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任重道远的医院营利化
상태바
任重道远的医院营利化
  • 朴义俊 经济部记者
  • 上传 2009.03.07 08: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企划财政部部长尹增铉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心直口快,被称为“气度不凡的领袖”。在不伤及听者感情的情况下说服对方是他的一大优点。在卢武铉总统时期,部分核心386人士(指上世纪60年代出生,80年代上大学,进行学生运动和民主化斗争的人)过于左倾,他就经常强调“必须守护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

最近在某论坛上,他似乎对医疗产业和教育下定决心,说道:“如果出现了该问题,心里就感到不舒服。虽然害怕提到这个问题,但是必须正面面对”,“如果不能解决大家都明知道的问题,难道不感到惭愧吗。”他还提高嗓音说道:“哪个国家不将医疗看作产业呢?在经济自由区,没有一家外国人医院是一种耻辱。”

在珍惜每一个工作岗位、每一美分的情况下,这席话不禁让人点头称是。尤其是劳动集约型的医疗产业在创造10亿韩元价值时,可以起到创造16.3个工作岗位的效果,是制造业(4.9个)的三倍以上。此外,医疗产业在吸引外资上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由于允许医疗营利法人,并培育优秀的医疗人员,泰国成为了亚洲最好的医疗中心。仅在2007年,泰国就吸引了足足150万名外国患者。

韩国的医疗制度也有许多优点。将成绩最好的学生送入医科大学,他们的手法高超,医疗质量也非常高。胃癌、肺癌等治愈率也达到了世界最高水平。加上设备先进,医疗费也比较便宜。具有如此多的好条件,却为什么至今还维持着封闭的医疗系统呢?问题似乎正如尹部长所说,没有将医疗看作产业,将医院的营利法人化看作理念的象征。如果允许营利医院,可以通过专业的经营者经营医院,利用各种促销手法吸引外国患者,还能起到与保险公司联合开发多种商品的效果。因此,不仅是美国、新加坡等国,连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也为了运营营利医院而开辟道路。

以前的政府也知道这是正确的方向。卢武铉前总统在上任不久后就做出了“培育医院产业”的指示。可是市民团体等反驳称这将“破环国内医疗体系,招致医疗两极化”,该计划就此搁浅。如果将公共财产性质较强的医疗变更为商业财产,不仅会导致医疗费用昂贵,有实力的医疗人员也会向富人聚集,这是反对的理论依据。时任福祉部部长的柳时敏坦言道:“在提及‘营利’的瞬间,营利法人问题就成为了无法解开的理念问题。”

现政府上台后,情况仍然相同。经过去年的烛光集会后,营利法人问题干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随着当时集中曝露美国医疗保险体系问题的电影《医疗内幕》上映,夸大了对于医疗两极化的忧虑。在这部由迈克尔·摩尔导演执导的影片开头部分,没有加入医疗保险的主人公在工作中被截断了两根手指,只有放弃其中一根手指。韩国全体国民都加入了健康保险,而美国以私营保险为主,两者的情况大为不同。即使如此,如果废除所有医院必须接受健康保险患者的“强制指定制”,引入民营保险的话,优秀医院的医疗人员只会照顾富人的担心也蔓延开来。去年7月,在济州特别自治道试点推行为期一年的允许医院营利法人计划,最终却因居民的反对而流产。现在保健福祉家族部的官方立场是“虽然方向正确,但是暂时不执行”。如此下去的话,只会加深医疗服务的单一平均化。

如果在维持健康保险基本框架的同时开辟营利法人的道路,担心的副作用就不会太大,反而还可以培养医院的竞争力。如果具有足够的市场监视(会计、公示)制度,阻止“营利法人等于医院私有化”、“营利法人等于富人医院”就行了。如果情况不容乐观的话,就算在经济自由区内允许本国营利法人,以此为试验舞台也是值得一试的方法。现经济小组正好决定放宽各种限制,可说是启动了服务产业的先进化。尹部长也表示将会正面应对该问题。可是医院营利化等敏感的问题难以通过部长一人之力解决,李明博总统必须大力支持。李总统现在必须寻回因烛光集会而遗失的“实用”,为了国家经济即使是挨骂也要果敢推进认为正确的事情。现政府不正是与之方向一致的政府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