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2日 (周四)
【周廷玩专栏】 “如果金贤美是从犯,卞彰钦就是主谋”
상태바
【周廷玩专栏】 “如果金贤美是从犯,卞彰钦就是主谋”
  • 周廷玩 经济编辑
  • 上传 2020.12.07 16: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周廷玩 中央日报经济编辑
周廷玩 中央日报经济编辑

“面包部长”终于要卷铺盖走人了。被人们嘲讽为“面包玛丽”的韩国国土交通部长金贤美已经在事实上被撤职,但接替她的位置将是一个更加强悍的人。政府提名的下任国土交通部长是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社长卞彰钦,此人是设计本届政府房产政策的“金秀显派系”的麾下成员。也就是说,政府不仅无意改变以“调控打压”基调的房产政策,还认为应该进一步收紧政策。因此,前任国民之力党议员李惠薰在自己的Facebook上写道,“卞彰钦是文在寅政府房产政策的理论家和幕后推手”,“如果说金贤美只是从犯,卞彰钦就是主谋”。国民之力党表示,“现在恐怕是送走了乌云(金贤美),却又迎来了冰雹(卞彰钦)”。

曾在世宗大学担任教授的卞彰钦对保护租户有着强烈的执念,并喜欢引用《住宅基本法》规定的居住权保障条款。这条法律规定,“人人都有权在干净稳定的居住环境中享受幸福的安居生活”(住宅基本法第二条)。这条规定听起来无比美好,但问题是如何落实保障人们的居住权。因为出自好意的政策不一定总会带来好的结果。

其中,政府和执政党强行推行“租赁2法”(续签合同请求权和全租月租租金上限制度)的副作用便是一个典型例子。将租赁期从原本的2年强行延长到“2年+2年”,真的有助于缓解全租难现象吗?随着市场上的全租房源不断枯竭,全租房价大幅暴涨,导致寻找全租房源的租客和提供房源的房东集体爆发不满。现在的租客可能会为凭空延长的2年租期感到满足,但当租期结束,需要寻找新的全租房源时,想必他们也会因为涨到天际的全租房叹息不止。

然而,卞彰钦提名人的态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认为应该把租赁期限规定为“3年+3年”或者“2年+2年+2年”,制定更为强硬的租赁法规。两年前还在担任教授的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这一主张。他表示,“租房制度的设计应该至少能够保障租户6年的稳定居住”,“可以在这两种方案中选择一个,我个人更倾向于3年+3年的方案”。尽管这一方案是他以前提出的主张,但现在听来仍然令人心有余悸。因为目前已有人按照卞彰钦提名人的设计,将3年+3年的租房期限法案提交给国会审核。身为执政党总干事的共同民主党议员朴洸瑥上月初向国会提交这份法案,如果他与新任国土部长携手合作,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更加令人担心的是住宅供应问题。金贤美部长曾经表示“如果公寓是面包,即使熬夜,我们也要烤出来”的一番话引发了群嘲。但也有人对此表示欢迎,因为她的这番话变相承认了增加住宅供应的重要性。然而,卞彰钦提名人的态度完全不同。部分媒体将其称为“住宅供应专家”,完全是无稽之谈。

今年9月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卞彰钦提名人明确表示,“首尔的住宅供应并没有短缺”。这与他2年前在月刊杂志《城市问题》上发表的文章主旨一脉相承。他表示,“首尔住宅价格暴涨并非住宅供应短缺所致”,并表示“拥有数十万用户的网络、各种讲座和同好会”构成了“抬升房产价格的巨大网络”。也就是说,卞候选人坚信房价上升并非市场供应短缺所致,而是投机势力故意抬高房价。因此,他认为若要稳定房价,政府应做的不是增加住宅供应,而是遏制房产投机。这与前青瓦台政策室长金秀显在自己的著书《房地产完蛋了》中写的“韩国社会陷入了无休止的供应短缺论调的迷雾”如出一辙。

他丝毫没有给再开发、重建活动松绑的意思。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他表示“把再开发和重建项目视为房产投资开发工程是错误的看法”。曾担任韩国城市研究所(原城市贫民研究所)理事的卞彰钦提名人长期主张“不能推行驱逐租户的整顿项目(再开发和重建项目)”。而他大力主张供应的是租赁住宅。供应租赁住宅并非坏事,但问题在于,这种供应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缓解住宅市场的动荡还是一个未知数。
 
文在寅政府上台已经三年半,难道在剩下的1年半任期中,这届政府还要把火力对准以前的政权,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吗?这次更换负责制定房产政策的国土部部长,给人们带来的担忧远超期待。人们实在不愿看到政府继续重蹈过去三年半政策失败的覆辙。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