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阅兵式上消失的“第六军团”,25年前密谋政变“代价”
상태바
朝鲜阅兵式上消失的“第六军团”,25年前密谋政变“代价”
  • 郑镛洙 记者
  • 上传 2020.10.15 15: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今年7月26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办公楼举行纪念《停战协定》签署67周年的活动,图为金委员长在向部队指挥官授予白头山纪念手枪后,与手握纪念手枪的指挥官一起合影留念。在韩国军方和情报当局的帮助下,本报对照片中出现的朝鲜指挥官身份和名字进行了标记。申载民 记者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今年7月26日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部办公楼举行纪念《停战协定》签署67周年的活动,图为金委员长在向部队指挥官授予白头山纪念手枪后,与手握纪念手枪的指挥官一起合影留念。在韩国军方和情报当局的帮助下,本报对照片中出现的朝鲜指挥官身份和名字进行了标记。申载民 记者 

据观察显示,朝鲜最近似乎更换了大批军团长级别的部队指挥官。朝鲜10月10日凌晨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建党75周年阅兵仪式,并于当日下午7点播出阅兵仪式录像。在播出的录像内容中,朝鲜详细介绍了参加阅兵式的各个部队及指挥官。

但在出席阅兵仪式的朝军指挥官中,除了康盘石革命学院院长李恩京(陆军少将)等少数人物之外,大部分都与2018年阅兵仪式上出场的指挥官不同,负责管理核导武器的战略军司令官也换了人。(金乐谦→金正吉)

图为2016年6月朝鲜试射火星-10号(舞水端导弹)成功后,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照片中央)露出灿烂笑容,左一鼓掌的便是朝鲜前任战略军司令官金乐谦。【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6年6月朝鲜试射火星-10号(舞水端导弹)成功后,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照片中央)露出灿烂笑容,左一鼓掌的便是朝鲜前任战略军司令官金乐谦。【中央图片库】

朝鲜当日在阅兵式上公开介绍了陆军部队第一至十二军团和平壤防御军团等13个军团中的11个。每当有新的军团方阵亮相阅兵仪式,视频中都会介绍“负责守卫我们西南关门的第四军团登场,军团长为朴光柱上将”、“负责守卫我们北部坚固要塞的第九军团走来了,军团长为宋永根中将”、“守卫东部关门的第十军团,李永哲中将任军团长”等等。

但其中缺少了对第六军团和第十一军团的介绍。朝鲜第十一军团号称“暴风军团”,是朝鲜的特种部队,推测阅兵式上唯一没有公开部队指挥官名字的“万能战队,特种作战军团”就是指的这一军团。但阅兵式上却没有出现可以被推测为第六军团的方阵。

在当日的阅兵仪式上,朝鲜甚至公开介绍了金正恩国防委员长的护卫部队(党中央委员会护卫处、护卫局、护卫司令部)等各个部队驻扎的位置、军团长的名字和军衔。从各种情况推测,第六军团应该没有出席本次阅兵仪式。

对于这一情况,韩国政府官员表示,“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发生第六军团事件后,朝鲜部队就剔除了第六军团的编制”,“此后朝鲜新成立第十二军团等新的军团,仍没有恢复第六军团的番号”。

“第六军团事件”是指1995年驻扎在朝鲜咸镜北道清津地区的第六军团意图发动军事政变谋反事件。当时,以第六军团政治委员为首的一些朝鲜部队下级部队指挥官和行政机关人员意图推翻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的领导,发动军事政变,但事情败露后遭到镇压。

据高层脱北人士透露,当时朝鲜第六军团的政委瞒着军团长(金永春)私自在边境地区走私赚取外汇,以此作为“作战资金”拉拢人员,并制定了具体政变计划。但时任第六军团长的金永春及时发现情况,与朝军保卫司令部一起镇压了这起政变。

这起事件发生后,金永春在当年10月被任命为部队总参谋长,此后又陆续担任人民武力部长、国防部副委员长等职务,仕途一帆风顺,直至2018年8月死亡。

不愿公开姓名的某脱北者透露,“谁敢用手指头指一指最高领导人,在朝鲜都是大逆不道的重罪”,“这起事件发生后,涉事人员的亲戚也都被一并处决,军团随之解散。虽然已经过了25年,但是朝鲜仍然没有恢复第六军团的番号,大概是为了把意图颠覆政权的部队从历史中永远抹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