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8日 (周四)
美国:肖像画的国家
상태바
美国:肖像画的国家
  • 金廷郁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09.03.24 09: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前不久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亲自来到国务部举行记者见面会。当身着蓝色正装的希拉里一出现在位于三层的办公室椭圆走道前时,现场的相机闪光灯纷纷闪烁起来。希拉里的演讲很流畅,举止优雅而干练,她就好像是世界的主角。而还有一样事物给笔者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长廊两旁悬挂着的历任国务卿的巨幅肖像画。

在此之后,为了能够旁听与朝鲜半岛问题相关的听证会,笔者找到了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会议厅。会议厅并不是长廊,但是在也这里悬挂着包括亨利·海德在内的4位历任外交外员会议长的巨幅肖像画,显得十分引人瞩目。笔者的思绪被这些肖像画所吸引,在回到办公室的路上,那些在无意间被笔者观察到的人像,又再次出现在我的记忆当中。

美国国务部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副国务卿办公室的一旁的过道里同样也悬挂着历任副国务卿的肖像画,这些画的高度几乎与人的眼睛齐平。这当中,在维新时代出任美国驻韩大使,至今仍然在贞洞美国大使馆声明显赫的菲利普·哈比特正在朝人们微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通过报纸,笔者看到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在白宫里办公室,办公室内悬挂着林肯总统的肖像画。仔细一想,笔者发现,每次有新任美国总统就职时,总统选择谁的肖像悬挂在办公室内都会成为热议的话题。悬挂肖像是美国现任总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能够享受的最大的乐趣与特权。

美国的肖像画以及人物写真画的文化似乎并不仅仅限于公共领域。笔者的办公室位于国家出版大厦。大厦的顶层13层有一处媒体人的俱乐部,在这里也悬挂有很多光彩夺目的肖像画。肖像画的主人公是那些曾经被世界各个国家知名的媒体派驻到华盛顿进行采访的记者们,这些人的画像同样被摆放在打字机以及麦克的前面。直到现在为止,在大厦的任何地方,似乎都还可以遇见到这样自然的表情。位于出版大厦的对面的酒店内部有一处午餐自助餐厅,这里的食物出人意料的既便宜又美味。在大堂的一个角落悬挂有创业主父子的全身肖像画。每当来到这里用餐时,我和同事都会观赏一番。

对于美国人而言,肖像画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笔者想到了媒体人俱乐部所选挂的照片当中的前任的《中央日报》驻华盛顿记者们的面孔。在没有网络和电脑的时代,为了向那个时候还十分弱小的祖国传递世界的消息,他们挥汗如雨。到现在,笔者作为驻华盛顿记者还记忆着他们的战斗精神吗?即使是很小的位置,我的前面会有人,我的后面也会有人。这就是所谓的“时间当中的我的位置”。想起前任们的面容,笔者对于这个概念以及相应的责任感,再次有了全新的认识。

因此,笔者认为,每当国务卿希拉里以及现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前任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副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希尔在看见那些办公室一旁悬挂的自己的前任们的肖像时,也会再一次想起并且确认自身所处的位置。他们至少会有一次对自己这样拷问自己,“是的,我不会永远在这个位置上,有一天我的肖像也会被悬挂在这里吧。那么我现在已经执行了全部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所负有的历史性的职责了吗?”

如是一来,笔者觉得位于华盛顿中心的巨大的肖像画博物馆,在市内随处可见的铜像,在书店随手可得的历代知名人士的画像,这些都很好地向世人展现了美国独特的一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