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明福专栏】傲慢的原教旨主义将把国家引向灾难
상태바
【裴明福专栏】傲慢的原教旨主义将把国家引向灾难
  •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 上传 2020.08.11 15: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18世纪的英国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埃德蒙·伯克是一名彻底的议会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他作为一名自由斗士,终身都在为追求自由而奋斗。因此,在他的末年,法国爆发大革命时,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会支持法国革命,英国舆论也对邻国发生的这场革命充满善意。

然而,伯克却出人意料地对法国大革命做出了猛烈抨击。他在法国大革命爆发第二年即1790年出版《反思法国大革命》一书,指责法国革命想要把传统的社会架构全部推翻,然后在废墟上从头开始建造一套理想的政治制度的尝试是一种鲁莽的暴行。他认为,草率建立的新架构不可能足够牢固,这样做反而会破坏法国原本的优点,导致所有的社会结构崩塌。结果,伯克对雅各宾党的恐怖政治和拿破仑独裁统治的预言成为了现实。

笔者突然提到被誉为保守主义之父的伯克,是因为上个周末阅读了一篇《纽约时报》刊载的专栏。这篇专栏的作者布莱德·史蒂芬在《爱德蒙·伯克为什么依然重要》(Why Edmund Burke Still Matters)的专栏文章中通过伯克的视角,针对当前在全世界泛滥的右派民粹主义和左派激进主义敲响了警钟。他认为,无论左派还是右派,任何想要像法国革命一样“打破一切(tear-it-all-down)”,意图根据抽象的理论重建社会规范的粗暴尝试都会以失败告终。他说,国家不是可以随时拆解重构的“乐高积木”,而是只能一针一线修补完善的“挂毯”。伯克认为,无视人与社会的复杂性,想要一举改变所有现状,是一种无知的傲慢。 
 
伯克表示,选择激进式革命的法国和选择渐进式革命的英国,不同之处就在于法国人更重视理论,而英国人更重视经验。重视经验的人不会随意用自己得之不易的成果孤注一掷,而从未亲身实践的理论家更容易进行危险的赌博。笔者认为,这也是保守与进步的重大区别之一。

史蒂芬引用伯克说过的“礼仪(manners)比法律更重要”,对特朗普进行了强烈抨击。他认为,特朗普丝毫不考虑他人的立场,缺乏对别人应有的礼貌,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方式管理国家政治,导致国民对美国政治文化和制度的尊重和信任度跌到最低点。他表示,要让民众热爱自己的国家,首先需要打造一个值得热爱的国家,而特朗普的做法却恰好相反。

文在寅总统在去年11月发表“与国民对话”时表示,“我可以肯定地说,本届政府有解决好房产问题的信心”。面对浓缩了人类欲望和社会矛盾的极其复杂的房产问题,说出这样的话可谓傲慢至极。文在寅政府上台后已经先后出台23条房产新政,却依然未能稳定房产市场。政府用尽一切手段与房产市场作斗争,结果却铩羽而归。通过更多地介入市场来解决介入市场带来的副作用,最终导致按下葫芦起了瓢,市场仍然问题百出。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却依然拒绝道歉,也无人为此负责。如同收入主导经济增长的政策方向一样,政府仍打算坚持己见,“看最后孰胜孰负”。

政府打着“为无房平民谋福利”的口号粗暴通过“租房三法”,最终却导致房租暴涨、全租房一房难求。这种以理念为主导的草率政策只会导致平民的生活更加困难。面对复杂的人性和社会,政府应当保持谦逊的态度,谨慎推动相关政策。然而,金贤美部长却仍然固执己见,导致连“亲文”的人群中都有不少人对文在寅政府的房产政策批判有加。看到日益上涨的首尔房价,不少人都深深产生了被剥夺的感觉。

秋美爱部长如同占领军镇压俘虏一样强行推动的检察改革也是一样粗暴草率。甚至有人把秋部长比作装神弄鬼的蹩脚巫师。不尊重传统与惯例、一味按照个人想法和好恶改革组织,根据站队选拔官员的做法且不论是否违反法律和规定,至少对制度和人性缺少起码的尊重。此外,凭借手中的176个议席独霸国会常任委员会、无视少数在野党强行通过各种法案的民主党代表李海瓒、院内代表金太年以及装作阻止执政党肆意妄为实际却放任其作威作福的国会议长朴炳锡,也都是毫无礼仪之徒。他们现在的做法与以前自己批判的保守政权有何区别?

英国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把坚持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并不接受他人质疑和批判的态度定义为“原教旨主义”。文在寅政府一边批判前届政府,一边逐渐向前一届政府看齐,这种傲慢的“原教旨主义”正在毁灭韩国的国家政治。这样下去,在明年4月的补缺选举甚至后年的大选中,都将会非常危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