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韓文|英文|日文

財經新聞新聞中心韓流·時尙留學韓國體育·圍棋遊在韓國圖片視頻

2000位霧霾專家改變了北京天空的顏色

千權弼 記者 | 2019.11.12 14:51寫信給編輯
9月11日,從北京市中心乘車往東行駛20分鍾左右即可看到幾座高聳的煙囪。這裏是北京的最後一座煤炭火力發電站,即華能北京火力發電廠。該發電站每年燃燒超過800萬噸煤炭,為北京供應電力和暖氣。但現在,這裏已經實現用天然氣(LNG)發電。

在發電站附近經營水果店的彭某(40歲)說,“以前霧霾很嚴重,連呼吸都很難受,但在煤炭發電站關閉後,空氣逐漸好轉,現在變得宜居多了”。用簡易霧霾測量儀測定此地的細顆粒物(PM2.5)濃度後發現,這裏每立方米空氣中的PM2.5只有18微克(1微克=100萬分之一克),屬於“一般(每立方米16~35微克)”水平。

北京最近發起了一場“藍天保衛戰”。這是一場保衛藍天不受霧霾影響的“戰爭”。在北京的中心地——天安門廣場,也可以感覺到明顯的變化。在天安門廣場清理垃圾桶的垃圾車上印著“純電動零排放(Pure Electric Zero Emissions)”字樣。也就是說,車輛屬於純電動汽車,不產生任何空氣污染物質。

2013年1月,北京遭遇了史上最嚴重的霧霾天。在經曆了每立方米空氣中可吸入顆粒物含量超過1000微克的嚴重霧霾天氣後,中國政府宣布“向霧霾開戰”,大幅強化了環境管製,並在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設立了國家大氣污染防治攻關聯合中心。

「中央日報」采訪小組去年11月26日訪問北京時拍攝的紫禁城照片(左)和今年9月8日拍攝的的紫禁城照片。霧霾濃度對視野的影響非常明顯。(照片 姜贊秀記者,劉善旭記者)

在發動2000多名學者對各地區的霧霾產生原因進行追蹤研究後,中國製定出了相應的防霾治霾對策。

北京走在防霾治霾鬥爭的最前線。曾任中國環境保護部部長的陳吉寧2017年5月就任北京市市長,宣布全面向大氣污染開戰。此後,陳市長發布北京市計劃清退的172個行業,並明確規定了清退期限,將1000多家製造業企業遷移到北京市外圍。

停止使用煤炭的華能北京火力發電站。

北京市投入的防霾治霾資金也從2009年的17億元人民幣(約合2816億韓元)增加到2017年的182億元人民幣(3.015萬億韓元),增加了10倍以上。這筆資金主要用於更換煤炭火爐,淘汰老舊汽車和清退污染企業。

北京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高層相關人士說,“北京市設立了1000多個PM2.5監測站,用以對空氣污染嚴重的 ‘熱點地區’和時間段進行數據監測,並對北京市內325個村子的空氣質量進行評測”。

北京開展防霾治霾鬥爭的效果已經從數據上體現出來。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今年年初發布的報告顯示,北京空氣中的可吸入顆粒物(PM10)在1998年~2017年下降了55.3%。

PM2.5濃度也從2013年平均每立方米89.5微克的“非常嚴重(每立方米76微克以上)”下降到去年的每立方米51微克,減少了43%。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清理垃圾的電動垃圾車。

韓中空氣質量共同研究中心的劉英淑(音)主任表示,“隨著工廠和污染源遷移,今年3月對北京霧霾成分進行分析的結果發現,霧霾中的硫氧化物含量已經大幅降低”,“最近正為了降低霧霾中的氮氧化物含量而推廣普及環保型汽車,強化針對貨車和建築機械等高排放機動車管理”。

不過,現在斷言北京已經恢復藍天還為時過早。北京的平均霧霾濃度仍是首爾的兩倍左右。北京周邊地區的污染設施依然大量存在,從外部流入的霧霾也不在少數。

從去年10月到今年3月的秋冬期間,京津冀(北京·天津·河北)周圍28個城市的PM2.5濃度反而比前一年增加了6.5%。去年這些城市的重污染天數也達到624天,比2017年(456天)增加了36.8%。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http://cn.joins.com/big5

讀者評論(評論只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央日報中文網觀點)

昵稱 注意:中央日報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但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驗證碼 * 輸入昵稱後可顯示驗證碼。
提交评论

共有 0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