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贞旼专栏】名校退学青年议员“曾推动社会进步者成为变革绊脚石”
상태바
【李贞旼专栏】名校退学青年议员“曾推动社会进步者成为变革绊脚石”
  • 李贞旼 中央日报评论员
  • 上传 2020.10.12 16: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李贞旼 中央日报评论员
李贞旼 中央日报评论员

“如果说1987年的正义是对抗独裁,那么现在的正义则是对抗不公平和气候危机。我曾经期待,那些曾经推动韩国民主运动的人士在掌权后可以解决好我们社会隐藏的各种问题,勇敢面对我们所面临的各种挑战。但没想到,曾经推动社会变化的这些人在不知不觉间已成为既得利益群体,成为阻碍社会变化的绊脚石。”

这是韩国一位1987年生的初选议员在上月参加国会政府质询会时做出的发言。这番话随即引发了巨大反响,人们纷纷称赞她将矛头对准政府和民主党搞民运出身的“86一代”,赞其“敢于直言”,令人“看到了希望”。说出这番话的是今年33岁的正义党议员张惠英(比例代表),其恰好也是对不公平问题最为敏感的青年政治领袖。

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频繁因为“公平”问题引发社会争议。张惠英议员表示,出现这一情况是因为“政府总是想要把道德领域的问题交给司法领域解决”,“应该恢复在道德上承担责任的能力”。她表示,“知错能改才是领导者的风范,现在的政府却一心只想掩盖已经人尽皆知的缺点”。


您对政府提出的质疑引起了人们热议,对此有何想法?

“这是我当选国会议员后第一次参加政府质询会。但是在看了两天之后,我感到有些失望,会上并没有充分围绕政府的重要民生政策展开讨论,执政党只会说些包庇政府的话,现场也有很多位置都空着。这样的场景让我不禁去想,如果那些受新冠疫情打击的人们看到这种情况,不知会作何感想。于是我临时修改了自己的发言稿。”


您批判“86一代”已经沦为阻碍社会变化的既得利益群体,是什么让您感到失望?

“民主党只会在嘴上强调解决不公平的问题,明明可以像以前(80年代民主化运动时期)一样掀起轰轰烈烈的变革运动,但他们却没有去做。已经跻身社会高层的 ‘86一代’果真还是我们心目中的形象吗?每当发生道德事件,他们就会以 ‘不违反法律’、‘还有人更加恶劣’为借口给自己开脱,所作所为完全达不到我们对道德的要求,还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令人感到窒息。正是他们这样的行为,丧失了国民的信任。”

您似乎很能理解同时代青年人的想法?

“与同龄人聊天时,经常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绝望和愤怒。2017年社会上出现了巨大的变革浪潮,当时的我也深受鼓舞。但这一变革却没有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好的变化,人们的生活没有好转,弱势群体依然得不到保护。”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和一个开办地区儿童中心的朋友谈话时突然感到,我们应对新冠疫情的思路是不是完全反了?疫情爆发后,我们首先关闭了福利机构和学校等公益设施,是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这让我不禁反省,可政府却只顾一味宣传韩国防疫的成功之处。”

本届政府上台后,关于不公平问题的争议尤其突出。为什么年轻人对公平问题如此敏感?

“文在寅政府最早提出的施政理念就是公平,因此大家都期待这届政府能够积极解决好公平问题,事实却完全相反。青年群体普遍认为,公平的背后是竞争,大家习惯了为自己打算,政府应设法让他们理解福利制度和政策对于实现社会正义的意义,但实际并未做到。而且,曹国前部长等大人物所表现出的认知以及政权在解决这些问题时的所作所为,都违背了政府此前提出的价值口号,令人感到失望。”

仁川国际机场事件最终导致该公司总裁离职,您认为政府做错了什么?

“从公平的视角看待仁川国际机场事件,相当于偷换概念。真正的问题在于,什么是优质工作岗位?国家应该为此做些什么?企业从一开始就应该雇佣正式工去做这些事情,却长期使用非正式工充数,这才是问题。”

您曾说,文总统虽然37次提到“公平”一词,却仍然显得空洞无物,请对此作出解释。

“这是一种公平悖论。政府以为(总统在发言中)强调一件事的次数越多,其意义就越会得到加强,但这些话给人们带来的只是一种抽象的感觉。如果不能准确了解青年人所思所想,只反复强调空洞无物的公平二字,只会适得其反。如此强调公平,却没有明确宣布未来会做些什么来实现公平。”

围绕不公平问题的争议在曹国事件中发展到高潮,到后来的秋美爱事件,执政党对此类问题的应对方式似乎从未改变,您怎么看?

“曹国事件发生时,我虽然还未涉足政界,却也认为这件事情不可妥协,必须严正处理。但正义党的应对出乎了我的意料,令人颇感失望。既然是正义党,就应当站在社会弱者的视角看待问题。(秋美爱法务部长)有没有亲自打出电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作为执政党代表,曾经为子女的私事与军方联系,这样做本来就有欠妥当,但她却坚持自己并未违法。正如总理所言,这一行为令人颇感难堪。”

在野党要求秋部长辞职,您怎么看?

“秋部长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事件影响。如果能够在一开始就出面说明情况,这件事可能不会闹到需要检方介入的程度。因为一开始的应对不善,导致争议无端扩大了许多”。 

有人指出,执政党虽然拥有多数议会席位,却仍然深陷“公平黑洞”,无法推动重要的国政课题和国家改革,您怎么看?

“我认为,执政党应首先恢复承担道德责任的能力。一些本应该从道德层面出发进行判断的问题,非要拿到司法领域去解决,而且这种做法已经形成一种固化的问题解决模式。人人都有出错的时候,做领导人就是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为其承担责任,但政府却一心想要掩盖政权中人所尽知的缺点。”

为什么民主党内部没人指出或反省这一问题呢?

“(民主党内)正在朝权威主义的方向发展,提出反对声音的人都被赶了出去,引发寒蝉效应。”

政府用汽车阻断开天节举行光化门集会的道路,被指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听说韩文节集会也不会被批准,您怎么看?

“如何在遵守防疫措施的同时,保障宪法赋予公民的集会和自由权利,关于这一问题,我们社会一直没有进行充分的讨论。政府从源头切断人们寻求通过得来速、小规模集会等方式寻求意见表达的可能性,这一态度值得担忧。”

国民之力党的青年委员长朴洁(音)因为使用不恰当的宣传文案引起争议,最终宣布退出政治界。有人指出,社会对待青年政治人的失误和错误过于苛刻,您怎么看?

“这堵高墙需要青年政治人自己去推倒,不能期待别人代为解决。我担任创新委员长后致力于推动青年正义党改革项目,也是在为此作出努力。”

因为曹国事件和此前的国会选举,不少人对正义党感到失望,讽刺“正义党没有正义”,您怎么看?

“这么说其实我很受伤(笑)。正义党的宗旨就是站在弱者的视角,为他们寻求公平正义。这是立身之本,不能动摇。当时我也想过改换党籍。我认为,正义党在国会大选中的表现就像是种人参。大家都知道,种一次人参对土地营养的损耗巨大,下一年无法接着再种,需要重新为土地耕地施肥,使其恢复。正义党也需要大胆的改革创新,引进包括青年在内的新鲜血液,为政党注入新的活力。我希望能够和新成立的领导层一起,为正义党的未来做好这样的事情。”

◆张惠英 议员

张惠英议员表示,自己选择退学是因为认为“如果选择一条从名校毕业后赚大钱的人生轨道,便再也无法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公,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张振荣 记者】
张惠英议员表示,自己选择退学是因为认为“如果选择一条从名校毕业后赚大钱的人生轨道,便再也无法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公,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张振荣 记者】

在延世大学就读期间于2011年在校内张贴“分手大字报”,宣布主动退学,此后因“SKY名校自动退学事件” 声名大噪。曾执导纪录片《长大之后》,讲述主人公把住在残疾人福利院的妹妹接回家照顾的故事,兼具电影导演和人权运动家的身份。在第21届国会选举前加入正义党,以2号比例代表的身份当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