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韓文|英文|日文

財經新聞新聞中心韓流·時尙留學韓國體育·圍棋遊在韓國圖片視頻

韓美安全協議會將討論聯合國軍指揮權議題

李哲才 李根平 記者 | 2019.09.18 10:23寫信給編輯
多位韓國政府消息人士9月17日透露,下月在首爾舉行的第51次韓美安全協議會(SCM)上,韓國國防部將與美國討論聯合國軍司令部的作用和地位。

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說,“兩國國防部在共享8月份基本運用能力(IOC)檢驗結果的過程中,聯合國軍司令部的問題自然浮出水面”,“雙方一致認為,需要對這個情況進行一定整理”。

IOC聯合演習相當於一場檢驗韓國國軍戰時作戰指揮能力的模擬考試,史上第一次由擔任韓美聯軍副司令的韓軍大將崔秉赫擔任演習總司令,由美軍大將(擔任聯軍司令的羅伯特·艾伯拉姆斯)擔任演習副司令。

但在演習過程中,艾伯拉姆斯司令要求以聯合國軍司令官的身份行使指揮權。因為聯軍司令官同時兼任聯合國軍司令和駐韓美軍司令官。由於存在這個問題,這次聯合演習過程中未能確立單一指揮權,此後韓國國防部和聯合國軍司令部認為雙方需要圍繞這一問題進行溝通,因此在8月份啓動了以韓國國防部政策室長和聯合國軍副司令(澳大利亞軍隊中將)為雙方代表的協議機製。

產生這一問題的根源在於1978年成立聯軍司令部時,對聯軍司令部與聯合國軍司令部的角色區分不夠明確。韓美在去年的第50次SCM上圍繞規定韓國聯參、聯合國軍司令部和聯軍司令部之間關係的協定(TOR-R)達成了協議。當時韓國國防部表示,“將發展參謀長聯席會議、聯軍司令部、駐韓美軍司令部和聯合國軍司令部之間的關係”。韓東大學國際地區學教授朴元坤表示,“這說明聯參、聯合國軍司令部和聯軍司令部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真正理清”。

另一位政府消息人士說,“文在寅政府上台後,在考慮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的過程中,發現聯合國軍司令部可能成為絆腳石”,“認為美國會在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之後,將聯合國軍司令部從聯軍司令部中摘出來”。

核心問題是增援兵力的指揮權。韓半島發生武力沖突時,來自日本7個聯合國軍後方基地的兵力和設備將來到韓半島增援,這些增援兵力主要是美軍(最多69萬人),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也承諾將為聯合國軍司令部提供兵力。

目前的問題是,增援兵力指揮權的歸屬並不明確。在當前由聯軍司令官兼任聯合國軍司令官的情況下,增援兵力的指揮權不存在問題,但在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給韓國之後,如果聯合國軍司令部要求獨立對增援兵力行使作戰指揮權,情況就不一樣了。

了解相關情況的韓國軍方消息人士表示,“關於增援兵力作戰指揮權的歸屬,最終需要由美國來決定”,“增援兵力包括核動力航母戰鬥群等美軍戰略武器,美國應該不會輕易把這些戰鬥力的指揮權交給韓國”。

韓國軍方官員也表示,“美國正要求其他國家向聯合國軍司令部增派兵力”,“增援戰鬥力變成多國軍隊後,聯合國軍司令部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行使指揮權”。

韓國政府擔心,如果出現最壞的情況,韓國可能會只在“表面上”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屆時可能出現韓國的聯軍司令只負責指揮2.85萬駐韓美軍,而美軍增援兵力和多國部隊的指揮權依然掌握在聯合國軍司令部手中的情況。美國已經從2014年開始擴大此前在聯軍司令部成立後一度只剩下一塊牌匾的聯合國軍司令部的規模。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http://cn.joins.com/big5

讀者評論(評論只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央日報中文網觀點)

昵稱 注意:中央日報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但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驗證碼 * 輸入昵稱後可顯示驗證碼。
提交评论

共有 0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