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美爱指责大检察厅“滥用预算”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상태바
秋美爱指责大检察厅“滥用预算”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金珉想 玄日勋 罗云彩(音) 记者
  • 上传 2020.11.10 10: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法务部检察局被曝收取检察特殊活动经费10亿韩元
图为11月9日上午,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正进入政府果川办公楼上班。当日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的朝野议员造访大检察厅,阅览了秋部长提交的大检察厅与法务部特殊活动经费明细。【金相铣 记者】
图为11月9日上午,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正进入政府果川办公楼上班。当日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的朝野议员造访大检察厅,阅览了秋部长提交的大检察厅与法务部特殊活动经费明细。【金相铣 记者】

经证实,韩国大检察厅每年安排的特殊活动经费中,有一部分进入了法务部检察局的腰包。有人怀疑,负责检察部门人事调动和预算制定的检察局可能把特殊活动经费用作了与调查和收集情报活动无关的其他方面。

国民之力党议员赵修真11月9日在查看法务部和大检察厅特殊活动经费账单时发现,今年1月份至今,大检察厅先后12次向法务部检察局支付了10.3亿韩元检察特殊活动经费。这些经费来自大检察厅从国家预算中获拨的94亿韩元预算。其中1月20日支付1亿韩元、8月分两次支付1.5亿韩元、11月2日支付3000万韩元等。根据该党议员全珠惠从法务部经营支援科拿到的检察局支出明细,支出的金额数量大致相同,只是日期有所不同,总规模约10.64亿余韩元,分8次记账。

赵议员表示,“法制司法委员会干事金度邑审核计算的今年特殊活动经费额度为7.59亿韩元,数额有出入”,“可能是国会突然开展现场审核,各部门准备的资料有所出入,将在10日的法制司法委员会预决算小委员会上核实相关内容”。

特殊活动经费通常用来调查需要保密的信息或事件,或者用于需要保密的国家政治活动,属于机密信息,因此一般不对外公开。

在野党议员表示,“每年10亿韩元的特殊活动经费进入法务部检察局,被矫正本部等部门使用,很容易出现类似2017年检察局长和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长牵连其中的红包事件,流入个人荷包”,“有必要对检察局使用特殊活动经费的明细进行仔细审核”。
 
秋部长11月5日出席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全体大会时指出,“大检察厅领取今年的94亿韩元(特殊活动经费)预算后,涉嫌滥用预算”,质疑“(尹锡悦检察总长)随意动用特殊活动经费”,并表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抱怨未获得正常的特殊活动经费拨付”。

但是,朝野议员当日对2018年至今年10月的特殊活动经费执行情况进行审查后发现,大检察厅2018年、2019年和今年(截至10月份)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拨付的特殊活动经费比例分别为16.6%、18.6%和14.4%,并不存在问题。2018~2019年的拨款比例较高,是因为当时接连发生了“Me Too” 爆料、“戒严司令部文件调查”、“积弊调查”等事件。执政党议员还仔细查看了大检察厅向最近因为月城1号核电站经济效益评估问题展开大规模调查工作的大田地方检察院拨付特殊活动经费的情况,结果发现从2018年至今,大检察厅每年向大田地方检察院拨付的特殊活动经费比例都在3%左右,并无明显上升。

每年有10%的检察特殊活动经费流向负责人事和预算的法务部检察局

这意味着,怀疑大检察厅向尹总长的亲信、大田地方检察厅长李枓奉拨付更多特殊活动经费的猜测并不成立。

今年向法务部检察局支付的检察特殊活动经费明细
今年向法务部检察局支付的检察特殊活动经费明细

检察厅某相关人士说,“这说明秋部长的指控全非事实,还暴露出法务部每年从大检察厅收取大量特殊活动经费的惯例,无异于是引火烧身”。

当日下午2~5点,朝野两党在审核法务部和大检察厅特殊活动经费执行文件的过程中展开了政治攻防。共同民主党将矛头对准尹锡悦的大检察厅,国民之力党则将矛头对准法务部。审核组长由民主党议员白惠莲担任,13名法制司法委员会的委员共同参与审核。他们听取了法务部副部长高基荣、检察局长沈载哲和大检察厅次长赵南宽的报告,并审查了相关文件。

金度邑议员表示,此前自己曾问过大检察厅的监察部长韩东洙,询问监察部在定期监察工作中是否发现过特殊活动经费存在问题,韩本部长回答说,“关于(特殊活动经费的)执行问题,监察部会粗略进行审查,由于涉及机密,不能仔细查究,但截至目前并非发现大的问题”。

他还提到秋部长质疑大检察厅未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拨付特殊活动经费的情况。金议员表示,“审查结果可知,特殊活动经费确实正常拨付到了首尔中央地方检察院,大约占特殊活动经费总额的16%”。而白惠莲议员对此表示,“特殊活动经费额度减少,首尔中央地方获拨的特殊活动经费额度只有去年的一半,完全可以提出质疑”。

法务部在当日审核工作结束后发布消息称,“今年年初上任的秋部长不同于往届法务部长,从未领取或使用过检察厅的特殊活动经费”。有分析认为,这番话暗指朴相起、曹国等往届法务部长曾使用过检察厅的特殊活动经费。事实上,根据法务部发布的解释资料,2018年和2019年法务部分别获得15亿韩元特殊活动经费,其中分别有2.43亿韩元和3.35亿韩元被分配给部长使用。不过,在今年法务部获得的10亿韩元经费中,并无任何经费分配到部长手中。

不过,国民之力党表示,“并无证据证明部长没有使用过特殊活动经费”。金度邑议员指出,“法务部各局和矫正本部等部门把特殊活动经费当作日常经费使用,本身就是错误之举”,高基荣副部长也就此承认有错。高副部长表示,“从明年开始,将把特殊活动经费专门安排用作特定工作经费”。对于这一情况,法务部表示,将制定相关方案,改变当前把大部分特殊活动经费拨给大检察厅,然后由大检察厅定期向各级检察厅和相关部门拨付预算、或者由检察总长指定地方拨付预算的方式,考虑按照普通预算的拨付方法,把全部或大部分特殊活动经费留在法务部,根据大检察厅及一线检察厅的需求,由法务部直接拨付。

法务部宣布将继续对尹总长进行特别活动经费监察。法务部表示,“以后在执行法务部长的命令,对检察总长的特殊活动经费分配与使用情况进行监察的过程中,将及时听取大检察厅监察部门的相关汇报,并采取必要措施”。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