星点点的灯火,看起来和星星一样,在完全的漆黑里,大山和夜空,灯火和星光,分不清界限。蹲在货车车斗里紧紧抓着车栏,周围被扬起的尘土包围,经历一 个多小时惊心动魄的山路之后,到达了宿营地——没建好的小学。当地人特意拿花编了一扇门立在山路上,我们下车后他们挨个给我们戴上花环,那是尼泊尔的杜鹃花,不是华丽的欢迎和贵重的礼物,但红色的杜鹃花编成的精致的花环,在夜色下是那样美丽。几间没有屋顶的石土屋,地下是石子,铺上塑料垫,漏风,零下5度,也没有热水洗漱,就这样精疲力尽的睡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起床了,平时睡得太舒服喜欢赖床,没想到睡在漏风的屋子里的泥巴地上倒是睡得很香,早上起来看到了大山、雾气和阳光。来了一位尼泊尔警察当我们的向导,要走2小时的山路去建蔬菜大棚。那位警察英语说得不太好,但是一路上总是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他们的椰子树,水稻,芒果,牛,咖啡豆,我们听不懂的时候,他的眼神中便透出焦急,努力地想让我们知道他们家乡美好的一切。但是一路上更多的是破旧和因地震倒塌的房屋,满是尘土的山路。在高原的紫外线下工作一天之后,夕阳下在三叉路口等上山的货车。一位老伯给我们送来芒果,我们不会剥,他拿来刀给我们剥开。一会儿又拿来甘蔗,又拿来水。一开始同行的人怀疑他是要卖给我们,后来以及之后几天的事情证明我们真的是太被尘土蒙蔽了心灵。

  第三天上午援建倒塌的小学校,下午继续建大棚,晚上等车的时候在一户人家的屋顶玩“杀人游戏”,同样是星星,山里的灯火,还有主人煮的热腾腾的奶茶。第四天去了一所中学,是科学校园活动。我们还没到学校就被围得水泄不通,我们第一次好像受到明星的待遇,孩子们大人们夹道欢迎,给我们戴上花环,哈达,一直欢呼。后来是孩子表演的节目,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印度舞蹈却如此娴熟。我看着看着竟然受到了很大的感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一排排皮肤黝黑,充满好奇的尼泊尔孩子的面孔,我感受到了纯真。不是在中国或者韩国见到的可爱的孩子,他们的脸脏兮兮,衣服破旧,但能感受到他们把今天当成一个大日子,精心穿上了最好的衣服。

  第四天的时候见到了一位韩国传教士,最开始我们都把他当成了尼泊尔人了,他的皮肤晒的棕褐,满脸都是这贫瘠土地的风尘。但是他的表情永远是微笑的,眼神里充满了光,他带着基督的信仰,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在印度教信仰深厚的这里,他独自奔波于大山中,受到攻击,误解,孤独,二十年,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基督耶稣。我们称赞他,他说自己能做的事情只不过是这些而已。临走时,我们不舍,为他感 到可惜,他说没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会再见到的。就这样和一位穿着黑色运动羽绒服,规整地系着围巾,皮肤黝黑,头发花白的韩国传教士道别了。

  第五天早上是短暂的山村旅行,其实是一位当地大叔带着我们再走了一遍山路。这位尼泊尔大叔英语还算是不错,其实也是一位饱经沧桑的中年人,但是为了显示热情和逗我们开心,总是做出滑稽的动作和表情。他说下午他会去抓鱼,晚餐要给我们做炸鱼。还说我们是客人,虽然很穷,但是他们已经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了。我看着山谷下的河流,那是几个小时上山下山的路,还有冰冷的江水。

  第六天在另一户人家里建大棚,他们家里的孩子看着很机灵,英语也不错,他的妈妈和爷爷奶奶在家。奶奶十分苍老了,一直没说话,坐在屋檐下的床上晒着太阳,静静地看着一切。妈妈是很热情,典型的印度妇女长相,但是不会说英语,一直用动作和表情和我们笔划,把家里存的香蕉,蜜枣,甘蔗都拿给我们,还做爆米花给我们吃。爷爷一开始做了芒果拌辣椒给我们吃,这可能是他们的美食,但我们吃不下去。他看到可能觉得很失望,好像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最后一天走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出来送我们。同样是花环和哈达,破旧的货车,满是尘土的山路,不同的是他们眼中的欣喜换成了不舍。在晃动的车斗里,大家没有了第一天的尖叫和新奇,这次都娴熟的坐在满是石灰的车板上,慢慢挥手和路旁的人道别,最后再双手合十说一遍namaste(尼泊尔语:你好)。从教授到学生都被晒得黝黑,衣服满是灰土,唯有杜鹃花环还是来时的鲜红,哈达还是那样的精致洁白。

  如果人的一生都在那样深山中的农家小院中度过呢,白天躺在屋檐下晒阳光,旁边有自家的牛和山羊,番茄,椰子,香蕉。如果像那位传教士一样只身到异国只为了信仰坚守20年甚至一生呢。如果本来就只能睡在破旧的茅草屋中每天日出日落,粗茶淡饭呢。现在还记得昨天飞机降落在仁川机场时看到首尔的一片灯火辉煌,机场大巴是那样宽敞舒适,宿舍还能洗热水澡,能躺在床上睡觉是多么的幸福。但是刚过去一天心灵似乎又麻痹了,在尘世的喧嚣中,贪心,怨恨,嫉妒,懒惰,虚伪又伴随滋生而出。

  希望无论我们生活在哪里,都做一个纯真善良的人,记住那些清澈的眼神,这是做人的本质。人总归是渺小的,人生也只有一次,慎重的过好每一天,这是上帝给我们最大的赏赐。无论在尼泊尔山的星空下,还是韩国的灯红酒绿,还是远在中国温暖的家,以热爱生活的心,认认真真做人。唯一百花盛开的国度,喜马拉雅将蒙古利亚人和雅利安人隔开,他们在这里融合。佛教在这里发源,也有源源不断的基督传教士来到这里希望这里的人们认识上帝。这里的记忆总会淡化,就时常抬头看看星空吧,不要忘记遥远的喜马拉雅之南那个百花盛开的国度,山谷和夜空,灯光和星火交织的那些夜晚。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读者评论(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央日报中文网观点)

昵称 注意:中央日报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但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验证码 * 输入昵称后可显示验证码。
提交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