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文炯旭罪行动机不为牟利仅为“性需求”
상태바
N号房文炯旭罪行动机不为牟利仅为“性需求”
  • 安东=金正硕 记者
  • 上传 2020.05.15 14: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因涉嫌最先在telegram上开设N号房并诱引未成年女性制作、传播性剥削视频而被捕的“godgod”文炯旭(音)。【照片来源:庆北警察厅】
图为因涉嫌最先在telegram上开设N号房并诱引未成年女性制作、传播性剥削视频而被捕的“godgod”文炯旭(音)。【照片来源:庆北警察厅】

经调查,最早通过Telegram聊天软件开设“N号房”聊天群制作并散播未成年人性剥削视频的犯罪嫌疑人“Godgod”文炯旭(音,24岁)并未从犯罪行为中谋取任何经济利益,犯罪动机与通过经营Telegram“博士聊天群”牟取巨额经济利益的“博士”赵主彬(25岁)完全不同。

韩国庆北地方警察厅5月14日上午在庆北安东市庆北警察厅就“Godgod”文炯旭一案的调查进展召开通气会。文某涉嫌在2018年9月至今年1月之间制作并散播未成年人性剥削影像(违反《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等法律)。

庆北警察厅从去年7月开始盯上文某某,4月9日对其进行传唤调查时,文炯旭主动承认自己就是“Godgod”,于是警察厅对其进行了紧急逮捕。文炯旭比此前被逮捕起诉的赵主彬更早通过建立Telegram聊天群散播性剥削影像。在此之前,与赵主彬制作散播性剥削影像有关的400多名涉案人员均已被逮捕归案,“Godgod”却始终没有出现。 

据警方介绍,文炯旭一般通过社交网络(SNS)查找公开自己裸露照片的儿童或青少年,以“你被举报了,我可以帮你”为借口,盗取受害人的账号、密码等个人信息,开始对受害人加以威胁,一开始只要求受害人发送裸露身体的照片,此后变本加厉,开始制作受害人的性剥削视频,在网上散播。
 
除了人们所知道的1号-8号群,文炯旭还建立了“垃圾群”等一共12个聊天群,向进群用户收取文化商品券作为加群费,然后向群成员分享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警方表示,文炯旭制作并散播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一共有3000多个。

不过,据警方介绍,文炯旭并没有像赵主彬一样根据性剥削影像的刺激程度分级收取加群费,只在1号房收取过价值1万韩元的文化商品券作为入群费,总收益只有90万韩元,此后便不再收取任何费用。而且,文炯旭把收取的文化商品券都分发给了受害者,用来收买安抚受害者,防止受害者报案,本人并未从中牟利。警方认为,文炯旭犯罪的动机可能出自纯粹的“性需求”。

文炯旭相信自己不会被警察发现,因此在5月9日受到警察的传唤调查后,他主动前往庆北警察厅配合调查。没想到,一部2017年被他丢弃的手机成了摧毁他心理防线的决定性证据。
 
庆北警察厅网络安全课的徐东贤科长表示,“文炯旭在2017年丢弃的一部废手机是迫使文某某坦白的决定性证据”。据称,这部手机并未被用来制作性剥削影像。虽然警方仍在调查相关案件,目前还无法透露更多信息,但根据分析,文炯旭可能使用过这部手机与其他共犯联系或者向共犯下达指令。

文炯旭一开始强烈否认自己就是“Godgod”,但在警察拿出决定性证据后,他开始坦白罪行,配合警方调查。他表示,自己从2015年7月开始进行相关犯罪行为。经调查,文某某在2017年读大学期间曾以社会服务要员的身份在某保育机构工作。目前警方正调查其是否在当时也犯下过类似罪行。

警方目前了解到的受害者共10人,全部都是未成年人,目前正与女性家族部、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等部门合作,删除相关性剥削影像、阻断相关内容在网络上的传播渠道,并与心理治疗等保护性机构合作,对受害者提供保护。文炯旭在接受调查时坦白“共有50名受害者”,警方正在设法寻找其他受害人。

警方查到文炯旭的四名共犯,已经将其中三人抓捕归案。这些人年龄均为20-30多岁,涉嫌按照文炯旭的指令进行性侵犯罪、制作未成年人性剥削影像或对受害人进行威胁。此外,警方还查到160名涉嫌散播或持有性剥削影像的人,并对其中三人进行逮捕。警方认为,除了已经逮捕的嫌犯,可能有更多共犯参与犯案,正在进行深入调查。

庆北警察厅第一分部长金熙重(音)表示,“希望曾经受到犯罪行为伤害的受害人不要为身份曝光的问题担心,积极向警方报案,接受警察等机关的帮助”。

另外,警察计划5月18日将文炯旭移交给检方立案。预计在移交之前,文某某将摘下口罩,向媒体曝光其长相。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