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首次报道新冠疑似病例下令封城,返朝脱北者或成“背锅侠”
상태바
朝首次报道新冠疑似病例下令封城,返朝脱北者或成“背锅侠”
  • 郑镛洙 金相镇 金多荣 记者,金浦 文熙哲 记者
  • 上传 2020.07.27 09: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从首尔南山上依稀可见的开城松岳山【金相铣 记者】
从首尔南山上依稀可见的开城松岳山【金相铣 记者】

据朝中社7月26日报道,由于越境返回朝鲜的脱北者表现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症状,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宣布将国家防疫应急等级上调至最高级别。朝中社当日表示,“三年前越境逃亡到韩国的某脱北者再次非法穿越分界线,于7月19日返回朝鲜境内开城地区,并疑似感染了恶性病毒”,“经调查显示该人可能已经感染,情况十分不乐观”。根据上下文内容可以推测,报道中所指的恶性病毒是便是COVID-19病毒。报道称,金委员长已于7月24日下令全面封锁开城市,并在25日召开劳动党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宣布将国家紧急防疫级别上调至最高级别。

对此,韩国联合参谋部当日召开记者发布会表示,“关于朝鲜报道的情况,军方已锁定部分人员,正在和有关部门密切合作了解有关情况”,相当于默认朝鲜公布的消息,承认有脱北者越境返朝。据了解,韩国当局锁定2017年越境来韩的脱北者,发现居住在金浦市的金某(24岁)失去行踪,正在对其活动轨迹进行调查。

朝鲜一直声称境内无新冠病毒疫情,号称“零确诊国家”。这是朝鲜第一次公开发布金正恩委员长以出现疑似感染患者为由对某一城市整体下达封锁令的消息。

有看法认为,朝鲜把越境返朝的脱北者视为疑似感染者,很可能是刻意将COVID-19疫情扩散的责任转嫁给韩国。如果朝鲜宣布该脱北者确诊感染了COVID-19病毒,他将成为朝鲜公开宣布的第一例COVID-19确诊患者,韩国将被视为COVID-19病毒在朝鲜境内扩散的源头。峨山政策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车斗贤表示,“朝鲜不可能公开宣布朝中之间的走私贸易是导致COVID-19疫情扩散的原因”,“因此必定会拿这名脱北者大做文章,在以后朝鲜境内暴发疫情时,把责任推给韩国”。车研究委员表示,“未来朝鲜要求韩国提供大规模防疫援助时,也可以说是脱北者从韩国把病毒带到了朝鲜,名正言顺地向韩国提要求”。

朝鲜把“脱北者”定义为传播病毒的元凶,还相当于向境内居民发布了“思想戒严令”。朝鲜上个月把参与散发反朝宣传单的脱北者斥为“垃圾”,并对朝鲜居民进行严格管制,称脱北者会把病毒沾在塑料瓶上顺水漂流至朝鲜。这次朝鲜更是借机宣传逃亡到韩国只会带回一身病毒,要求朝鲜居民不要再想着往南边逃亡,与脱北者断绝联系。

韩国政府正在调查的脱北者金某来自朝鲜开城。

韩警方提前得知脱北者准备越境返朝的消息却未阻止

他曾通过脱北者金真雅(音)的YouTube频道表达自己决心离开朝鲜的原因。在6月23日发布的视频中,他表示“开城工业园区关停后,生活变得日益困难,使我决定来到韩国”,“(工业园区关停后)我曾经靠淘金和挖药材为生,结果都不怎么好”,“工业园区关停后,一切都停止运行,在园区工作的姑母以前经常帮助我们,现在也因为生活不好回到了乡下”,“(绝望中)我登上白马山(位于开城市海平里),自暴自弃地过了三天,最后我看到金浦方向,虽然那不是我第一次看向金浦,但那里傍晚明亮的灯火吸引了我”,“于是我抱着死也要去看看的想法决心逃离”。从小就双耳失聪的他还说,“很感谢在韩国接受的手术治疗”。

金真雅说,“金某不久前对我说自己无辜被牵连到一起性侵案件,我给他介绍了自己认识的朋友和教授”,“可能他不想被戴上电子脚环,而且思念家人,才会选择越境返回朝鲜吧”。据金浦警察署介绍,确实曾对辖区内涉嫌性侵的一个20多岁脱北者签发逮捕令。

金真雅表示,7月18日清晨收到金某发来的“只要我活着,不管到哪里,都会报答你”信息后当天就向金浦警察署报案指出“金某可能要逃”,但警察没有理会。对此警方表示,“一个20多岁的脱北者涉嫌性侵并威胁受害女子,后来接到谍报称这名脱北者可能会越境返回朝鲜,我们已立即采取措施禁止其离境”,“但此后一直联系不上嫌疑人,警方正在调查其所在地点”。这意味着,当局在提前接到谍报后,仍未能阻止脱北者越境返朝,这一消息预计将引发较大争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