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救灾补贴背后的扩张性财政是“饮鸩止渴”?下一代或不堪重负
상태바
韩救灾补贴背后的扩张性财政是“饮鸩止渴”?下一代或不堪重负
  • 孙海容 经济编辑
  • 上传 2020.08.12 09: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国家债务失控的韩国,人均国债已达1540万韩元
国家债务【中央图片库】
国家债务【中央图片库】

韩国人均背负的国债金额超过了1500万韩元,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国家财政的赤字规模也达到了史上之最。另外,预计韩国政府可能会时隔59年再次在一年内制定第四次补充预算案,人们担心,国家财政的恶化速度将会进一步加快。
 
8月11日,韩国国会预算政策处的国家债务时钟显示,当前韩国人均背负的国家债务为1540万韩元,这是用国家债务总额798.4038万亿韩元除以今年5月末韩国登记的总人口数量(5184万人)得出的数值。预算政策处的相关人士表示,“这一数值并未把今年第二、第三次补充预算案的规模计算在内,只计算了正式预算的规模”,“加上第二、第三次补充预算案,人均债务规模还会更高”。如果政府通过发行赤字国债作为第三次补充预算案的资金来源,今年韩国的国家债务总额将达850万亿韩元,今年年末韩国人均国家债务将达1640万韩元。

韩国人均国家债务从2000年的237万韩元开始,在过去20年增长了六倍以上,近年来的增加速度尤快。2014年韩国人均国家债务首次突破1000万韩元,2016年突破1200万韩元,2018年2月达到1300万韩元,2019年11月达到1400万韩元,2020年6月达到1500万韩元,人均国家债务增加100万韩元所用的时间越来越短。因为国家财政收入逐渐减少,而国家用于福利和刺激经济的支出却逐渐增多,导致国家财政收支的赤字规模增加,只能通过增加债务填补税收缺口。今年在新冠疫情(COVID-19)影响下,政府制定了历史最大规模的补充预算案,人均国家债务规模只会进一步增加。

国库资金已经见底。企划财政部当日发布的《8月份月度财政动向》资料显示,今年1-6月份韩国政府总收入(226万亿韩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0.1万亿韩元,总支出(316万亿韩元)则同比增加31.4万亿韩元,综合财政收支出现90万亿韩元赤字。体现政府实际收支情况的“管理财政收支”也出现110.5万亿韩元赤字,比去年上半年(59.5万亿韩元)增加51万亿韩元。
 
尽管如此,青瓦台和执政党依然打算继续扩大财政支出。有人提出,为了集中暴雨受灾地区的灾后重建,制定第四次补充预算案在所难免,共同民主党领导层也对此表示首肯。理由是各地方政府为应对COVID-19疫情已经使用了救灾资金,地方政府的可用资金已经见底,只凭借当前2万亿韩元的预备经费,远不足以应对洪涝灾害。

国家债务比截至年底或升至45%,比政府预期提前三年

不断增加的政府财政赤字规模(管理财政收支)
不断增加的政府财政赤字规模(管理财政收支)

文在寅总统也在应对集中暴雨的紧急国务会议上表示,韩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得相对较好,得益于“韩国通过扩张性财政政策,迅速制定出经济刺激方案,并大力推动韩国版新政”,对扩大财政支出表示支持。
 
有人担心此举会导致国家财政稳健性下降。如果继续像当前一样增加财政支出,未来真正需要使用财政的时候,就会出现无钱可用的情况。如果当初政府在确定受灾补贴发放对象时,根据企划财政部制定的草案,把领取资格限制在中位收入以下人群,就可以减少7万亿韩元财政支出,现在也不必为制定第四次补充预算案烦恼。

财政赤字规模急速上升,也给子孙后代留下沉重负担,增加了子孙一代的税务压力。相对坚实的国家财政和贸易盈余一直是韩国用来抵抗外部经济打击的坚强后盾。

另外,低出生率、老龄化和人口减少问题也会导致国家福利支出大幅增加。未来可能出现的“统一费用”也需要韩国财政承担。

汉城大学经济系教授朴英凡则表示,“扩大财政支出需要同时伴随调整支出结构”。他表示,“今年大幅增加的财政支出中,很大一部分都和新冠疫情无关,属于福利性质的支出”,“政府需转变政策方向,控制普惠性财政支出,充分调动民间活力,增加税收,提高财政投入的效率”。

韩国的国家财力正在逐渐变弱。今年的三次补充预算案导致韩国国家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达到历史最高的43.5%,如果今年韩国GDP出现负增长,这一比例可能会超过45%,比政府预计国家债务比达到45%的时间提前三年左右。

企划财政部去年向国会提交的“2019年~2023年国家财政支出规划”预测,今年韩国国家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约为39.8%,2021年为42.1%、2022年为44.2%、2023年为46.4%。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今年2月曾警告,如果这一比重上升到46%,从中期来看,可能会对国家的信用等级造成负面影响。

檀国大学经济系教授金兌基表示,“政府虽声称韩国的财政情况并不比OECD(亚太经合组织)的发达国家差,但这些发达国家要么货币都是国际通用货币,要么就是老龄化程度比韩国严重得多,没有可比性”,“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就是因为在政治问题上大把花钱,才导致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整个国家陷入财政危机。韩国也在逐渐走向财政危机,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情况”。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