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1日 (周六)
因错误的前科记录55年间尝尽各种苦头
상태바
因错误的前科记录55年间尝尽各种苦头
  • 朴晟佑 记者
  • 上传 2009.04.08 09: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高某(79岁)在1954年发现自己“因谋划内乱罪被陆军军法会议判处1年有期徒刑”的前科记录后感到非常震惊。这对于一个在军队内培育着梦想的20多岁青年来说犹如晴天霹雳。高某在上司追究时答辩说这绝非事实,但最终他还是被带到了情报机关尝尽了苦头。之后就因为错误的前科记录使他每到升级审查时都会因此受累。

想到在军队内前途不明朗,不久之后他被编入预备军。但是本想向军队供货,但在身份调查中被卡住,成为了调查对象。高某改变职业,进入了广告业工作。为了到国外出差,他申请办护照,但遭到拒绝。不管做什么,错误的前科记录都束缚着他。妻子后来才知道高某曾有前科的事实,并因此与高某不和,情况恶化最终导致离婚。

根据高某的抗辩,确认事实关系的一些机关在发现高某的前科记录是因为当时负责的公务员的失误导致记载错误的事实后,并没有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国家机关没有引导程序,高某也不知道想要澄清错误的前科记录应该做什么。

高某于2007年向警方提出诉愿。警方发现存在表明高某在军队服役期间没有前科的以陆军总参谋长名义制作的正式文书,以及在陆军情报记录管理团签发的军队服役记录卡等上面也没有出现他有前科记录,最终抹掉了他在行政电算网上的前科记录。错误的前科记录虽然被抹掉,但含冤生活了一辈子的高某决定要求国家赔偿。高某经仔细打听后,找到了只收复印费和送达费等诉讼实际费用并代理诉讼的韩国法律救助公团。公团律师孙正贤(现为仁川支检的检察官)代理了高某的案子,今年年初他从首尔中央支检收到了支付1000万韩元抚慰金的建议和解决定。

孙检察官解释道:“虽然我也会觉得1000万韩元抚慰金与高某平生所受的损害相比有些少,但因为高某只是希望国家承认其应负的责任,所以数额不是大问题。”公团方面表示,高某因为之前所遭受的痛苦太深,所以不想接受媒体采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