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秘书报案消息是否被透露给了朴元淳?
상태바
女秘书报案消息是否被透露给了朴元淳?
  • 李佳颖 记者
  • 上传 2020.07.14 20:4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7月13日下午在首尔市恩平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的教育馆中举行的“首尔市长利用职务权威性骚扰事件记者会”中金在莲律师正在向记者展示朴元淳市长向受害人发送过的加入深夜密聊聊天室的邀请短信。【张振荣(音) 记者】
图为7月13日下午在首尔市恩平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的教育馆中举行的“首尔市长利用职务权威性骚扰事件记者会”中金在莲律师正在向记者展示朴元淳市长向受害人发送过的加入深夜密聊聊天室的邀请短信。【张振荣(音) 记者】

虽然首尔市长朴元淳做出了极端选择,但预计关于性骚扰事件的调查还将继续开展。因为指控朴市长性骚扰的前秘书A某的代理律师表示,受害人已经提出新的指控。

“接到报案后有人立刻将指控消息透露给朴市长”,泄露公务机密罪?

 7月13日,A某方面的金在莲律师表示,A某在7月8日下午4点30分向首尔地方警察厅提交控状,指控朴市长利用通信软件发送淫秽信息、利用职务权威对自己进行性骚扰,涉嫌违反性暴力特例法和刑法规定的强行性侵罪。受害人9日凌晨2点30分刚刚接受完第一次问询,当日下午就有新闻报道朴市长失踪的消息。对于这一情况,韩国性暴力咨询中心所长李美京主张,“受害人报案后,相关调查情况立刻就被通报给了朴市长”。

如果调查机关的相关人员有意向外部泄露朴市长被指控的情况,可以对其进行处罚吗?法律界一致认为,这种做法可以视为泄露公务机密罪。根据规定,公务员如果对外泄露自己或他人职务中不能对外泄露的情况,可做出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5年以下停职处分。

不过,单纯将受到指控的消息通报给朴市长,可能不构成犯罪。因为调查机关可以通过正式渠道将指控信息通知给被指控人。不过,如果是通过非正式渠道获知被指控的消息,被指控人很可能会通过收买受害人身边的人们,销毁相关证据,这种情况下就存在违法的嫌疑。一位现任检察官说,“外部力量或势力的介入很容易对调查过程造成阻碍,因此泄露调查公务机密可以构成重大问题”。

“曾向市政府内部人员求助但没有回应”,是否属于纵容罪?

李所长还表示,“A某曾向首尔市政府内部求助,但得到的回应都是“市长不是那样的人”,劝她把事情当成市长的一次失误,认为她所遭遇的事情不足为道,导致受害者无处伸张受害情况”。

YouTube频道“横竖研究所”在7月10日以“纵容强行猥亵”的嫌疑对首尔市副市长和政务副市长等人提出指控,认为他们在得知朴市长的不恰当行为后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将A某调往其他部门。
 
不过,专家们普遍认为, 他们所指控的“纵容强行猥亵罪”很难成立。一位检察官出身的律师说,“如果说首尔市政府内部处理性侵事件的高层审议委员会在得知A某受害的情况后没有采取行动,可以视为帮助强制猥亵,但对于市政府的一般工作人员,这一罪名难以成立”。除了在酒驾案件中,与醉酒驾车者同乘一车的同乘人会以“纵容罪”受到处罚之外,在其他案件中,几乎没有人会因为没有采取人们期待其可以采取的措施而受到惩罚。

“二次伤害带来的痛苦”是否可适用诽谤罪?

A某方面的金律师表示,“针对一些人通过网络和线下渠道对受害者进行二次伤害的行为,受害者已于当日向首尔地方警察厅提出指控”,“网络上流传的诉状并非我方的真实诉状”,“我方已向警方提交控状,要求对散播相关内容的人进行调查惩罚”。

这些人很可能会因为涉嫌诽谤受到惩罚。专家表示,通过网络留言或SNS散播谣言只是不容易找到行为人而已,一旦找到特定行为人,完全可以对其进行惩罚。

法律规定,在网络上诋毁他人名誉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0万韩元以下罚金;在网络上散播虚假谣言可处7年以下有期徒刑或5000万韩元以下罚金。去年散播知名节目制作人和演员婚外恋谣言的广播编剧们就曾因为诋毁他人名誉被处以300万韩元罚金。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