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时隔51年后再次面临群龙无首局面
상태바
乐天时隔51年后再次面临群龙无首局面
  • 咸钟善•金度年 记者
  • 上传 2018.02.15 09:4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辛东彬(图左),辛东主(图右)

2月14日上午,韩国春节长假的前一天,乐天控股公司副会长黄珏圭、化学事业部(BU)副会长许寿永和BU酒店副会长宋容悳三名职业经理人在京畿道仪旺首尔拘留所会见了被拘留的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同一天下午2时,乐天集团子公司社长团70余人在首尔蚕室乐天世界大厦召开了紧急会议。

乐天控股公司常务李炳熙(音)表示,“因辛东彬会长被拘留,乐天自创立时隔51年后首次面临一把手空缺的局面。我们将通过黄珏圭副会长以及流通、食品、化学和酒店等各事业群代表们会面的紧急经营委员会来应对一把手缺席的局面”。乐天集团在悲痛中忙着制定应对一把手空缺的对策。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乐天家族“兄弟阋墙”也有再次出现的征兆。

辛东彬会长的哥哥日本乐天控股公司前副会长辛东主当天通过立场资料要求辛东彬会长辞去日本乐天控股公司代表一职。日本乐天控股公司正通过持有韩国乐天酒店的股份(99%)掌控着韩国乐天集团。因此,若辛东彬会长辞任,辛东主前副会长接下来的“政变”很有可能会取得成功。

在韩国检察厅、公平交易委员会和国税厅等调查加强的情况下,辛东彬会长却意外地被法定拘留,之后各旗下企业都无比紧张。特别是辛东彬会长被拘留是在首尔高等法院判决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缓刑”之后所发生,韩国商界受到的冲击则更大。之前认为“索贿的崔顺实一党是加害者,而被迫出资的企业人士是受害者”的氛围突然发生逆转。

辛东彬会长因涉嫌向K体育财团支援70亿韩元而被判处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这直接导致以后李在镕副会长在大法院的审判也不容乐观。李在镕副会长现中止一切对外活动,例如未参加平昌冬奥会宣传馆开馆仪式和招待会等正式活动。韩国成均馆大学法学专门研究生院崔埈璿教授指出,“又不是企业人士自动拿着贿赂请求(崔顺实一党),审判部对辛东彬会长进行法定拘留令人难以理解。我甚至觉得,可能连审判官们也受到‘反企业情绪’的影响”。

一把手缺席会大大降低大企业进行并购(M&A)和大规模投资等重大决策的速度,因此将会对企业经营造成巨大打击。2014年某一把手被拘留的大企业相关人士表示,“主要决策都要一把手亲自来做,但在拘留所里决策会比较慢,这会对企业产生消极影响”。

韩国相关当局施加的压力逐渐增大,但可代表韩国商界的组织却未能尽职尽责。曾作为韩国商界代言人的全经联(全国经济人联合会)怕被韩国政府盯上,连名字都换不了,一直按兵不动。在文在寅政府初期因最低工资相关发言而受辱的经总(韩国经营者总协会)等韩国其他经济团体的情况也与全经联大同小异。

韩国商界呼诉自己得了“抑郁症”。某要求匿名的商业相关人士坦言道,“现在做事业越来越难,连能好好替我们代言的组织都没有。韩国企业连做事业都步履维艰,韩国GM想要从韩国撤资也可以理解”。

专家指出,考虑到对韩国经济造成的影响,韩国政府执法要有一惯性。韩国鲜文大学法学系郭宽勋(音)教授指出,“法律要让守法的人可以预测。若判决之前没有问题的行为随着社会氛围变化可能会有问题,那么企业行动起来只能束手束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