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江道或成朝鲜版“武汉”?确诊病例仍为“零”
상태바
慈江道或成朝鲜版“武汉”?确诊病例仍为“零”
  • 郑大镇 亚洲大学研究教授
  • 上传 2020.04.01 16: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月22日朝鲜《劳动新闻》首次提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最近正在中国广泛传播,造成了严重危害”。两个月过去了,现在的朝鲜仍是零确诊国家。

不过,被朝鲜称为“医学监视对象”的隔离人员累计已经超过9000人。根据朝鲜的报道,朝鲜把境内外国人和有过境外出差经历的人员列为一类危险人员,与其有过接触的人员列为二类危险人员,其中包括380余名外国人和9550余名本国人。

据《劳动新闻》报道,在朝鲜的隔离人员中,除3名外国人之外,其余外国人已全部解除隔离,江原道和平安南北道也有5730多名本国人解除隔离。目前境内仍在隔离的人员共计3823人,如果其中无人确诊,朝鲜将确定没有任何确诊病例。不过,从隔离人员分布的地区来看,情况令人费解。

除3名外国隔离人员之外,朝鲜仍在隔离的本国居民共计3820人,其中慈江道2630人,平安北道920人,平安南道200人,江原道70人,位于朝中边境的两江道和咸镜道反而无人隔离。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与两江道和咸镜道接壤的中国吉林省和延边自治州确诊COVID-19的人数明显较少。截至3月10日,中国境内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8万,但吉林省的确诊人数只有93人,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更是在3月9日解除了对多功能商业设施的封锁令。此外,与朝鲜接壤的辽宁省和黑龙江省地区确诊人数也分别不超过200人和500人。如果朝鲜确实在疫情爆发初期就严格实施了封锁边境的措施,那么应该能够防止感染在境内扩散。
 
问题在于慈江道。目前当地共有2630余名隔离人员,而且这里并未传出解除隔离的消息。这意味着,朝鲜当局可能认为这里的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观察。那么,这里又是如何管理在家中或相关机构隔离的数千名人员的呢?

在机构中隔离的人员可以由朝鲜当局直接管理,但在家隔离的许多人员可能需要片区责任医生在一线进行管理。朝鲜实施地区责任医生制,因此可以推测,每个片区可能会安排责任医生在一线负责隔离者的管理工作,如果有需要,还会向居民发放卫生防疫证明进行管理。但这样做的效果可能十分有限。

据悉,由于缺少慢性医疗药品,即便在平常,朝鲜的片区责任医生也只能对患者进行简单的诊疗,很多居民不得不拖着带病的身体自行前往市场买药,或者前往区人民医院或者市、郡医院就医。在COVID-19这种新型病毒面前,片区责任医生能做的只有简单的诊断和发热测量。

因此,在隔离区域,人民班长和卫生班长可能发挥着更大作用。他们应该会每天向隔离的家庭发放最低食物供应,检查居民的隔离情况。但鉴于朝鲜的配给制度已经崩溃,市场经济日渐活跃,隔离人员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最低限度的食物供应也需要各级人民班长看情况进行分配,或者由隔离的家庭自己出钱拜托他们代为购买,如果隔离长期持续,居民们能否继续承受也很难预测。因此,估计朝鲜无法像韩国一样做到只要有轻微的症状就居家隔离,保持宅居状态。

上世纪90年代朝鲜“苦难的行军”时期,慈江道就曾凭借“江界精神”战胜经济困难,成为自力更生的标杆。朝鲜当局这次是否也寄希望于居民发挥“江界精神”克服难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