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韩朝首脑会谈或发布和平宣言而非终战宣言
상태바
韩朝首脑会谈或发布和平宣言而非终战宣言
  • 刘智惠 权浩 记者
  • 上传 2018.04.26 09: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4月25日表示“期待韩朝首脑会谈能够成为韩国首脑确认朝鲜无核化决心的一次会谈”。

康部长当日上午在创造韩半岛和平基金会(洪锡炫 董事)主办的“第三届韩半岛战略对话”上表示“韩朝首脑会谈上,双方将就构建制度化的和平方案来确立韩半岛的和平机制以替代现在的停战机制达成共识”。

青瓦台4月16日曾表示,韩朝首脑会谈的三大核心议题分别是韩半岛无核化、构建永久和平机制、改善韩朝关系。康部长谈到的“制度化和平方案”与其中的第二大议题直接相关。

康部长说“伴随着朝鲜无核化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们也会逐步构建可以保障朝鲜体制安全的和平机制”,“我们计划构建的和平机制将能有效防止韩半岛爆发军事冲突、缓解紧张局势,促进韩朝进行经济合作、共同繁荣”。

康部长特别提到,“我们将把停战机制转换成永久和平机制,最终推动相关国家共同签署和平协定”。不过,她表示“到了某个时候,我们一定需要签署(和平)协定,但现在才刚刚迈出第一步”,“(这次韩朝首脑会谈)首脑之间如能就构建永久和平的问题达成共识并作出明确表态,将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深谙相关情况的前政府情报机构官员4月25日表示,政府正考虑在韩朝首脑会谈上发表和平宣言而非终战宣言的方案。这位前官员表示“终战宣言涉及到停战协定签署国以及签署和平协定等技术层面的问题,较为复杂。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构建实质性和平机制,因此政府正重点考虑多种通过发表和平宣言搭建和平机制的方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17日(当地时间)表示“韩朝之间正在讨论终战问题”后,发布终战宣言的问题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但是,当年签署停战协定的人分别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马克·克拉克、朝鲜军队最高司令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官彭德怀。韩朝虽是停战协定的“实际当事人”,却很难仅仅通过双边协议发表结束战争的宣言。

而且,有看法认为,既然政府将韩朝首脑会谈定义为推动朝美会谈成功举行的“引路人”,那么在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会谈之前,韩朝单独发布终战宣言似乎并不合适。

文在寅总统4月24日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话时表示“终战宣言无法通过韩朝双方的对话解决,至少需要韩朝美三边的协议”,也是出自这一考虑。

相反,和平宣言是纷争当事国领导人宣布进入并维持和平状态的行为,是不受特别形式或条件束缚的政治外交宣言。为此,韩国政府正考虑如何推动文总统和金正恩在韩朝首脑会谈上对韩朝结束军事对决的必要性达成共识,并围绕足以称之为和平宣言的缓解军事紧张与构筑互信的措施达成协议。撤除非军事区(DMZ)内部的监视哨岗(GP)等实质性非武装化措施也是备选的具体措施之一。

青瓦台也表示“即便不能将终战这一表述写入协议,也希望能(在韩朝协议中)写入禁止敌对行为的内容”(青瓦台高层官员,4月18日)。

其中最大的变数是无核化是否能够成功。一位韩朝关系专家认为“核问题是最优先议题,其他议题的展开都取决于核问题的进展”,“如果在无核化问题上不能达成有意义的协议,双方很难仅仅在和平问题上达成共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