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有房没房天壤之别……文政府任内阶层差距扩大“一夜暴穷”频现
상태바
有房没房天壤之别……文政府任内阶层差距扩大“一夜暴穷”频现
  • 世宗 孙海容 记者
  • 上传 2021.01.13 10: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关键词:#全租房 #上班族 #中产家庭出身 #已婚

在京畿道一山租全租房生活的大企业上班族文某(37岁)每次看到和自己一起进入公司的同事就愈发感觉到自己的寒酸。两人都出生于中产家庭,毕业于首尔的大学,也都在五六年前结婚。唯一不同的是,文某结婚时选择租下一套全租房生活,同事则在两方父母的支持下加上贷款置办了自己的房产作为婚房。文某表示,“同事只是比我早买了房,现在就已经赚了数亿韩元”,“房价暴涨,我们的人生也从此变得不一样”。
 
随着韩国房产、股票等资产价格暴涨,资产两极化现象也日益严重。手中有房没房、有没有股票成了阶层间拉开资产差距的主要原因。

据1月12日韩国统计厅国家统计系统公布的《家庭金融福利调查》结果显示,以去年3月份为准,韩国拥有净资产(资产减去负债)最高的20%家庭平均净资产11.2481亿韩元,比最低的20%家庭(平均675万韩元)高11.1亿韩元,“净资产五倍率”达到166.64倍,比2019年(125.60倍)多出41.04倍,创下2017年统计厅改变调查方式以来的最高纪录。

“净资产五倍率”从2017年文在寅政府上台时的99.65倍不断攀升,每年都保持着上升趋势。这一数字由资产最高的20%家庭(第五阶层)的平均净资产除以资产最低的20%家庭(第一阶层)的平均净资产计算得出,数值越大意味着阶层之间的资产不平等问题越严重。

出现如此大的差距,是因为上层20%家庭的平均净资产在过去三年内不断上升,从2017年的9.4670亿韩元上升了18.8%,而下层20%家庭的平均净资产从原来的950万韩元不断下降。这意味着,标榜平民政治的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阶层间的资产两极化现象日益严重,平民反而变得更加贫困。
 
在上层20%家庭的资产(除负债)结构中,房产占据绝对的比例。在他们拥有的资产(平均13.1482亿韩元)中,房产(10.132亿韩元)占77.1%,金融资产(2.5542亿韩元)占19.4%。在其他阶层的资产中,房产所占比例依次为:第四阶层71.1%、第三阶层63%、第二阶层50.3%、第一阶层29.6%,资产越少的家庭,房产所占资产的比例越低。也就是说,房产价格越高,高低阶层之间的资产差距就会越大。

买房结婚 vs 租房结婚,30多岁同龄人的人生差距

分析认为,家庭资产出现两极分化,很大程度上是现任政府房产政策失败所致。经济正义实践市民联盟的数据显示,文在寅政府上任三年来,首尔房价上升幅度是李明博和朴槿惠执政9年间上升幅度的4.5倍。

不断深化的资产两极化问题。图表=金庚振 记者
不断深化的资产两极化问题。图表=金庚振 记者

京畿道房价也在文在寅政府执政的3年内上升了42%,升幅远超李明博政府(-9%)和朴槿惠政府(14%)。中等收入水平的家庭想要在首尔购买一套中等价位的住房,所需存钱时间从2019年1月的12.9年增加到去年9月的15.6年,在过去两年内增加了2.7年(KB金融控股公司经营研究所)。

每当政府颁发房产新政,首都圈和大城市有升值潜力的好房产的价格都会进一步上升。没有提前在这些地区购置房产的人们只能离这座围城越来越远。

曾任韩国统计厅长的国民之力党议员俞京濬表示,“先后颁布24条房产新政,最终却导致有房一族和无房一族的资产差距拉大,首都圈和地方的房产价格出现两极分化”,“韩国的两极分化程度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原本处于较低的水平,本届政府却导致这一问题不断恶化”。

分析认为,除了房产价格上升,这段时间股市也大幅上涨,KOSPI指数超过3000,导致人们的资产差距进一步拉大。这一现象会导致人们丧失工作动力,产生被剥夺感,甚至患上抑郁症,导致阶层上升渠道受阻,从而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去年11月,首尔木洞一户人家由于错失购买房产的时机频繁产生争吵,最后丈夫用凶器杀死妻子,自己也跳楼自杀,发生了一起悲剧。“房产抑郁”(由于房产价格上升导致的抑郁症)和“一夜暴穷(暴富的反义词,指在不知不觉间突然因为资产被人拉开巨大差距的人群)”等新造词已经成为人们的口头语。

最近一段时间,没有投资股市而只是专心工作的工薪族们也因为感到被剥夺而开始怨声载道。

在中小企业上班的宋某(46岁)在工作的近20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对投资股市产生过兴趣。因为他在读大学的时候,父亲曾因为热衷股市投资而败尽家财,给他留下了巨大创伤。
 
宋某说,“借钱炒股和购买比特币的朋友在几个月里就赚到了比我工资还多的财产”,“最近股市持续大涨,好像只有我没在赚钱,感到很不合群”。这种担心自己错失了什么的焦虑心态便是典型的“错失恐惧(Fearing Of Missing Out·FOMO)”。

汉城大学经济系教授朴容范表示,“如果目前这种资产价格上升速度超过劳动所得增加速度的现象长时间持续,劳动者辛苦赚取的血汗钱就会不断贬值”,“如果放任这种情况,将导致两极分化和不平等问题加剧,实体经济和资产市场偏离的现象更加严重”,“政府应设法引导流入资产市场的资金进入更具生产力的领域,推动人们的劳动所得不断提高”。

世宗 孙海容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