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相列专栏】大政府主义是一剂毒药
상태바
【李相列专栏】大政府主义是一剂毒药
  • 李相列 中央日报内容首席主编
  • 上传 2020.08.25 14: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李相烈 中央日报内容首席主编
李相烈 中央日报内容首席主编

韩国经济似乎正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即便是考虑当前防疫这种非常时期的特殊因素也依然无法让人摆脱这种强烈的印象。我们可以来看看以下几点数据:首先,7月份韩国整体就业人数同比减少27.7万人,60岁以上的就业人数却增加37.9万人,因为政府出资提供的老年人就业岗位大幅增加;其次,第二季度家庭月均收入同比增加4.8%,通过劳动获得的劳动所得和经营所得却分别减少5.3%和4.6%,收入增加主要得益于政府发放的紧急救灾补贴;第三,政府为遏制不断上涨的房价而决定放宽容积率限制,增加公共重建面积,却要求以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和首尔住宅城市公社(SH公社)等国企参与重建为条件;第四,政府的支出远超过收入,导致上半年政府财政(管理财政收支)出现110.5万亿韩元赤字,创下历史之最。

上面列举的四大现象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政府主义”。工作由政府提供、消费资金由政府发放、住房也由政府组织建设,政府似乎想要直接出面解决社会中的所有问题。国家债务规模呈光速上升也与此相关。然而,政府却对如何减少或偿还债务的问题闭口不谈。

韩国经济增长中由政府支出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虽然在COVID-19疫情下出现这一现象在所难免,但在疫情爆发之前的2019年,韩国2%的经济增速中,政府贡献比例也高达1.6%,是民间贡献比例0.4%的四倍之多。以往由民间发力带动经济增长、政府在背后发挥辅助支持作用的经济结构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重视政府而非民间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是本届政权上台后的表现。文在寅政府提出的国家政治目标是打造“为国民生活负责的国家”,因此国家开始以各种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终结者”姿态登场。

但在现实中,政府独大很容易带来严重的副作用。过度上调最低工资导致无数弱势群体失去工作;一周52小时工作制导致产业现场逐渐失去活力;政府蓄力推出的住宅供应对策最终也未能获得民意支持,只导致房价再度上升。无论是劳动政策还是房产政策,都是政府强行介入市场导致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本届政府却丝毫不对“大政府主义”的政策基调作出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地强化韩国经济的社会主义色彩。文再寅总统提议成立一个房产市场监督机构,并更加频繁地颁布各种限价政策。看到全租房价上涨,政府就颁布政策限制全租价格;半全租、月租房价上涨,政府又采取措施降低全租月租转化率。新的政策不断引起新问题,政府又不得不继续颁布更新的政策去解决这些问题,陷入恶性循环。最后,甚至有政府公务员出面表示,可以对违反规定的房东进行起诉。正常的政府难道不应该设法调节民间纠纷,减少民间诉讼才对吗?

也许是由于“全能型”的大政府需要更多办事人员,本级政府的公务员选拔规模达到了历史新高。截至去年年末,韩国公务员数量比朴槿惠政府时期增加了6.99%,远超李明博政府(1.24%)和朴槿惠政府(4.19%)的增速,与金大中总统时期为应对外汇危机减少公务员规模(-3.37%)的做法一样没有任何创新性。去年韩国公共机关的工作人员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25%。

政府日渐庞大、对市场的控制力度日渐增强,将导致韩国经济付出严重代价。政府作用扩大必然会导致市场和民间活力丧失。政府肆意挥霍国家财政,最终都会将税收压力转嫁于国民头上,导致国民的钱包日渐干瘪,消费减少,致使韩国经济丧失动力。

疫情大流行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在新冠疫情这场危机过后,在政府再无借口继续向国民提供现金补贴之后,要保障韩国经济依然能够正常运转才是我们需要达到的效果。试问当前的韩国政府对此是否有足够的信心?

大政府全能主义思维方式源自对市场的无知、对市场“只对富人有利”的偏见,以及对政权执政者完全正确的盲目自信。这条路将把韩国引向何方?从全球的经验来看,万事靠政府的依赖型经济结构是所有左派政府的通病。在这样的社会中,民间的创造性和自主性被扼杀,最终只会导致国民生活愈发悲惨,国家经济日渐凋零。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