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饭店服务员集体脱北事件两年后再引热议
상태바
朝鲜饭店服务员集体脱北事件两年后再引热议
  • 郑墉洙 记者
  • 上传 2018.07.16 13: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中国境内的朝鲜饭店(柳京饭店)的女服务员们入境韩国的问题成了烫手山芋。10日,联合国朝鲜人权特别报告员Tomas Ojea Quintana对媒体表示“部分营业员在不知道去哪里的状态下进入了韩国”,带领女服务员们进入韩国的柳京饭店经理许强日(音)15日再次提出了韩国国家情报院介入了这次脱北的说法。2016年4月,在20届国会议员竞选前6天发生的事情时隔2年后再次被关注,韩国政府正在面对进退两难的境地。
 

位于中国浙江省柳京饭店的脱北服务员们2016年4月进入韩国,图为他们在正在走向安全场所。(图片来源:中央图片)

①韩国国家情报院有过施压吗?

在中国浙江省的朝鲜柳京饭店内,许某和其他12名女服务员们一同工作。由中国企业投资、朝中合资运营的柳京饭店主要做朝鲜菜并销售。许某在2016年4月带着12名员工经由东南亚国家进入韩国。许某在韩国国内的媒体和采访上表示,“我原来是韩国国家情报院的合作方”,“也负责向韩国国家情报院提供情报”。并且他还表示,“那些人(国情院)见到我并引诱我称,如果我能把员工带来,在取得韩国国籍后将给我在东南亚开一个饭店作为国情院的基地,并且让我在那里和员工们一起经营这个饭店”,主张称国情院策划脱北的说法。许某还称,“无法轻率下决定,非常矛盾”,“并且(国情院的负责人)威胁称,如果不带着员工们到韩国,就要把我曾经与国情院合作的事实向朝鲜大使馆揭发”。
 

图为2016年4月进入韩国的女营业员们曾经工作过的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柳京饭店。(图片来源:中央图片)

韩国政府在这期间一直回避对预谋脱北一事进行回应并表示“服务员们都是自发进入韩国的”。并且当日还表示,“这虽然是前政府做的事情,但是我们知道,在第三国滞留期间,有确认过他们是否有进入韩国的意愿”。前任国情院负责人反驳称“虽然为了收集情报会利用多种手段是对的,但是政府机关设立并运营饭店的话会成为与该国的摩擦因素”。但是越解释,韩国情报机关的活动反而暴露越多,可谓是进退两难。

②女服务员们知道要来韩国吗?

许某当日表示,“大部分人(女员工们)都以为是去东南亚经营饭店,在跟来后,直到踏上去韩国的飞机,才知道(是去韩国)的”。表示情报院“违背了在东南亚地区设立饭店的约定”。这与在见了两名女员工后,10日在记者会上朝鲜人权特别报告员Tomas Ojea Quintana所说的“一部分人在都不知道去哪儿的情况下来了韩国”的情况相符。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来韩国,还是一部分人不知道,还是在到了首尔后担心在朝鲜的家人而称不知道是来韩国,这些都不得而知。许某当日用了“大多数”这个词,表现出包括他自己在内是知道来韩国的可能性。

③送还的可能性

朝鲜方面将该事件称为“绑架”,并要求正式送还。许某也是“宁可受罚也要回到故乡”的立场。但是韩国政府则表现出慎重的态度。因为没有办法阻止取得护照的人如果去第三国旅游时回到朝鲜。但是由于员工们改变了当初的立场,如果正式送到板门店的话,韩国会在国际社会中留下绑架国家的污点。并且,如果说是“前政府做的事情”并仅送还部分希望回到朝鲜的员工,那么留在韩国的员工会给他们在朝鲜的家人带来影响。但是,包括许某在内的13人中有几人想回去目前还没有确认。韩国当局者表示,“现在一部分员工正在韩国上大学,并且正在逐渐适”,“同时还了解到,许某为了在韩国国内定居,也考虑过找工作或者建立饭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