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周二)
不知道愤怒的国家
상태바
不知道愤怒的国家
  • 金璡 评论委员
  • 上传 2009.03.23 08: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也门恐怖袭击事件对于韩国人而言是如此的震撼和恐怖。这是韩国人在历史上第一次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第一次沦为基地组织的牺牲者。不仅如此,如果第二次爆炸事件被证实是针对遇害者家属的,那么也就是说韩国成为了史无前例的“遇害者家属恐怖袭击”的对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韩国的国民却显得意外的安静。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个多星期,但是总统却一言未发。这是韩国人在海外第一次因为自杀式爆炸事件而悲惨地牺牲,总统却保持沉默。韩国国会也十分奇怪的保持安静,并没有发出指责恐怖分子暴行的声音。韩国的执政党和在野党总是互相进行着激烈的争论,如同在进行一场肉搏战,但是面对国际恐怖活动却都成了哑巴。上周末开始,KBS《9点新闻》几乎已经见不到关于也门恐怖事件的消息。相关消息在门户网站上也已经有好几天了。难道韩国是一个不知道愤怒的国家吗?

在希巴姆恐怖活动发生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7日,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发表了一份谴责声明。到现在为止,这是韩国政府针对也门恐怖活动的全部反应。政府方面已经以外交部为中心召开了事物性质的反恐怖主义对策会议。政府也有自身的难处,毕竟恐怖活动发生在与韩国相距千里之外的中东地区的一片弹丸之地上。如果想要掌握关于恐怖活动的情报,韩国政府必须依靠美国或者也门政府。不仅如此,政府也有可能担心,如果过度渲染恐怖活动当中的牺牲者,反而可能引起恐怖分子的逆反心理,从而更将目标对准韩国人。但是,韩国的沉默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长久以来,对于韩国人而言,所谓的“恐怖分子”来自于朝鲜。朝鲜曾经于1968对于时任总统朴正熙的总统府进行攻击,70年代在韩国国立墓地显忠院投掷炸弹。1983年,李雄山(音,Aung san)刺杀了一位韩国部长。1987年,朝鲜派遣一位女子在航空客机上实施爆破。虽然以上都是十分惨无人道的事件,但是这些事件都和韩民族的历史相关,并且这些事件都不是自杀式袭击。2004年6月,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黑色阴影第一次向韩国人袭来。韩国军需企业的一位职员金善日(音)在伊拉克被当地武装团体所绑架并遭遇斩首。3年之后,韩国的传教团体在阿富汗被绑架。塔利班武装分子杀害了该团体的男性成员,并且长期监禁女性成员。在这些事件当中,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给韩国人留下了充满丑恶和恐怖的记忆。韩国人总是试图忘却这些。因此,一旦在中东地区发生了针对韩国人的恐怖袭击活动,也许韩国人自己根本不愿意去多想。或许,韩国人已经患上了一种精神性创伤。(由于受到刺激而引发的精神障碍)

如果韩国人的确患上了精神性创伤,这或许意味着对于恐怖事件韩国很难做出正面回应。韩国棒球队正在委内瑞拉与日本队激战正酣,为什么要去想也门的恐怖袭击呢?在自杀女艺人的名单上有很多有趣的名字,为什么要去想也门的恐怖袭击呢?近在眼前的开城工业园区一会被关闭一会又被开放,这已经很热闹了,为什么要为了发生在遥远的也门的事情而烦心呢?如果说基地组织蠢蠢欲动,中东地区十分危险的话,那么干脆不去不就可以了吗?笔者在想,或许韩国人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吧。

恐怖主义不是一件可以避免或者掩盖的事情。在恐怖主义事件或者绑架活动发生时,首先要表达自己的愤怒,并进行谴责。我们必须大声疾呼,随意杀害无辜人士的行为与伊斯兰教义相去甚远。虽然基地组织的成员的灵魂原本就如同恶魔一般,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仍然要通过呼吁在文明的世界孤立基地组织。只有大规模地宣传自身由于恐怖活动而遭受的伤害,自由与人权的同盟才会被强化,韩国才更有可能成为文明世界的主角。接下来必须对于恐怖活动嫌疑犯加强监视,制定相应的对策,并且限制旅行。现在已经到了韩国必须愤怒的时刻,总统应该首先站出来表达愤怒。总统应该对于恐怖分子反人类的活动进行谴责,并且阐明立场,韩国绝不退出反对恐怖主义的国家的行列。毕竟韩国国民在海外被杀害,总统应该感到悲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