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狱中书信被批“介入选举”保守在野党或更难翻身
상태바
朴槿惠狱中书信被批“介入选举”保守在野党或更难翻身
  • 金孝成 韩英翼 记者
  • 上传 2020.03.06 15: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第21届国会议员大选倒计时42天之际,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公开“狱中书信”受到了共同民主党的强烈批判,认为其“故意介入国会议员大选”。

民主党选举对策委员会发言人诸闰景当日下午在国会举行记者会表示,“(朴前总统的亲笔信)相当于承认未来统合党就是朴前总统的政党”。

她表示,“广大国民至今仍为朴前总统的干政门事件愤怒不已”,“现在装成一个无辜的政治家,在狱中作出带有煽动性的政治行为,无异于否认了国民对其弹劾的决定”。诸闰景发言人在发布简报后对记者们表示,“选举将至,(朴前总统的)这一行为非常荒唐”。

曾任国会弹劾委员会委员的民主党议员秦泰燮在Facebook上写道,“对于前总统故意分裂国家舆论、没有丝毫责任感的行为表示批判,这届国会议员大选的结果一定会彻底终结朴前总统扭曲的政治野心,对其进行彻底审判”。

不过,民主党虽然使用激烈的措辞对朴前总统的“狱中干政”表示批判,但私下却认为朴前总统此举可能给执政党的4·15国会议员大选选情带来积极影响,至少会帮助执政党重新凝聚那些最近有所背离的中间选民,并刺激执政党的传统支持者更加团结。

2017年朴前总统被弹劾当时曾任民主党院内代表的禹相虎议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分析称,“对于保守在野党而言,此举弊大于利”。他表示,“保守政党已经打出政权审判的口号,集结各种支持势力,朴前总统发出的统合信息不会对保守派起到太大作用,反而会刺激我方阵营的支持者加强凝聚力,曾经参与弹劾的部分中间选民可能也会对她这份狱中书信感到反感”。某民主党议员表示,“中间选民很容易把这份狱中书信视为积弊复活,在人们已经逐渐淡忘崔顺实干政事件的情况下,这样做反而会刺激选民想起当时的情况”。

正义党发言人吴贤珠表示,“此前一直低调服刑的朴前总统突然高调发声,未来统合党好像一下子变回了弹劾之前的那个新国家党”,“这样做就等于打算把韩国政治扭转回弹劾以前的局面”。

民生党发言人金廷炫(音)表示,“此举意在重新引起人们的弹劾的争论,想要通过集结反文在寅势力,获得政治赦免”,“包括黄教安(统合党)代表在内的保守在野党领导人也应当出面针对朴槿惠这种垂帘听政式举动表明立场”。

朴槿惠:请大家举起太极旗支持大在野党

3月4日,朴槿惠前总统在狱中首次释放出敦促保守在野党团结的信息。图为当日在国会上,柳荣夏律师正在公开朴前总统的亲笔信内容。林贤东 记者


朴槿惠前总统3月4日发表“狱中亲笔信”,呼吁“曾经高举太极旗支持大在野党的各位团结起来”。

这是朴前总统自2017年3月31日被逮捕之后第一次正式对外发出信息。她的亲笔信内容写了4张A4纸,由其代理律师柳荣夏当日下午在国会政论馆代为宣读。

首先,朴前总统对正在经历新冠-19疫情的国民表示慰问。她表示,“我听说,国内确诊人数已经多达数千人,死亡人数也达到30多人”,“特别是听到大邱、庆北地区已经有4000多人确诊,未来这一数字还可能进一步增加,令我感到无比心痛”,“希望大家能够坚持下来”,对曾经忠实支持自己的大邱庆北地区表示慰问。她还表示,“自从2006年经历恐怖袭击之后,我所有的生命都是赚来的,因此我想把自己的余生都献给这个国家”。

接着,她对文在寅政府进行强烈批判,表示“现政府漠视朝鲜的核威胁,与友邦的关系恶化,导致国家未来风雨飘摇,即便我身在监狱,也忍不住非常担心”,“因为现任政府的无能、伪善和自视清高,很多人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这令我不禁为国家的未来感到忧虑”。

接着,她向保守阵营传递信息,表示“大在野党本应对现任政府的所作所为提出批评并予以制衡,但现在却表现得有气无力,这一情况令很多人感到悲愤不已”,“而我,因为担心自己发声会引起新的舆论分裂,也一直保持着沉默姿态”。

朴前总统接着写道,“我呼吁曾经举着太极旗支持大在野党的各位能够团结起来”,因为“我们国家的处境非常困难,即便大家的想法不同,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为了创造更好的大韩民国”,“也请大家不要分裂,在历史和国民面前表现出团结的模样。大家的爱国心可以重塑大韩民国”,“我也会和团结一心的大家站在一起”。

代为宣读亲笔信的柳律师在读完信件内容后对记者们表示,“今天(3月4日)上午会面时,朴前总统最终决定发表这些内容,信件是按照监狱的程序,通过邮局寄给我的”。关于亲笔信的形式,他表示“可能是考虑到信件内容和发表的时间,担心有人指责信件是我故意捏造,因此特地以亲笔信的形式公之于众”。

围绕朴前总统在国会议员大选倒计时42天之际发表的狱中亲笔信,政治圈的反应却非常冷淡。柳律师虽然声称,“并非故意在这个时候发表信件”,但鉴于朴前总统在2017年3月12日离开青瓦台回到三成洞自家住宅时表态“真相自会大白”(统合党议员闵庚旭代为宣读)之后从未公开发表过信息,大部分看法都认为她的这一举动“精心选择了时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