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5·18光州民主化运动40周年,文在寅强调查明历史真相
상태바
韩5·18光州民主化运动40周年,文在寅强调查明历史真相
  • 韩英惠 记者
  • 上传 2020.05.18 09: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5月1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必须追究“5·18光州民主化运动”时下令开火之人的最终责任,并查明系统扭曲这段历史的背后真相。
 
当日上午8点播出的光州MBC电视台“5·18光州民主化运动40周年特别策划节目”《文在寅总统的五一八》中,文总统接受了采访。当被问到“在关于5·18的诸多问题中政府将最优先解决什么问题”时,文总统给出了以上回答。

他表示,“我们仍不知道当时是谁下令开火,也不知道开火的法律责任由谁来承担”,“我们必须找到那些可能被集体屠杀并悄悄埋葬了的人,查明当时为什么会发生直升机开火射击的情况,找出后来隐瞒并系统扭曲这段历史的一系列工作的背后真相”。

他接着表示,“查明真相并不是为了揪出责任人,追求其法律责任,而是为了在真相的基础上,实现真正的和解,找到真正的国民统合之路”,“政府对真相调查委员会这次的调查抱有很大期待,将积极给予支持”。

“如果推动修宪,应把5·18精神写入宪法序言”

文总统表示,未来如果推动修改宪法,应当把“5·18民主化运动”和“六月抗争”的精神写入宪法序言。他表示,“虽然还未获得国会通过,但在我发起的修宪案序言中,写入了继承5·18民主化运动精神的内容”,“4·19革命之后,韩国仍长时间经历了更为严重的军事独裁统治,仅依靠4·19运动的精神,不足以谈论民主化运动精神的沿袭”,

文总统表示,“从时间顺序来看,先有釜马民主抗争、再有5·18民主化运动,接着通过六月抗争扩散到全国,后来人们通过烛光革命,弥补了革命未尽的部分,这才有了今天的韩国政府”,“把烛光革命写入宪法,可能还为时太早。但我们必须把5·18民主化运动和六月抗争的精神写入宪法,不辱没国民的民主化运动历史”。

他表示,“在讨论修宪的问题时,应当将这一精神写入宪法序言”。对于烛光革命,文总统说,“由于事件发生在不久前,现在还不宜写入宪法序言,以免引起政治上的诸多争议”。

“对诋毁5·18纪念活动的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感到愤怒”

文总统表示,“当时的大学生们大规模参加游行集会,给了政府投入部队镇压的借口,最后却在关键时候退却,只留光州市民孤立无援地抵抗戒严的军队”,“身在光州以外的民主化运动参与者普遍对光州怀有深深的愧疚感”

对于当选总统后立刻出席2017年5·18纪念仪式的情况,文总统表示“李明博政府和朴槿惠政府时期,总统一概不出席任何官方举行的5·18纪念仪式,也不提倡在纪念活动上合唱《献给你的进行曲》。导致广大遗属只能单独举行纪念活动,贬低5·18纪念活动的意义,令人深感愤怒”。他表示,“做在野党代表的时候,我也曾受到邀请参加官方举行的纪念活动,当时听到光州地方报勋厅长对事件经过的报告和国务总理发表的纪念致辞,发现他们根本毫无诚意,没有真正尊重5·18民主化运动的精神。看到遗属们不得不单独举行额外的纪念活动,我感到无比羞愧”。

文总统接着说,“所以当时纪念仪式结束后,我们一行人单独去墓地,在那里合唱了《献给你的进行曲》。当时我就下定决心,如果我做了总统,一定要把纪念5·18民主化运动的活动上升为大韩民国国家层面的活动,而不只是局限在光州地区。另外,作为总统,即便不能保证每年参加,至少也会两年出席一次活动,并允许人们在纪念仪式上合唱《献给你的进行曲》,把纪念仪式办得更像样子一些”,“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实践自己的决心和承诺”。
 
“谈到5·18,首先想到卢武铉律师”

文总统还表示,“谈到5·18,首先想到的是卢武铉前总统,想到当时还是律师的他”,“在发生六月抗争的1987年5月,卢武铉律师和我主导在釜山天主教中心举行了5·18光州录像观览会”。

文总统表示,“上世纪80年代以后,釜山地区掀起的民主化运动主要是为了宣传光州。人们对光州的了解越多,就越理解当时光州孤立无援的处境,对自己未能参与其中的袖手旁观产生愧疚和负罪感,这种感情也演变成后期民主化运动的一个原动力”。
 
文总统表示,“当我们像放电影一样整天放映光州影像记录的时候,釜山的市民们经常排着队等待观看影像。就是在那时,很多人得知了光州发生的真实事情”,“和我一起主导这一活动的卢武铉律师,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光州抗争,但他对于扩大光州的影响功不可没”。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