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刚山和独岛事件中“失踪”的国家
상태바
在金刚山和独岛事件中“失踪”的国家
  • 宋虎根 首尔大学•社会学
  • 上传 2008.07.22 09: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宋虎根 首尔大学•社会学
领土”和“国民”是19世纪近代国家萌芽的两个核心因素。国民的安宁和领土的安全是近代国家履行的最低限度职责。可是在今天的韩国,有资格受邀参加全球首脑会议的21世纪的韩国,是否圆满履行了自己最低限度职责。对于这样的质问,经常让人怀疑,特别是在最近的10天。

组成国家的两大支柱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一名无辜的平民被枪击致死,自新罗时代以来就是韩民族的领土——独岛正遭受日本的掠

夺。即使市民们愤怒地召开集会,烧毁日本国旗,朝鲜和日本丝毫不为所动。对于朝鲜越过沙丘就是不对的主张,令人哀痛欲绝;对于日本的交由历史和国际法的判断与裁决的主张,韩国只有顺从。对领土和国民的安全负有最终责任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证明自己存在的时候到了。可是面对期待妥当解决方案的国民,NSC只是理论上交换了意见就解散了。

备受睡意与饥饿煎熬的朝鲜士兵即使充满了敌意,也不应该在旅游区海边对喜欢在黎明时分静静散步的女游客开枪。对于这样挑衅的举动,如果抗议的官方渠道被阻塞的话,不管是向平壤派遣密使或者特使还是对美国施加压力,都应该采取妥当的措施。韩国政府好不容易采取了中断旅游以及对朝物资援助等所谓的禁止措施。本来就处于窘迫的境地,现在连已经打开的通路都被切断了,不禁让人怀疑这样的抉择是否英明。或许已经习惯挨饿的朝鲜对于韩国这样脱离现实的对应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在六方会谈中,即使满怀激愤,可是考虑到核问题,很明显此事只能列为附属议题。朝韩对峙状况下,枪弹即使贯穿了中年女性的身体,也没有国家为此负责。政府在进行大量援助的对朝政策受到指责之后突然转换成全面对话的状态。

在国家空许诺言的时候,还有分析历史资料并摸索对应政策的学术团体。在1996年联合国采纳新的海洋法之后,为了对抗阴谋把独岛编入本国领土的日本,慎镛厦教授和独岛协会展开了学术运动。充满郁愤的慎教授以民族主义的呐喊压倒了政府希望悄然解决的外交方针,把庞大的反证资料收编在4本书里,在图书馆放置已久。108年前,在识破日本妄图把独岛并入自己领土的企图之后,大韩帝国皇帝高宗颁布了第41号敕令,派遣了管辖郁陵岛和独岛的行政官员。在日本强行吞并以前,独岛目睹了国家的存在。1943年的《开罗宣言》明确规定:“在以暴力和贪欲进行强制占领的领土上把日本驱逐出去。” 作为最终判决的国际文件,1946年的联合国最高司令部告示规定:“郁陵岛和独岛不是日本领土”,“独岛属于韩国。”即使给予也不能占有的国家不是真正的国家。与台风共度的周末,感受到了政府仓皇的举动。可是,过去的十天,是大韩民国在军事统制线和独岛中迷失了自己的空虚时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