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李明博梦寐以求的“股指破3000点”达成,文在寅却笑不出来
상태바
朴槿惠李明博梦寐以求的“股指破3000点”达成,文在寅却笑不出来
  • 沈赛伦(音) 记者
  • 上传 2021.01.09 10:3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05年,时任大国家党党代表的朴槿惠访问釜山证券期货交易所,写下“愿这里成为东北亚物流枢纽的领头羊”的祝福后露出了灿烂笑容。【中央照片库】
图为2005年,时任大国家党党代表的朴槿惠访问釜山证券期货交易所,写下“愿这里成为东北亚物流枢纽的领头羊”的祝福后露出了灿烂笑容。【中央照片库】

场景一:2007年12月14日,前总统李明博以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的身份访问首尔汝矣岛大宇证券公司,他强调自己也是企业家出身,表示将推动股市(KOSPI指数)“明年冲破3000点、任期内冲破5000点”。然而,当天KOSPI指数却比前一天下降1.09%,收于1895.05点。李明博在上任第一年(2008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股价出现暴跌,直到任期中期才勉强恢复到2000点,虽然比就职第一天(2008年2月25日收盘时为1709.13点)有所上升,但始终没能实现股市冲破3000点或5000点的承诺。

场景二: 2012年12月19日的KOSPI指数为1993.09点,当时的新国家党总统候选人朴槿惠来到首尔汝矣岛韩国交易所表示,“五年内一定要把KOSPI指数拉高到3000点以上”。然而,在她任期内发生的世越号沉船事件和烛光示威使朴槿惠最终遭到弹劾,未能完成五年任期。在宪法裁判所决定对其进行弹劾当天(2017年3月10日),KOSPI指数比前一天小幅上升,收于2097.35点。在朴槿惠任期始终,韩国证券市场都在流传着“韩国股市陷入朴槿惠封印”的说法。

2021年新年开启,1月6日韩国KOSPI指数前所未有地冲破3000点,创下过去十年两位前总统多次立下承诺却始终无法实现的新纪录。文在寅总统竞选总统时仅强调“培育资本市场、为中产阶层提供财政支持”,并没有承诺股指拉高到多高水平。去年12月14日召开青瓦台首席秘书官和顾问会议时,文在寅总统表示,“韩国KOSPI和科斯达克指数都上升到了历史最高纪录,有人对股市冲破3000点做出了乐观期待”,这是他第一次提到股指数据。

进步政权和爱国散户
 
证券行业有个不成文的公式,那便是“进步政权=股市繁荣”。2017年适逢本届政府执政初期,韩国金融投资协会会长黄永基(音)就曾举行记者座谈会表示,“一般来说,进步政党执政后,股市会比保守政党执政时更加繁荣”,“金大中政府时期培育了大量风险企业,卢武铉政府时期掀起了一户一基金的热潮”。在朴前总统被弹劾到文在寅总统就任之间的两个月,KOSPI指数一举上涨近10%,摆脱掉此前的“朴槿惠封印”,这一现象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KOSPI的历史节点记录。图表=金庚振 记者
KOSPI的历史节点记录。图表=金庚振 记者

投资专家们分析称,“比起企业的实际业绩,新政府改革企业控股结构等政策,大大提升了股民的信心”(前会长黄永基)。也就是说,进步政权致力于公平分配,反复强调财阀改革和提高市场透明度,提振了散户信心,使普通投资者也产生了“可以抓住机会赚钱”的希望。某证券公司前研究中心主任表示,“投资主要看信心,一般来说,只要进步政党执政,传统富豪就会陷入被动,散户等普通投资者就会受刺激产生强烈的投资愿望”。

进入 2000年以后,韩国股市在卢武铉政府执政时期实现大规模升级。卢武铉政府上任初徘徊在600点以下的KOSPI指数在其卸任时已达到近1700点。在外汇危机中上台的金大中政府执政期间,现代证券公司会长李益治还带头掀起过一场“BUY KOREA”热潮。

遏制房产交易的反作用引发担忧

图为1月5日上午,文在寅总统正在青瓦台举行的国务会议上进行发言。【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1月5日上午,文在寅总统正在青瓦台举行的国务会议上进行发言。【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时期鼓励房产交易,也对股市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资本市场研究院研究委员黄世运(音)表示,“朴前总统执政时期,前经济副总理崔炅焕曾号召人们借贷买房,鼓励资金流入房产市场”,“这种政策之下,流动资金自然很少流入股票市场。但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反”。李明博时期取消首尔瑞草区的绿化带,也给楼市开发提供了巨大利好。

因此不少分析认为,本届政府执政期间股市繁荣是因为“资金进入房产市场的渠道受阻,只能进入股市投资”(黄研究委员)。虽然这轮股市繁荣的本质是新冠疫情影响下各国央行纷纷颁布零利率政策导致市场流动资金过剩,但政府和执政党似乎对此都心知肚明——这是房产政策失败带来的副作用。在KOSPI指数突破3000大关的当天,几乎没有人对此表示庆祝。

只有民主党议员金炳旭在Facebook上写道“国民之力党院内代表朱豪英和前议员李惠薰为达到抹黑文总统的目的,故意把爱国散户正常的投资活动曲解成不正常的股价上涨”。民主党议员洪性国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股指触及3000点,韩国股市被低估的现象暂时不复存在”,“但目前有五六百万号称爱国散户的新股民进入市场,执政党和政府应完善相关制度,引导这部分股民理智进行投资”。

文在寅任期末期经济命运如何

图为1月6日,首尔中区韩亚银行总店交易大厅显示屏显示当日KOSPI收于2968.21点。林铉东 记者
图为1月6日,首尔中区韩亚银行总店交易大厅显示屏显示当日KOSPI收于2968.21点。林铉东 记者

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在没有企业业绩支持,缺少机关、外国人资金流入的情况下,被爱国散户投资热潮拉高的股市能够繁荣多长时间。证券行业虽然认为,“在低利率和丰富流动资金的刺激下,散户主导股市涨跌,美元和韩元的汇率等因素也为外国资金流入创造了良好条件”(兴国证券研究员林成哲),看好未来的股市,但市场中已经出现不少借债投资、短期交易激增、涨跌两极化等不够健康的信号

能否在任期内控制好实体经济和股票市场严重偏离的现象,不仅关系到国家经济发展,也是关系政治成败的重大问题。延世大学教授成太胤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股市曾一度表现出暴跌的动向,能够通过政策管理达到今天的成果,实属不易”,“但如果未来实体经济恢复缓慢,股价却仍然持续暴涨,无论对投资者还是对国家经济,都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当日在股民论坛中有人写到,“盘浦的房产才是最有升值空间的投资产品,可是政府不让买”,“如果股市也不行,我一定会用选票对政府作出审判”。

沈赛伦(音) 记者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