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危机之下也应有所回避
상태바
危机之下也应有所回避
  • 朴泰昱 经济大记者
  • 上传 2009.03.06 11: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根据预报,今年春天的花将会开得更早。虽然有点担心这个并不寒冷的冬天是全球变暖的结果,但由于即将在漫长的冬天之后看到抚慰心灵的花路,笔者心里的某个角落开始悄悄地激动了起来。

可是无论国内国外,经济的状况依然深不见底。来自新震源东欧的第二波金融危机非同小可,直接受到余震影响的西欧的紧张感、用“泄闸的洪水”来形容也不为过的美国情况、萎缩到“60%经济”程度的消费和物流,看到这些之后,谈到即将到来的春天时依旧有些惆怅。

为了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经济之春,所有国家都做出了拼命的努力。在财政和金融两方面,过去会因担心产生后遗症而小心翼翼试探的政策已经百无禁忌。虽然不知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后会出现怎样的评价,但是笔者认为,如今所采取的行动是无法避免的。可是在这样的潮流之中,笔者想对某些举动提出自己的看法。

最近所谓的“岗位分享(job sharing)”成为了国家性的话题。政府将这一行动称为“第二次募金活动”并鼓励人们参与,几天前《华尔街日报》也花费了两版的篇幅进行报道,国内外的关注度可见一斑。“岗位分享”的基本概念是在预见大量失业的情况下,减少各自的工作份额,以维持就业为优先。因此可以认为,这是为将来的正常化时期做准备的想法。从外汇危机中吸取了痛苦的经验之后,韩国在此次危机中自然地出现了这样的氛围,这真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是最近由政府提出、由全经联(全国经济人联合会)推动的削减大企业的大学毕业生起薪,将节省的资金用于扩大新就业岗位的主张却有些奇怪。

当然,韩国企业之间存在相当的工资差距。虽然存在统计差异、总工资或是固定工资、某时汇率的适用等,但是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与国民收入水平相比较高也是暂时可以肯定的。尽管如此,突然降低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以此增加就业岗位的主张也存在问题。工资水平虽然基本上根据个别企业的经营业绩来确定,但是这是考虑到过去经验、未来的竞争环境、组织内部的个人业绩和职务高低等多方面的复杂产物。对于这一问题,政府首先要求降低国有企业的起薪,全经联加以援引,“劝告”三十家集团根据工资水平降低起薪,笔者认为这种方法欠妥。在困难的时候共患难是可以的。可是只有包含能够体现困难的相当水平的信息共享、以此为基础的“按能均分”分担痛苦原则,努力就会恢复的信念等,这才会变得可能。虽然岗位分享很重要,但是这样的方式容易给大企业招来最低工资竞争的后遗症,也很可能造成将危机状况当作机会,想要通过谈判方式的下调平均化来解决的误解。

另外,保护主义色彩再次出现了抬头的迹象。虽然各国“理性地”保持着警惕,但是金融和产业两方面确实采取了带有保护主义色彩的措施。最近因韩元急剧贬值,韩国也出现了主张控制资本必要性的主张。由于此前我们选择转向开放经济,分明为最近的外汇增加了不稳定性。可是在危机之前,开放性推动着包括股市在内的经济,在此次危机后,也会产生同样的作用。考虑到这些情况,现阶段的控制讨论是否正确还有待思考。在克服世界金融危机的过程中,虽然这样的讨论可能成为G20等多边协议的对象,但是我们预先采取这样的措施是否正确尚存在疑问。依旧停滞不前的教育、医疗等服务产业开放也是为了经济进步而必须和一定要克服的外部刺激,我们应该加以接受,而不能逃避。

在危机的状况下,无论是谁都容易垂头丧气,产生独善其身的想法。可是为了1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不到5000万人口的国家的未来,无论是选择哪条道路,在危机的状况下都不要迷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