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6日 (星期五)
韩政府应重新审核最低时薪并改革决策系统
상태바
韩政府应重新审核最低时薪并改革决策系统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8.07.17 14: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于明年的最低时薪将比今年提高10.9%至8350韩元的这一决定,文在寅总统表示,“至2020年实现最低时薪达到1万韩元的目标实际上变得很困难”,“对于未能遵守选举时的约定致以歉意”。文总统表示“最低工资委员会在去年大幅上调最低时薪后,今年再次决定保持两位数(10.9%)的最低时薪上调幅度,贯彻了政府上调最低工资政策的决心”。

也就是说,虽然难以落实大选承诺,但政府会继续朝着最低时薪1万韩元的目标努力。

但是,韩国小工商业者委员会召开紧急全体大会,决定从17日开始在首尔光化门进行示威。

中小企业中央会也表示“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指标支持的这一决定感到愤怒和无奈”。

上调最低时薪的目标在于提高低收入劳动者的家庭收入,从而振兴内需并带动就业岗位增加,最终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但事实上,这一政策已经引发个体工商户和中小企业就业岗位减少等一系列严重的负作用。

而且有情况显示,最低工资委员会在确定明年最低时薪的过程中还使用了旁门伎俩。

一直以来,最低工资委员会都以“中位时薪”为标准制定最低时薪。“中位时薪”指在全体劳动者的时薪中处于中间水平的时薪。但这次公益委员们使用了“平均时薪”标准,将大量高薪劳动者的时薪计入平均水平,使平均时薪水平远高于中位时薪。因此有人指责,这是委员会为给提高最低时薪寻求合理名份而使用的一个伎俩。

既然存在程序上的问题并暴露出了严重副作用,政府理应对明年的最低时薪进行重新审核,并对决策系统进行改革。

在重新审核的过程中,应当把行业与地区的差别因素考虑在内。现行一刀切的最低时薪制度完全没有顾及各行业生产效率和营业利润的差异。

最低时薪水平不应取决于总统大选的承诺,而应通过劳资双方协议以双方都能接受的分析结果为依据进行决策。美英等国都在通过各种模拟分析系统对上调最低时薪的效果进行分析,计算本国经济可以承受的工资额度。这一做法也值得韩国借鉴。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