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6日 (星期五)
【裴明福专栏】韩国的民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상태바
【裴明福专栏】韩国的民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 上传 2020.12.01 16: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一提到本届政府,很多人就感到愤懑不已。文在寅总统说过要让大家体验“人们从未体验过的国家”,人们吐槽说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人们从未体验过的国家?也有很多人为当初参加烛光革命感到“愧疚和痛苦”(注:此处引用前总统朴槿惠曾说过的“我是为这才当总统的吗?感到愧疚和痛苦”)。首尔大学网络论坛中出现了很多拿本届政府与往届政府比较的帖子,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认为还是朴槿惠政府略胜一筹。大学校园里甚至贴出了讽刺寓意的大字报,表示如果法务部长秋美爱能够像对待尹锡悦检察总长一样对文在寅总统进行停职处理,自己将坚决予以拥护。虽然当下仍有人认为本届政府“还不错”,但民调结果显示,不那样认为的人更多。
 
这感觉就像亲手打破自己辛苦捏制的陶瓷器一样——民运出身人士组建的这届政府竟然成为了民主制度的破坏者,法务部长作为法治社会的守护者却在想方设法把任期受法律保护的检察总长拉下马,甚至不惜违反相关法律的和程序来达成目的。当初把检察视作“猎犬”的是这些人,现在因为猎犬不会“摇尾乞怜”就磨刀霍霍的也是这些人。

今年4月份的国会选举中,大韩民国的选民们把议会过半数的180个席位拱手送给民主党。然而,执政的民主党却利用议会的压倒性多数席位作威作福,执政党队伍中更是有人狐假虎威不时口吐狂言,丝毫不顾及对民众应有的礼仪,也毫不考虑在野党对手的立场;面对自己的错误和问题,不仅不思反省,反而怒目圆睁,竭力掩饰,言谈之间尽是专断和傲慢。

现在慨叹“当初没想到”或者辩解“当初别无选择”毫无用处,选票已经成为泼出去的水,无法收回。权力本就伴随着责任,作为投出选票的选民我们只能抱着为错误买单的心态等待下次机会,避免继续作出愚蠢的选择。

在不断被自己亲手选出的政府打脸之后,人们难免发出感慨——什么进步什么保守,果然天下政客都是一路货色——甚至对民主制度本身也产生了质疑。尽管温斯顿·丘吉尔曾说“除去人类迄今为止经历过的其他制度之外,民主制度是最坏的政治制度”,但由于民主制度本身就是不完善的制度,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伤人的利剑。

终生从事西方政治思想研究的徐炳勋教授(崇实大学政治外交系)本月初出版了《民主制度——穆勒和托克维尔》一书。该书通过约翰·穆勒和托克维尔这两个深度参与过民主主义政治的同时代西方思想家的著作和思想探讨民主制度的潜力和局限性。

19世纪初期亲自到美国游历过的托克维尔在称赞美国民主制度的同时,也对其中潜在的危机表示深深的忧虑。他认为,标榜多数人统治的民主制度可能会假借国民之名对被统治的少数人和反对者进行压迫,从而破坏法治,走上民主独裁道路。在平等的民主社会,权力虽然掌握在多数人手中,但掌握权力的多数人会对理念不同的少数人造成压制,导致少数人的权力和自由被剥夺,从而出现包装成民主主义的软性独裁。虽然文总统以高于对手550万张选票的结果当选韩国总统,民主党也获得了国会的多数席位,但如果文总统和执政党认为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便会成为典型的多数人的暴政。

关注民主制度效率问题的穆勒强调,应该在民主制度的框架之内,使熟悉这套机制的专家发挥更大作用。也就是说,当人们愿意后退一步,允许能力卓越的人发出更大声音的时候,民主制度也可以实现高效运转,从而解决效率低下的问题。这也是对民主制度出现集体“向下看齐”导致社会整体倒退危机的警告。

不过,“人”才是制度的最终实施者。只要社会中为个人利益向权贵俯首称臣的从政者和公职人员仍占多数,民主制度就很难得到顺利发展。站在秋部长身边对尹总长拔刀相向的检察官和配合秋部长斥责尹总长“大逆不道”的执政党政治人的所做作为令人感到窒息。一旦社会中鲜见能够不顾个人利益坚持信仰、不食嗟来之食、能够为未来和子孙考虑且具备克制与宽容美德的政治人,民主制度的实现就仍会非常遥远。托克维尔强调,高尚的习俗是民主制度的重要条件。其意义也在于此。

如果我们继续忙碌于日常生活而对身边的政治不闻不问,韩国的民主制度可能会在不知不觉间变成束缚我们的独裁。而除了民主制度,我们别无选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