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政府发布权力机构改革计划进一步限制检方调查权
상태바
韩政府发布权力机构改革计划进一步限制检方调查权
  • 沈赛伦(音) 金孝成 姜光雨 记者
  • 上传 2020.07.31 10: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7月30日在国会议员会馆举行的权力机构改革党政青协议会。【吴宗铎 记者 】
图为7月30日在国会议员会馆举行的权力机构改革党政青协议会。【吴宗铎 记者 】

7月30日,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政府和青瓦台公布缩小检察和国家情报院权限的国家权力机构改革规划,计划根据公职人员的级别、犯罪金额等标准设定检察可进行调查的对象范围,大幅缩小检察调查权限。民主党院内代表金太年出席当日在国会举行的执政党、政府与青瓦台协议会,表示“将重新启动权力机构改革,完成第20届国会期间未尽的课题”,“通过修改总统令,对检方直接调查的范围作出必要限制,把检察和警察之间的关系从原本的指挥关系转变为合作关系”。

新法令出台后,根据今年1月制定、7月15日生效的《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针对总统、国会议员、部长副部长级别政府官员、法官检察官等高级公务员犯罪问题的调查权将归于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检察无权调查。因为在制定《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时设置了调查移交条款,在此之上对检察可以调查的对象范围本身也作出了明确限制。

党政青瓦台决定把检察的调查范围明确为六大犯罪类型,分别是腐败犯罪、经济犯罪、公职人员犯罪、选举犯罪、国防事业犯罪、大型事故等总统令规定的几种重要犯罪。民主党政策委员长赵正湜在当日的协议会结束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准备将走私毒品纳入经济犯罪的范围,把针对国家主要情报通信机构的网络犯罪纳入大型事故的范围”。也就是说,检方仍可以保留对毒品犯罪、网络犯罪的直接调查权。

检察对腐败案件和公职人员犯罪的调查权被大幅削弱。赵议长表示,“将通过法务部条例对检方可以直接调查的公职人员身份与涉及经济犯罪的金额标准作出二次限制”。出席当日会议的法务部检察局长赵南宽表示,“腐败、公职人员犯罪的犯罪主体是需要进行财产申报的公职人员,原则上属于四级以上公务员(检察调查对象)”,“根据金额标准,打算把检察可以直接调查的范围缩小到涉案金额3000万韩元以上的腐败犯罪和涉案金额5亿韩元以上的诈骗、渎职等经济犯罪”。

属于部长副部长级别的国会议员和三级以上(中央部门局长、科长级别)高层公务员的犯罪问题归高调处调查,相当于检察只能对四级公务员的犯罪问题展开调查。民主党法制司法委员会下属的一位议员表示,“检察或警察在调查企业犯罪时,可能会查到涉案政治人,如果牵涉到在职国会议员,就必须把案子移交给高调处”。对此,检察内部有人表示不满,抱怨“三级以上归高调处,五级以下归警察,检察只能调查四级公务员吗”。另外,若非涉案金额高于3000万韩元(《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受贿罪)或者高于5亿韩元(《特定犯罪加重处罚法》诈骗、渎职罪)的案子,检察也无权调查,引起了检察内部的反对。

三级以上归高调处,五级以下归警察,检察只调查四级公务员?

不少从事司法调查工作的一线工作人员指出,党政青瓦台制定的改革方向完全没有考虑现实。不愿公开姓名的特搜部检察官出身的某律师表示,“一些腐败案可能开始时涉案金额只有2000万韩元,查到最后,涉案金额会增加两三倍。相反,也会有些案子一开始的嫌疑金额很高,最后未必都能定罪”。对此,法务部表示,“将根据调查开始阶段的涉案金额为标准,决定调查权归属”。
 
同时,党政青瓦台一致决定,检察制作的嫌疑人审讯录从2022年1月起不再被视为有效证据。今年2月公布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第321条)决定在四年内实施,党政青瓦台一致决定把具体的实施日期设在“本届政府任期结束之前”。法务部长秋美爱在当日的会议上表示,“这次的权力机构改革是韩国解放以来从未经历过的重大刑事司法改革”。

在“削弱检察权力”的同时,警察地位将从接受检察指挥的关系变成与检察合作的关系。对此,党政青瓦台表示,将制定“地方警察制度”,防止警察权力过度膨胀,把警察分为“国家警察”和“地方警察”,并在国家警察组织内设立独立的调查机构。地方警察可以在广域自治辖区内行使调查权,并接受市、道地方警察委员会的指挥和监督,负责处理生活案件、交通事故、女性·儿童·老弱病残案件和地区活动警备等工作。

发起这一法律修正案的民主党议员金永培表示,“考虑到成本费用、组织机构混乱、民主治理等问题,这次改革只涉及警察职权划分,不推动警察组织二元化分解”。

虽然大检察厅当日并未发布官方立场,但检察内部已经传出忧虑的声音。不愿公开姓名的一位检察长级别干部表示,“这种做法相当于利用国民进行司法制度实验,很不妥当,最终会给国民造成损失”,“一味强行推行各种政令,是需要承担历史责任的”。大检察厅的相关人士说,“检察不好就此发表态度”,“只能在总统令最终制定发布之前,根据刑事司法程序尽力争取,确保检察对人权保护、犯罪行为的调查权不被削弱”。

未来统合党发言人金恩惠表示,“现在公布的总统令草案就是法务部部长把检察总长变成摆设、把检察官变成行政公务员的工具”。

正义党高级发言人金钟喆表示,“我们应重新回过头来审视,这场为实现司法改革大义而进行的检察改革是不是已经变质成政权驯服监察系统的一场改革”。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