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珉奭专栏】对韩强攻成败笔,金与正未来命运解读
상태바
【金珉奭专栏】对韩强攻成败笔,金与正未来命运解读
  • 金珉奭 军事安全研究所高级委员
  • 上传 2020.07.08 11: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复盘韩半岛6月乱局

朝鲜上个月令人应接不暇的对韩强硬攻势彻底宣告失败,令人不禁对朝鲜的决策系统和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的能力产生怀疑。金与正副部长针对文在寅政府的强硬攻势虽然在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介入下暂时降温,却也给朝鲜内部留下了巨大伤痕。有分析认为,金与正和金正恩先后公布对韩军事行动计划和出面宣布“暂停”计划,是两人分别扮演“白脸”和“红脸”的一种战略。但这一做法给朝鲜造成的损失更甚,朝鲜内部似乎也已对此提出了质疑。另外,朝鲜史上首次举行的视频会议中并没有公开金委员长的视频,令人再次开始关注其健康问题。

金与正被传与朝鲜军方矛盾
引爆联络事务所,朝鲜信誉扫地
美紧急派航母驻守,给中国增加压力
特朗普连任遇阻时将重启会谈

金与正的施压或已给朝鲜军方造成压力

【中央图片库】
【中央图片库】

从6月4日开始金与正不断对韩作出强硬攻势,后来金正恩又突然宣布暂停对韩军事措施,这一切都令人惊讶不已。金与正在6月4日的谈话中表示,“如果继续放任(散发反朝宣传单的行为),南朝鲜当局很快就会面临最坏的局面”,对韩国做出强烈警告,并提到废弃金刚山旅游、拆除开城工业园区、关闭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撕毁军事协议等措施。6月9日,朝鲜通过朝中社表示,“叛徒和垃圾应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并就此切断韩朝之间的通信线路。金与正的表现如同一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愤怒调节障碍病人。

金与正的强硬态度还影响到朝鲜的军事行动。6月13日,金与正发表谈话称,“很快就会采取下一步行动”,“(针对南朝鲜的)对敌行动将由总参谋部负责开展”,下令朝鲜军方采取相关行动。一直以来,调动朝鲜军方的权力都掌握在金委员长一个人手中,因此金副部长此次直接向军方下命令,侧面证实她已经是朝鲜的第二把手。然而,朝鲜军方却做出了不同表态。6月16日,朝鲜总参谋部发表谈话称,“将申请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批准军方的军事行动计划”,不动声色地搬出中央军事委员会,而没有立刻执行金副部长的指示,悄然放缓了节奏。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金副部长的施压给朝鲜军方造成了很大负担。

朝中社17日对前一日下午2点50分左右爆破开城工业园内的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进行了报道。图为建筑物内升起的浓烟。【图片来源:朝中社官网截图】
朝中社17日对前一日下午2点50分左右爆破开城工业园内的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进行了报道。图为建筑物内升起的浓烟。【图片来源:朝中社官网截图】

然而,在总参谋部发表谈话后不到半天,朝鲜就在6月16日下午引爆了共同联络事务所。金与正没有理会总参谋部的步调,并于17日再次发表尖锐评论,在引爆共同联络事务所第二天发表的第三次谈话中表示,“(对文在寅总统)厚颜无耻的演讲内容感到恶心”。接着在6月20日,朝鲜公开了印有文总统照片的反韩传单和上面落满烟头的照片,宣布准备向韩国散发1200万张传单。随后朝鲜开始向非军事区(DMZ)空置的哨所派兵,并复装了10多台扩声器。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韩朝之间的关系已经极度紧张,朝军可能也对此进退两难。因此,朝军领导人可能将相关情况报告给金正恩,随后金委员长亲自出面平息僵局,迅速宣布暂缓对韩军事行动。这对金与正来说,几乎相当于一场羞辱。据报道,朝鲜在以视频会议举行的中央军事委员会“预备会议”这样一个前所未闻的会议上作出这一决定。对于朝鲜而言,无论“中央军事委员会预备会议”,还是“视频会议”,都是从未在朝鲜出现过的会议形式。这意味着,当时朝鲜的情况已经紧急到无法通过召开正常会议来解决。韩国军事问题研究所安全战略室长金烈洙(音)表示,“在这一过程中,金与正和朝鲜军方之间似乎爆发了矛盾”。他表示,“金副部长可能因为越轨的行为,失去了立足之地”,“即将举行的朝鲜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七届第五次会议令人期待”。如果在这次会议上,金与正被任命为“将军”,说明其已经坐稳朝鲜第二把交椅,否则她可能需要为当前的事态负责,并被排挤。 

金与正的五步“臭棋”
 
金委员长紧急叫停金与正的对韩强硬攻势,是因为这样做对朝鲜得不偿失。引爆共同联络事务所是金副部长的第一步臭棋。引爆联络事务所似乎是金委员长和金副部长共同作出的决定,对于他们而言,此举可以对文总统造成巨大打击,令他们感到非常解气。但看到相关视频的韩国国民和国际社会却从中感到了金正恩政权的野蛮行径,令朝鲜信誉扫地。其次,金副部长的刻薄言论也在韩国引起了文在寅支持者的强烈反感,青瓦台也对此明显表示不悦。6月17日,青瓦台指责金副部长“出言不逊”、“行动愚蠢”,估计这一结果令朝鲜颇为意外。

第三,朝鲜的军事措施也是一步臭棋。朝军重新向非军事区空置哨所派驻武装兵力,并重启在西海的军事训练,撕毁了9·19韩朝军事协议。此举导致韩国军方也不得不做出应对,重新加强警哨 ,并部署无人机到前方侦查。第四,朝鲜重新开始散发反韩宣传单,重启对韩国广播喊话,令韩国政府不再有理由阻止韩国境内的脱北者组织散发反朝传单。朝鲜复装前线扩声器,一但朝鲜开始向韩国进行广播喊话,韩国军方也将做出同样的回应。而韩国的扩声器功率更大,双方同时开启广播喊话,只能听到韩方扩声器播放的内容。这会导致本就对韩军心理战极为敏感的朝军变得更加脆弱。对于朝鲜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第五,朝鲜制造紧张局势把美国的航空母舰等战略资产重新吸引到韩半岛周边。最近美国国防部已把里根号、尼米兹号、罗斯福号等三艘航母部署到韩半岛等东亚海域。另外,停靠在日本佐世保基地的“美国号”强袭登陆舰(4.5万吨级)也在待命。“美国号”搭载20架F-35B垂直起降隐形战斗机,可随时针对朝鲜发起侵攻。因此,目前相当于有“3+1(三艘航母+一艘强袭登陆舰)”艘美国航母在韩半岛周围活动,与2017年朝核危机高涨时美国派四艘航母到韩半岛的情况非常类似。而这不仅仅对朝军造成了巨大压力。美国三艘航母在菲律宾、台湾、日本、韩半岛一带海域航行,对中国也构成了巨大施压。金副部长的误判可能已经惹怒中国。
 
不仅如此,美国国防部最近还在关岛部署4架被称为“死亡天鹅”的B-1B隐形战略轰炸机,并于6月21日在东北亚出动2架B-52战略轰炸机。也就是说,朝鲜的过火举动已经触动美国的逆鳞。最终,金副部长大力推进的强硬攻势以失败告终。现在朝鲜只能做出发射潜射弹道导弹(SLBM)以下级别的挑衅。因为金委员长一旦做出常规武器挑衅,或者试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进行核试验,就会失去特朗普总统的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前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回忆录令重启朝鲜无核化会谈变得更加困难。文在寅政府已经失去从中斡旋的位置。而特朗普政府在金委员长彻底举白旗投降决定进行无核化之前不会与朝鲜进行更多谈判。对朝制裁仍将持续,朝鲜经济正在走向崩溃边缘。但有一点让人颇为担心。当特朗普赢过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可能性下降时,文政府可能会重新出面斡旋朝鲜无核化谈判,提出用“宁边+核冻结”交换美国解除对朝制裁。届时特朗普为宣传自己的成就,可能会故意淡化朝鲜的威胁。但这种承认朝鲜拥核的不彻底的无核化会令韩国的安全局面岌岌可危。我们必须睁大双眼,避免出现这种不利局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