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政府连年制定超级预算致国家债务滚雪球般增长
상태바
韩政府连年制定超级预算致国家债务滚雪球般增长
  • 世宗 曹贤淑 林圣彬 记者
  • 上传 2020.09.02 10: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两年后韩国的国家债务将超过1000万亿韩元,四年后将占到国内总产值(GDP)的60%,到2022年,韩国人均负担的国家债务将超过2000万韩元。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仍在9月1日的国务会议上表决通过明年高达556万亿韩元的年度预算案,且这一预算金额已达到史上最高,彻底颠覆了历届政府为子孙后代艰难建造起来的“债务防线”。

韩国政府在当日的国务会议上通过了高达555.8万亿韩元规模的下一年度预算案,较今年的年度预算增加43.5万亿韩元(8.5%),甚至比今年算上1~3次补充预算后的规模(546.9万亿韩元)还高出9万亿韩元左右,堪称超级预算。这一预算规模是12年前2009年韩国年度预算规模的两倍,其中200万亿韩元将用于卫生医疗、福利和就业领域,21万亿韩元将用来推行现任政府着力推出的“韩国新政”。洪楠基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表示,“这份预算案体现了韩国政府刺激经济恢复的坚定决心,将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保持扩张性财政政策基调”。 

韩国各年度预算规模。图表=金英玉 记者 
韩国各年度预算规模。图表=金英玉 记者 

但是,当日政府制定的“2020~2024年国家财政管理计划”令人不禁怀疑政府的财政支出是否果真在“可以承受”的范围。韩国国家债务可能从今年的839.4万亿韩元到本届政府任期结束的2022年增加到1070.3万亿韩元,在2014年首次超过500万韩元之后,短短八年就翻了一倍。文在寅政府上任之时,从上届政府手中接过的政府债务规模为660.2万亿韩元(2017年),而在任期结束后,文在寅政府将把超过1000万亿韩元的债务交接给下届政府。以往在任何一届政府任期,韩国的国家债务都未出现过如此快速的增长。按照这一速度下去,2024年韩国的国家债务将达1327万亿韩元。

当前韩国国家债务的增加速度已经远超国际金融界警告的水平。今年2月,三大国际信用评级公司中的惠誉曾发出警告称“如果韩国的国家债务比例在2023年达到46%,将对国家信用评级造成下行压力”。

按照政府的推算,韩国2021年的国家债务比例就会达到GDP的46.7%,比惠誉警告的时间提前两年,2022年国家债务比例降进一步超过50%(50.9%)。

文政府上台时韩国家债务比例36%,卸任时或超过50%

到四年后的2024年,这一比例将达到58.3%,相当于年度经济规模的60%左右。1991年欧盟(EU)成立时明确规定,成员国应把国家债务比例控制在60%的安全比例之内。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家债务超过这一安全比例的欧盟国家增加,并不断爆发财政危机。可见即使在发达的福利国家,60%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红线。

韩国各年度国家债务比例。图表=金英玉记者
韩国各年度国家债务比例。图表=金英玉记者

一直以来,韩国政府都将40%视为国家债务比例的马奇诺防线。本届政府上台的2017年,韩国国家债务比例为36%,处于稳定水平。但去年5月洪副总理在国家财政战略会议上表态“将把国家债务比例控制在40%左右”之后,文总统反问“为什么唯独韩国把40%当作国家债务比例的红线”?成为韩国债务比例突破马奇诺防线的信号弹。

政府的财政计划的盲目乐观和无视现实环境也是一大问题。政府预测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分别达到0.6%和4.8%,并在此基础上制定预算和财政支出计划。但事实上,受新冠疫情影响,就连韩国央行也已经把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1.3%和2.8%,这意味着,韩国国家债务的增加速度可能比政府预测的速度更快。企划财政部也对此直言不讳。企划财政部第二次官安日焕表示,“如果今年经济增长率下降,国家债务占GDP的比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但在韩国政府发布的国家财政管理计划中,只写道“把债务比例控制在60%以内”,但对于具体“如何控制”却只字未提。也就是说,政府并没有制定降低国家债务比例的具体方案。韩国政府计划在本月发表管理国家债务和财政赤字的财政准则,但韩国国家债务比例很快将逼近60%,这时制定财政准则是否能够切实发挥效果,还是一个未知数。

顺天乡大学IT金融经营系教授金龙夏表示,“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可能会持续不景气,政府增加财政支出比例,也是不得已的选择”,“但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在过去三年过度扩大政府支出,导致国家财政能力枯竭,才是根本的问题所在”。金教授还表示,“在新冠疫情扩散的特殊局势下,其他经济主体毫无用武之地,只能依靠政府财政挽救经济,但政府以往错误的预算政策已经导致国家财政能力见底”,“政府本应该利用有限的财政资源尽可能恢复崩溃的经济结构,但却从选票出发,一味增加表面的就业岗位数量,制定大量一次性、消耗性预算,不断浪费国家财政”。明年韩国将进行首尔市长等职位的二次补缺选举,2022年将迎来新一届总统大选。

前高丽大学经济系特邀教授金东元表示,“以破坏国家财政健全性为代价推动由国家财政主导的经济增长政策效果将非常有限”,“随着政府支出增加,税收水平也会逐渐提高,导致家庭消费和企业投资更加疲软,陷入恶性循环”。
 
他表示,“(因为国家债务破产的)南美国家的先例并不只是别人家的事”,“政府应立刻停止一味重视任期内短期经济成果的财政政治化倾向”。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