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相烈专栏】 韩国自由主义的倒退
상태바
【李相烈专栏】 韩国自由主义的倒退
  • 李相烈 内容制作首席主编
  • 上传 2020.10.20 15: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李相烈 内容制作首席主编
李相烈 内容制作首席主编

韩国负责制定经济政策的总负责人、经济副总理洪楠基竟然沦为“全租房难民”,这是巨大的讽刺,这代表文在寅政府房产政策的彻底失败。负责一国经济政策的副总理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民众?人们因为找不到全租房源而产生的焦虑感,可能文在寅总统和各部门部长也会因此而有所体会。人们无法买到自己居住的住宅,也享受不到宪法保障的居住和迁徙自由,实在是荒唐至极。洪副总理的处境赤裸裸地展示了这样的现实。

房产市场出现这种“祸事”本在意料之中。因为政府的房产政策违背了市场原理。经济政策应该以提高市场主体的自由度为目标,这样才能保障市场和价格机制顺利运行,达到供需双方均可接受的平衡。然而,本届政府的房产政策却一再限制市场主体的自由,导致供需双方无法像以往一样自由进行市场交易。政府收紧贷款政策,残酷截断人们贷款购买房产的渠道,丝毫不顾及市场原理,越过了经济官员拼命守护的红线。韩国人在现代化以来的过去半个世纪一直通过在全租押金基础上申请银行贷款的方式购买房产,当孩子长大后再次申请贷款,改善居住条件。然而,本届政府以防止投机为借口颁布投资限制政策,切断了中产阶层和普通居民贷款买房的途径。

在房屋租赁市场,政府以稳定租房族的住房条件为理由,颁布“租客续约权制度”(2年+2年)和“全租月租住房租金上限制度”,牢牢束缚住房东对房租价格的控制力,导致全租价格暴涨,房源稀缺。现在租房一族已经无法像往常一样,利用全租押金换到更宽敞、生活条件更好的房子,只能在同一个地方度过最长四年的生活,而且无法在四年后得到继续续约的保障。

规定中写入的必须实际居住的这一条件旨在遏制房产市场的投机,但过度的限制束缚了人们的居住自由。现在老小区居民若想获得拆迁新建住宅的认购权,需要在小区居住2年以上,为了满足条件,房东纷纷返回老小区自住,租房者被逐出,全租价格水涨船高。政府为寻求稳定房价市场而制定的市场限制措施最终却给租房者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从银行贷款买房也不再自由。无论有无还款能力,总价超过15亿韩元的住宅都无法申请房贷。这意味着,除非家里有足够的现金,否则在江南买房几无可能。政府本意是控制江南房价,不料却把江南变成只有“天选者”能够扎根生活的“特别地区”。真不知道政府打响这场与江南房价的战争是为了什么?

历史上限制并压抑国民自由权利的政权都会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就是所谓“只看目标,不看手段”。然而,所有威胁到民众自由的政策无一例外都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和房产政策一样备受诟病的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政策也是一样。过去两年韩国的最低时薪标准上调29%,导致雇佣市场的自由度锐减。在这种情况下,雇主纷纷减少临时工的数量,导致小时工大批失业,即使有人希望减少时薪保住工作,雇主有意继续雇工,也受制于制度规定无法实现。强制把一周最长工作时间控制在52小时以内的制度更是导致人们失去了通过加班创造更高绩效、获取更高工资的机会,导致劳动者无法切实享受劳动的自由、雇主也无法享受雇佣自由。面对劳动者“希望获得工作机会”的呼吁和企业家“要求提高工厂运转率”的呼声,政府始终无动于衷,大量就业岗位从社会上消失,弱势群体被推向雇佣市场的悬崖边缘。

令经济界普遍担心的是,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侵害了人们的经济自由,却对可能造成的后果浑然不觉。目前这样的担心正在逐渐变为现实,政府不仅不打算修改政策方向,还更加变本加厉地控制、介入市场。此外,人们的集会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同样备受威胁,问题不仅仅存在于经济自由方面。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韩民国得之不易的自由就这样不断倒退而束手无策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