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韩国家队女运动员自杀:初三起每天被打至遍体鳞伤
상태바
【独家】韩国家队女运动员自杀:初三起每天被打至遍体鳞伤
  • 庆州·安东=金顶析(音)·白庆书(音)·金允浩(音) 记者
  • 上传 2020.07.07 20: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已故的韩国铁人三项国家队女子运动员崔淑贤。【照片来自崔淑贤遗属】
图为已故的韩国铁人三项国家队女子运动员崔淑贤。【照片来自崔淑贤遗属】

庆州市下属的铁人三项国家运动员崔淑贤(音)因遭受教练、队医和前辈运动员的暴力和虐待而选择自杀,而据人们的证言显示,其从初中开始就饱受暴力虐待折磨。也就是说,崔淑贤“地狱”般的运动生涯比人们所知道的时间更早开始。

宿管“我能做的只是倾听她诉苦”
同队队员称“我们是铁人三项界唯一受体罚的队”

崔淑贤在韩国庆尚北道漆谷郡上小学和初中,当时她作为一名游泳运动员曾多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并因此倍受关注,后来崔淑贤转学到位于庆北庆山市的庆北体育中学。此后,她就开始涉足游泳、自行车、跑步三位一体的铁人三项运动,就在这个时期与涉事教练和队医相识。
 
崔淑贤的朋友A某作证说,从这个时期崔选手就开始受到教练和队医的暴力虐待。A某说,“我听催选手说,他们从初中开始就对催选手施暴和虐待”。
 
这与崔淑贤父亲的叙述也完全吻合。崔淑贤父亲说,“从她初中3年级开始队医就一直在,(除了至今已经公开的嫌疑以外)过去还有更多暴力行为”。
 
从初中开始的暴力和虐待在崔淑贤升入庆北体育高中后开始的住校生活中也一直没有停止。据悉,由于愈加严重的暴力行为,崔选手全身都会带着很明显的淤青回到宿舍。
  
当时的宿舍管理员B某表示,“我算是学生宿舍的妈妈。我会替妈妈们早上在他们出去训练的时候跟他们道别,下课以后就看看他们神色怎么样,训练怎么样等。虽然淑贤是个懂得微笑的孩子,但她的表情总是有点阴沉”。她还表示,“一到晚上,她就来找我说她睡不着。但我能做的也只有听她诉苦,所以我感到很内疚”。
 
B某还说,“淑贤是个非常诚实的孩子。早晨5-6点就在宿舍爬起来,到外面开始运动。她比任何人都努力。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很心痛”。

崔淑贤于6月26日在釜山市铁人三项职业运动员宿舍用短信给家人留下“替我揭发那些人的罪行”的遗嘱,被发现时已经死亡。崔淑贤毕业于庆尚北道庆山市庆北体育高中,2017年和2019年曾在庆尚北道庆州市厅运动部活动,今年年初调到釜山市厅运动队。

崔淑贤的遗属和熟人说,“崔淑贤隶属于庆州市厅代表队的时候,长期遭到教练和队医还有一些前辈的暴力和辱骂等虐待”,还拿出了崔淑贤收集的录音记录。因为崔淑贤“胖了”而在凌晨被逼着吃面包,边吃边呕,吃下了20万韩元(人民币约1170元)的面包。还有一天因为她“偷吃1个桃子”而被扇了20多个耳光,并被踢到胸部和腹部。

有证言显示,其他选手也受到了这些暴力和虐待。同一教练带过的运动员C某表示,“我也挨了很多次打。虽然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人,但就算有原因,也不应该打人”,“在铁三界,我们是唯一挨过打的队”。她还表示,“去比赛现场时,我们为了装作气氛和谐,经常勉强做出笑容。其他的队都以为我们队气氛很好,但那都是装的”。

庆州市厅铁三运动队中同样受到虐待的几位受害者于6日上午在国会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出席记者招待会的受害者都是亲眼目睹过崔淑贤遭受虐待或本身遭受过辱骂和暴力的人。

据悉,涉事教练2日在庆州市体育协会人事委员会上表示,“我并没有施暴,反而阻止了队医的暴力行为”,队医当天甚至没有出现在人事委员会现场。 庆州市在计划对该教练给予停职处分的同时起诉队医和部分选手。 此外,庆州市还考虑解散铁人三项代表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