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6日 (星期一)
防弹少年团成功输出韩国粉丝文化
상태바
防弹少年团成功输出韩国粉丝文化
  • 梁诚希 文化部长
  • 上传 2017.12.08 15:4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粉丝文化是理解韩国音乐产业的主要关键词,而以有组织的活动为标志的偶像团体粉丝文化更是如此。每个偶像团体的粉丝都拿着颜色不同的荧光棒,在歌曲间奏时喊着偶像团体成员的名字、跟着台上合唱,或在公共场所拿着明星的应援条幅等,这些都是韩国独特的粉丝文化。最近,像韩国选秀节目《PRODUCE 101》那样,粉丝们以“国民制作人”的名义选拔偶像团体成员的电视综艺节目开始盛行,粉丝的地位随之提升。像“Wanna One”那样被粉丝选拔出道的偶像明星们眼看着已经要超越其他经纪公司推出的偶像明星了。

当然,有关粉丝们的负面新闻也不少。对Mnet亚洲音乐大奖(MAMA)结果不满的EXO粉丝团在青瓦台请愿留言板上留言要求“停播MAMA”;Wanna One姜丹尼尔粉丝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挂出祝贺生日的大幅广告招致白眼,被认为是炫耀式崇拜。还有的粉丝会彻夜播放偶像的歌曲影响歌曲排名,引发不公正批判。但即使存在这些问题,离开热血粉丝文化的支持,不仅是演艺商业难以成功,政治人物也同样难以取得成功,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在全世界受到关注的防弹少年团(以下简称“防弹”,BTS)成功的背后也得益于活跃的粉丝文化。这是国内外粉丝结合在一起的全球粉丝文化。虽然他们之前的K-POP偶像明星也通过YouTube等渠道引领了全球粉丝文化,但两者之间存在本质上的差别。防弹拿出了在数码时代互动性最强的社交网络武器,韩国式粉丝文化随之扩散至海外粉丝。在全美音乐奖(AMA)舞台上,当他们唱到“DNA”时,美国的少女粉丝会像韩国少女粉丝一样跟着歌曲唱,热泪盈眶。这是韩式“Fan chant(粉丝应援教学)”的完美呈现。

在防弹推出新专辑后的今年9月,美国公告牌K-POP专栏作家杰夫·本杰明(音)在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防弹的(美国)粉丝非常聪明。他们很清楚在线上和线下要如何活动。虽然电视播放次数不算多,但我认为电视里会播出韩语歌就已经是不小的胜利”。

据一位K-POP研究人员称,防弹的海外粉丝从去年开始有组织地购买iTunes和专辑。海外粉丝们认为是自己“发现”了BTS,而韩国国内粉丝则对此表示不可理喻。他还表示,“像这样有组织地购买专辑的战略,是韩国粉丝们出口到海外的有力商品”。一位博主写道,“像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和单向组合(One Direction)等海外明星也有粉丝俱乐部,但没有这种有组织的、热情的粉丝文化。BTS的美国粉丝与韩国偶像明星的粉丝一样播放音源、投票、实时更新博客推特,就这些现象来看,着实令人吃惊”。

将这种热情、有组织的粉丝文化扩散到海外粉丝那里,其决定性因素非SNS莫属。善于运用SNS的防弹24小时分享他们在舞台背后的花絮,而且还用英语跟帖进行沟通。与眼光颇高的西欧偶像或明星不同,防弹对粉丝非常友好亲切,与粉丝亲密无间。这样一来,粉丝们就不仅仅是单纯的消费者,还是为他们的成长加油助威的“朋友”或“赞助者”。防弹也是每当出席颁奖典礼时就会向“ARMY”(粉丝俱乐部的名字)表示感谢。防弹的成功是防弹和粉丝共同努力的成果。

鸟叔是韩国首位顺利打入西欧主流音乐市场的歌手,但此后成功并未延续下去,主要是因为《江南Style》的人气未能发展成为鸟叔个人的人气(粉丝文化)。鸟叔给人滑稽搞笑的东洋男性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依靠这种刻板印象被消费。而与鸟叔不同,防弹则被认为是集音乐、演出和干练风格于一身的非常有魅力的韩国男性。而且最重要的是,防弹精准地掌握了媒体的发展趋势。这才是防弹重新书写K-pop历史的真正原因。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