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法务部部长就“特权”接受国会质询:部队用抽签淘汰我儿子
상태바
韩法务部部长就“特权”接受国会质询:部队用抽签淘汰我儿子
  • 朴海利(音) 韩永益 记者
  • 上传 2020.09.15 09:4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9月14日在国会接受对政府质询时谈到关于儿子参选翻译兵过程中向部队施压的问题,表示“他完全具备获选的能力”,“我现在才知道,反而是部队在得知他是我的儿子后,改变正常的选拔方式,用抽签淘汰了他”。【吴宗铎 记者】
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9月14日在国会接受对政府质询时谈到关于儿子参选翻译兵过程中向部队施压的问题,表示“他完全具备获选的能力”,“我现在才知道,反而是部队在得知他是我的儿子后,改变正常的选拔方式,用抽签淘汰了他”。【吴宗铎 记者】

9月14日,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在围绕儿子徐某在部队休假时间等疑点回答国会朝野议员政治质询的过程中,双方产生了冲突。在当日回答质询的开始阶段,秋部长做出了以下回答。

▶秋部长:“作为公职人员的儿子,一切都要靠他自己解决……事实上,我作为母亲,从未真正发挥过母亲的作用。”
▶秋部长:“若是想用伤病当借口获得部队特殊待遇,早就这样做了。儿子从小学时就总是腿疼,高中时候也一直有这个毛病,那时我还以为是成长发育过程中的自然疼痛,没有特别留意。”
▶秋部长:“他完全有能力被选拔出来。我现在才知道,是部队发现他是我儿子后,改变了原来的正常选拔方式,用抽签淘汰了他。”

在持续5小时零20多分钟的质询过程中,秋部长始终把自己描述成“对伤痛的儿子从未给过足够关怀的母亲”,并不时发出哽咽的声音。她还表示,“(受到相关质疑的)受害者是我儿子和我本人,我们才是最大的受害人”。

在当日接受质询过程中,秋部长否认了大部分媒体提出的质疑,对于其他疑点,她表示检方正在调查,现在不便回答。国民之力议员朴亨修质问,“你的助理曾给儿子所在部队打电话,是否属实”?秋部长回答,“我不知情”。朴议员继续追问,“那你是否问过当时的助理”?秋部长表示,“我不能介入调查过程”,并表示“也不想去查证”。

对于在野党议员要求越过首尔东部地方检察院,通过任命特案检察官或成立特案调查本部调查此事的情况,秋部长表示反对,称“(相关质疑)目前既没有合理的依据,也没有任何证据”。

当日民主党议员对秋部长表示全面支持,主张“这是被弹劾的总统朴槿惠的拥趸作出的历史的反动行为”(郑清来议员),“如果在野党继续展开这种无差别且毫无依据的政治攻势,下次选举也必定不会获胜”(金钟民议员)。

相反,在野党则表示,“如果社会上充斥着犯规和特权,共同体将逐渐崩溃,人们的爱国心也将不复存在”(国民之党议员李泰珪)),“仅根据现在发现的情况,法务部部长就足以被撤职”(国民之力党议员尹在玉)。

对于在野党议员要求秋部长辞职的呼声,韩国国务总理丁世钧表示否定,说“目前并未发现足以撤职的理由”。

当日秋部长还谈到与自己存在矛盾的检察总长尹锡悦,当被民主党议员郑清来质问,“针对罗卿瑗前议员、尹锡悦总长的岳母和夫人、前机务司令官赵显千的调查为什么迟迟无法展开”时,她表示“我从未看到(尹总长)对此表现出调查决心,仍无法摆脱有选择的正义和选择性调查的痼疾”。

秋部长表示,“检察组织里依旧弥漫着上令下行的组织文化,对于上边不愿意调查的案子,下面也无法着手调查。应杜绝这种情况继续发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