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朝鲜“动粗”,文在寅总统的选择依然是“忍耐”
상태바
面对朝鲜“动粗”,文在寅总统的选择依然是“忍耐”
  • 郑镛洙 权浩 尹成敏 记者
  • 上传 2020.06.18 11: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6月17日,文在寅总统邀请历届政府外交安全领域的元老齐聚青瓦台常春斋,从中午12点至下午2点共进午餐,并围绕最近急剧恶化的韩朝关系进行了对话。图为文在寅总统当日正与前统一部部长朴在圭、李钟奭、丁世铉以及总统统一外交安全特别顾问文正仁、国情院长徐熏(左起依次)对话。统一研究员院长高有焕、前任统一部长林东源、前议员朴智元也出席了午餐会。【照片来自青瓦台】
6月17日,文在寅总统邀请历届政府外交安全领域的元老齐聚青瓦台常春斋,从中午12点至下午2点共进午餐,并围绕最近急剧恶化的韩朝关系进行了对话。图为文在寅总统当日正与前统一部部长朴在圭、李钟奭、丁世铉以及总统统一外交安全特别顾问文正仁、国情院长徐熏(左起依次)对话。统一研究员院长高有焕、前任统一部长林东源、前议员朴智元也出席了午餐会。【照片来自青瓦台】

朝鲜爆破开城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之后,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6月17日再次发表谈话,直接将矛头对准文在寅总统,谴责其“令人作呕”、“卑鄙奸诈”。对此,青瓦台回应朝鲜此举“发言无礼且行为愚蠢”。不过,文总统本人在当日表示,“必须忍耐,设法走出困境”。金与正当日发表的谈话标题为“厚颜无耻的花言巧语令人作呕”,谴责文总统为纪念6·15共同宣言二十周年发表的演讲和6月15日在首席秘书官与顾问会议上发表的言论是“喝白开水说噎着了,简直一派胡言,厚颜无耻”。文总统在发言中表示,“我与金委员长面对8000万民族同胞做出的韩半岛和平承诺不容反悔”。

召见执政党元老对现状表达遗憾
金与正谴责文总统“一派胡言”
青瓦台做出强硬批判“请保持基本礼节”
韩统一部长金炼铁请辞,“为韩朝关系恶化负责”

 

朝鲜“韩方欲派特使,金与正拒绝”
朝军宣布在金刚山、开城部署兵力
相继撕毁板门店宣言和军事协议
朝军最前方部队戴起头盔并佩刺刀

文总统一心通过更加积极的行动来打开韩朝关系的突破口,但金与正却表示,“南朝鲜当局是发展朝韩关系的当事人,却一味推卸双边关系没有进展的责任,把问题归咎于外部环境”,“对上面的人察言观色,在国际社会到处乞讨,还要包装成自己不懈的努力,这些行为连狐狸看了都会脸红”,并把矛头对准韩美同盟,表示“南朝鲜把盟友放在朝韩协议之上,盲目相信盟友的力量可以给自己带来和平,由此走上了长期屈辱和厚颜无耻的背叛之路”。

面对金与正的咄咄逼人,青瓦台做出强烈反驳。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官尹道汉在当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文在寅总统15日在《6.15共同宣言》的纪念致辞指明了朝韩两国通过合作与沟通共同面对并解决相关问题的大方向,并强调不能让共同度过战争危机的朝韩关系再次退步”,“从金与正第一副部长的谈话内容来看,朝鲜方面完全没有理解到文总统的良苦用心,且用无礼言辞诋毁韩国,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这一行为破坏了朝韩领导人之间的信任,我们明确警告朝方,韩国不会容忍朝方不辨是非的言辞”。

韩国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秘书长金有根在前一天朝鲜爆破共同联络事务所后曾表示“对朝方提出严正警告,我方将采取强硬措施应对”,而尹道汉秘书官的这一表态比明显更为强硬。尤其是,青瓦台在表态中使用了“愚蠢”、“不合常理”等非常直接的措辞,说明青瓦台认为金与正针对文总统的讥讽已经越过底线。金与正在谈话中自认发动嘴炮,使用“自作聪明”、“拒绝接受派遣特使”等措辞,对文总统进行嘲弄,而韩方最终采取严厉措辞作为回敬。

当日上午金与正发表谈话后,青瓦台由郑义溶室长主持召开了NSC常任委员会视频会议。一般来说,NSC会议的精神不会违背文总统的意思,也不会先于文总统作出反应。因此,当日青瓦台做出的回应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文总统的愤怒情绪。统一部(“朝方应为此承担应负的责任”)和国防部(“一旦付诸军事行动,朝方必将为此付出应有代价”)也对朝鲜作出了强力批判。

金与正批文在寅:自作聪明……卑劣程度足以令狐狸脸红

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的对韩言论的变化轨迹

2018年2月10日 以特使身份访问青瓦台时
 “希望您在方便的时候访问朝鲜” 转达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邀请 


2018年2月11日 任钟晳秘书室长主持的晚宴上
 “我本来就不怎么会说话,能突然来到这里真的是没有想到” 


2020年3月3日谈话谴责青瓦台对朝鲜火箭炮的担忧
 “俗话说,狗急跳墙,害怕的狗叫声更大” 


2020年6月4日谈话谴责散播反朝宣传单的行为 
“走狗便是走狗,只会趴在脚下狂吠不止” 


6月13日谈话对韩国进行威胁
 “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很快就会被夷为平地” 


6月17日谴责文在寅总统的谈话
“就像喝了凉水却说噎着,只会一派胡言,厚颜无耻”
“每次发表演讲,都会说出那些刺耳的空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我今天再次发动嘴炮,是因为对方这种德行,我实在不忍一个人欣赏,希望和人民一起分享”

然而,据朴智元前议员介绍,文总统当日在与外交安全专家和元老举行午餐座谈会时仅表示“对当前情况感到遗憾”,认为“我们必须忍耐,通过与朝鲜和美国对话,设法走出困境”。

朝鲜当日上午先后发表金与正谈话、统一战线部长张金铁谈话、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言人谈话、朝中社评论和报道等,通过多种形式表明态度。金与正谈话的矛头指向文总统,张金铁则把矛头对准韩国政府,表示“我们完全不打算和南韩当局坐下来谈话”。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当日宣布,恢复金刚山旅游区、开城工业地区的军队部署,重新派兵驻扎已经撤除的非军事区(DMZ)警戒哨所(GP),重新在边境地区展开各种军事训练。此举无异于撕毁9·19韩朝军事协议。

多位消息人士透露,韩国陆军监视设备捕捉到的图像显示,当日前方非军事区内朝军民警哨所(GP)部队的全体队员都带上铁质头盔(防弹帽)、并为步枪装上了刺刀。朝军GP部队平时只带普通军帽,只在执勤时换上铁质防弹头盔。
 
曾在朝军前方部队供职的脱北者表示,“在朝鲜的时候了解到,只有在准备战争时才会枪刀齐备”。韩国政府消息人士介绍称,“人民军总参谋部当日宣布把所有前线的警戒提升至一级战斗警戒级别,相关变化可能与这一举措有关”。

朝中社在评论中威胁,“不会说话就要付出代价,可能很快就会想起把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的说法”。朝中社报道称,“6月15日南韩当局更是恳请派特使前来,上演了一出拙劣的闹剧”。报道中称,朝鲜已拒绝韩国希望早日派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和国家情报院长徐熏以特使身份来朝拜访金正恩国务委员长的请求。

对于朝鲜单方面公开韩国提议派特使赴朝的情况,青瓦台也表达了强烈不满。
 
尹道汉首席秘书官表示,“朝方还单方面公开我方为打开局面而通过非公开渠道提议向朝鲜派遣特使的情况”,“这是前所未有缺少常识的行为,还故意扭曲我方提议派遣特使的初衷,令人深感遗憾”。
 
尹首席秘书官还表示,“最近朝鲜的一系列言行不仅对自己毫无益处,还必须为由此造成的所有后果负责”,“特别是,我们希望朝方未来能够保持基本的礼节”。
 
韩国统一部长金炼铁当日表示,“将为韩朝关系恶化的一切责任负责,辞去职务”。也就是说,在金与正发表谈话谴责韩方散播反朝宣传单的问题,指责“南韩当局有责任阻止境内散播反朝宣传单的行为”,“(文总统的演讲)明显逃避责任,一味辩解”之后,金部长将主动引咎辞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