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韩政府难将防疫等级升至三级的背后:1/4就业者系个体户
상태바
韩政府难将防疫等级升至三级的背后:1/4就业者系个体户
  • 世宗 曹贤淑 记者
  • 上传 2020.12.22 17: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2月21日,韩疾病管理厅长郑银敬表示“下周(日均新增确诊人数)可能达到1000到1200人”,暗示韩国疫情发展很快将达到上调防疫等级至三级(一周内全国日均新增确诊人数达到800-1000人)的条件。
 
但韩政府并未宣布上调防疫措施,只在年底假期之前宣布首都圈禁止5人以上私人聚会。虽然这一禁令比三级防疫措施(禁止10人以上聚会)还要严格,但却不包括三级防疫措施中的其他主要内容。三级防疫措施要求所有非必须的店铺经营活动一概停止,但目前仍允许餐饮店和商铺在一定条件下保持经营。
 
而12月13日(当地时间),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从12月16日起至明年1月10日将在德国全境实施封锁(lockdown)政策。默克尔强调,在圣诞节到来之际,国内确诊人数大幅增加,“必须采取紧急措施”,规定境内除医院、药店和销售生活必需品的商店之外,所有店铺、学校和育儿设施必须关门停业。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表示,“联邦政府每月将拿出110亿美元(约合14.8万亿韩元)支持全面封锁政策(用作损失补贴)”。

韩国20%的GDP来自个体户

韩国和德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确诊和死亡人数都出现了激增,两国面临着同样的现实,但两国政府的决策却截然不同。韩国政府之所以始终无法下定决心采取最高等级的防疫措施,是因为韩国属于典型的“个体户共和国”。

据韩国统计厅公布的数据,截至上月韩国共有656.3万个体户从业人员,占全国总就业人数(2724.1万人)的24.1%,相当于目前韩国四分之一的就业人员依靠个体经营生活。
 
个体户对国内总产值的贡献度也达到了五分之一。根据韩国央行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韩国GDP的17.5%来自个体工商户占绝大部分的批发零售与餐饮住宿业、运输业、教育和其他服务类行业。考虑到很多个体户的生产和收入规模并未完全纳入统计,实际上个体户在韩国经济中所占比例可能更高。

企划财政部相关人士说,“一旦防疫措施上调到三级,除必要设施之外的商户将全面停止经营”,“虽然当前疫情严重,但由于个体户在韩国所占比例太高,考虑到上调防疫措施后的经济损失和小商户的反对,政府不敢轻易作出上调到三级防疫措施的决定”。


韩个体户比例OECD排第八

各国就业人员中个体户所占比例。图表=申载民 记者 
各国就业人员中个体户所占比例。图表=申载民 记者 

韩国的个体户比例在国际上也属于较高水平。在亚太经合组织(OECD)36个成员国中,韩国个体户从业人员比例位列第八(以2019年为准,24.6%),仅次于哥伦比亚(50.1%)、巴西(32.6%)、墨西哥(31.9%)、希腊(31.9%)、土耳其(31.5%)、哥斯达黎加(26.6%)和智利(25.8%)。
 
而澳大利亚(9.7%)、德国(9.6%)、加拿大(8.2%)等主流发达国家的个体户从业人员比例都在韩国的一半以下,美国(6.1%)只有韩国的四分之一。因此,这些国家可以大胆推行对个体户打击严重的“封锁(lockdown)政策”,政策实施后政府需要直接补贴的个体户从业人员数量和直接承担的经济损失比例都相对较低。
 
德国财政部决定向疫情下蒙受损失的企业及自由职业者、个体户提供最高人均50万欧元(约合6.7亿韩元)的补贴;加拿大也宣布为蒙受损失的个体户提供两周1000加元(约合86万韩元)的补贴、最多可领取26周,相当于每名个体户最高可获得2000万韩元现金补贴。

这些国家还积极帮个体户解决最为头疼的租金问题。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等国均已颁布政策,由政府承担房东减免租户租金的损失。美国则干脆制定《新冠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案(简称CARES法案)》,规定房东不得驱逐未能及时支付租金的商人。

韩国的情况却完全相反。政府无法对个体户提供集中补贴支持,只能紧急制定补充预算案,为小商户发放一次性100万~200万韩元的小额补贴,受行业和销售规模限制无法获得补贴的商户也不在少数。政府颁布的贷款支持方案也因为额度有限、利率优惠幅度不高,无法帮助个体户解决燃眉之急。

韩国汉城大学经济系教授金尚峰(音)表示,“政府在防疫的同时,应该积极制定疫苗对策,却因为对国内疫情控制局面的过度自信而未能及时采购足量疫苗,导致局面恶化”,“对于个体户而言,无论是2.5级防疫措施还是3级防疫措施,都将导致商户无法正常经营,两者区别不大,政府如果继续因此拖延时间,只会导致局面更加失控”。

政府对上调三级防疫措施犹豫不决,也是考虑到“资金问题”。因为上调防疫措施后,政府需要对蒙受直接打击的个体户做出补偿,但韩国个体户从业人数占全国就业人数的四分之一,补贴规模将非常巨大,一时难以筹到足够资金。

难以筹到个体户补贴资金,政府考虑制定补充预算案

文在寅总统12月14日点名要求政府制定租金补贴方案,但围绕补贴方式和金额,却存在很大争议。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洛渊也曾公开宣布将为疫情中经营受限或被迫停业的个体户提供租金补贴,目前也没有好的资金筹措方案。

在明年的预算中,政府为第三轮救灾补贴制定的预算规模只有3万亿韩元,即使算上结余款,也只有4万亿韩元左右,不到第二轮救灾补贴预算(7.8万亿韩元)的一半。然而,当前的疫情损失已经超过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

在首都圈禁止5人及以上聚会后,如果政府再将防疫措施上调至三级,个体户所受损失将无法估量。因此政治圈有人议论,新的财年还未开始,政府就面临着制定补充预算案的问题。

高丽大学劳动研究生院院长朴志淳说,“德国等发达国家的《传染病预防法》等相关法律都对政府采取封锁措施后如何对蒙受损失的人群进行补贴作出了详细规定”,“但韩国没有相关法律体系,只能通过临时制定补充预算案应对,再加上韩国个体户在经济规模中所占比例较高,政府出于各种顾虑,不能及时颁布强力防疫措施,导致疫情持续扩散,出现恶性循坏”。

朴院长还说,“韩国个体户的比例远高于欧洲和北美等发达国家,且个体户收入统计做得不够细致,很难为个体户提供精确的补贴支持”,“政府应借这次机会,为传染病爆发等紧急情况下如何补贴暂停经营活动的个体户制定法律依据,通过要求个体户义务加入互助行会等方法,紧急构建针对个体户的社会安全保障网络”。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