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提高最低时薪才是真正的进步政策
상태바
理性提高最低时薪才是真正的进步政策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8.04.04 15: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仅仅以政策理念来衡量政策效果,不仅难以得出客观的评估结论,想要合理修改政策也会变得难以实现。目前韩国围绕最低时薪的争议就是这种情况。企业已经难以招架,而政府却一味依靠短期政策手段抚平社会的不满。政府认为,上调最低时薪是推行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的核心政策,也是典型的进步型经济政策,但专家们却对此不甚认同。

过度提高最低时薪给社会带来的冲击远远超过了预期。经济学家们普遍分析认为,只有当雇佣市场接近完全雇佣时,提高最低时薪才能发挥最大效果。但在目前青年失业严重的情况下,提高最低时薪只会导致雇佣减少,引发更大的副作用。而且,收入和就业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不是带动经济增长的原因。就连曾在卢武铉政府时期曾任青瓦台政策室长的庆北大学名誉教授李廷雨等进步学者也指出“就业是马车,经济增长是拉动马车前进的马匹,我们不能将马车挂在马的前方”。

另外,现在的最低时薪政策也并不算进步。成均馆大学(经济系)赵俊模教授认为,最低时薪提升到1万韩元,将有44.3%的劳动者受到最低时薪上调的影响,再加上休息日补贴(带薪周末和假期),上调最低时薪的影响范围可能会接近整体劳动者人数的50%。届时,最低时薪就不再是最低时薪,而将成为劳动市场的标准时薪,国家将会演化为政府决定时薪的计划经济模式。据称,目前就连年薪超过8000万韩元的高收入阶层也可以从最低时薪上调中获益,这很明显不是现政府经济学追求的进步政策。真正的进步政策应当更加关注贫困阶层,而不是中产阶层。

即将在本月下旬结束任期的最低时薪委员长鱼秀凤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最低时薪实际上已经超过了1万韩元”。今年最低时薪上调16.4%到7530韩元之后,如果是全职劳动者,加上休息日补贴,实际的时薪就已经超过1万韩元。鱼委员长表示“大选时承诺的1万韩元时薪不应该是最低时薪委员会决定的一个定额概念,而应当是市场通用的效果”,“从这个效果来分析,最低时薪实际已经达到了1万韩元”。

明年年度最低时薪的审议工作已经启动。在确定最低时薪之前,国会应当首先理清围绕最低时薪计算范围的争议。但是,民主工会昨日在一些报社的头版刊载了“国会议员意图削减最低时薪”的观点广告,打算有组织地反对将奖金补贴计入最低时薪的做法。在地方选举之前,政治圈应避免过度重视劳动界的要求。如果按照民主工会的主张,不将奖金补贴计入最低时薪范围,那些奖金补贴在收入中占取较大比重的大企业工会就会从中受益,而真正的低薪劳动者就会相应地蒙受损失。能够理性提高最低时薪,已经成为判断政府政策是否真正“进步”的试金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