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租房生活”?韩三四十岁群体买房梦碎
상태바
“一辈子租房生活”?韩三四十岁群体买房梦碎
  • 朴海利(音) 记者
  • 上传 2020.06.23 16:0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政府出台的6·17房产新政带来的冲击已引发人们的大量质疑,尤其是韩国三四十岁群体开始对这次颁布的房产新政表示不满。其中首都圈三四十岁群体的反应最为激烈。

6·17房产新政将首都圈大部分地区列为限购限贷地区,将最高可申请的住房抵押贷款(LTV,loan to value ratio)下调至40%-50%,导致手中没有2~3亿(约合人民币117~175万元)现金的刚需者很难在首都圈贷款购房(5月首都圈均价5.3797亿韩元,韩国评估院),令三四十岁的刚需族普遍自嘲“看来政府根本不想让我们买房子”。6月18日发布的“RealMeter民调结果”(6月15日~17日,面向1507名18岁以上居民进行,准确率95%,误差为±2.5%)显示,民主党的支持率下降0.9个百分点至41.4%,其中很大程度受到首都圈三四十岁群体的影响。

一、    非黑即白的“绝对主义”新政 

不少人评价,政府与执政党颁布的房产新政属于非黑即白的“绝对主义”政策。新政仅考虑了拥有房产的房主和租房生活的租客,却没有考虑想要买房的无房人士。现任政府上台后,迄今先后发布21条高压房产政策,不断面向房主征收更高的房产税(含财产税和综合房地产税),保护租房人,而对于“想要成为房主的租房人”,政府为防止房价上升而制定的贷款限制措施反而压缩了他们的购买力,使他们更加无力购房。

因此,这部分人群普遍对政府的政策感到不满。6月19日,青瓦台国民请愿留言板出现一条备受关注的请愿信息,上面写道“我究竟是普通平民,还是投机客”?请愿者A某表示,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有个2岁的孩子,还没有买房,最近抽中了仁川西区住宅小区的认购资格。该地区原本不属于限购地区,房贷比例最高可达70%,因此A某准备在这里购买一套住宅。然而,6·17新政发布后,此处被划为投资过热地区,房贷比例被限制在40%以下,导致A某无力凑出首付。A某说,“想生活在首尔的好地段却因为没钱而只能考虑外围,现在连贷款都不行了”,“出台这个政策难道是为了让我们这些辛苦赚钱的上班族一辈子租房过日子吗”?

还有人在网络论坛上发表比A某更加犀利的评论。前任青瓦台政策室长金秀显曾表示,“一个地方拥有房产的人多了,就会变得保守”。有网友引用他在著书《不动产时代已终结》中写过的话自嘲“政府就是想告诉我们,鲤鱼就该住在河沟里,不要总想着跳龙门”。

二、双标给人带来的失望

有看法认为,三四十岁群体的被剥夺感很大程度上源自执政党人士的“双标”发言。民主党在第21届国会选举前表示,拥有2套以上住房的人将被剔除出党内提名名单。民主党宣布,“参选议员的所有候选人必须承诺不把房产视为财产增值手段,处理掉除自住房之外的其他房产”(时任民主党党魁李仁荣),并在接受党内提名申请时要求申请人签署承诺出售多余房产的“承诺书”。

但在国会选举结束之后,人们发现民主党四分之一的当选议员都拥有多套房产,其中还有10位议员拥有三套以上住宅(含开放民主党1名议员),是统合党的2倍。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发言人许允贞6月4日召开记者会表示,“我们相信各位议员都会自觉遵守党制定的规章标准,如果存在违反标准的情况,将通过党内讨论处理”,“但并没有法律规定,国会议员只能拥有一套房产”。然而此后民主党却一直没有采取后续措施。目前在首尔各区的25位区长中,有24名都是民主党人士,其中四分之一拥有多套住宅。

三、未来的“高压限购限贷”令刚需族担忧不已

进一步强化限贷的可能性令首都圈以三四十岁群体为主的刚需一族倍感不安。青瓦台政策室长金尚祖6月21日表示,“政府的政策调控手段还未耗尽”,暗示未来还会对房产市场采取进一步高压调控。执政党也表示,“将加快处理第20届国会未能处理通过的《综合不动产税法》《所得税法》《住宅法》《地税特例限制法》《民间租赁住宅法》等五项房产相关立法”(共同民主党党魁金太年),“可能会制定更加强有力的先发调控措施”(政策委员会首席副主席尹官石)。

专家们批判,政府预告即将采取的对策与三十四岁刚需一族的实际需求相距甚远。明知大学不动产研究生院的权大中重教授表示,“一直以来,政府都是凭借打压房价赢得民心,获取选票”,“政府的房产政策就是为了实现政治利益”。他表示,“过度限制房产市场的供需,会导致市场扭曲发展。政府不能只为年轻人提供单身公寓等住宅,还应该为三四十岁的刚需族提供合适的住宅供应,这样才能保障房产市场均衡发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