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文在寅的“早日移交作战权”宣告搁浅?
상태바
文在寅的“早日移交作战权”宣告搁浅?
  • 李哲宰 记者
  • 上传 2017.10.30 10:4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0月28日,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右)与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韩国国防部举行联合记者会后正在握手。马蒂斯部长表示“朝鲜的军事力量远不足以与韩美同盟相匹敌”,“不要误判”,向朝鲜作出了警告。[金京禄记者]

从美国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简称作战权)的“作战权移交”真的能够按照文在寅政府所说,可以“早日”完成吗?

从韩美两国新政府上台后于10月28日首次举行第49届韩美安全协议会(SCM)发布的共同声明来看,早日移交应该问题不大。两国国防部长宋永武和马蒂斯在共同声明中表示“双方将共同努力,履行两国领导人就 ‘条件成熟时尽可能早日向韩国国军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达成的协议”。

马蒂斯部长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立场是一贯的,从未改变”。宋部长强调“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文在寅总统的大选承诺,理应有拥有统帅权(军队统帅权)的总统掌握”,并表示“我们要做的不是将移交的时间人为提前,而是尽力促进移交的条件早日成熟,从而早日完成移交”。

目前韩国国军的战时作战指挥权掌握在韩美联合司令部手中。对此,文总统今年7月曾在“治国理政五年计划”中制定了“条件成熟时早日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原则,将大选承诺中提到的“任期内(2022年5月以前)”完成移交修改成了“早日”完成移交。这样做主要考虑到韩国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需要首先具备大量人工卫星等自主侦察监视系统之类必须的武器体系,而这些很难在政府任期内实现。这一提法在6月30日于美国举行的韩美首脑会谈上已经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肯。

青瓦台核心相关人士评价称“SCM重申早日移交的方针,旨在传达韩美两国已经就文总统早日完成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方针达成共识”。

不过,虽然两国已经就早日移交的原则达成共识,但关于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具体时间,预计两国将很难达成一致。朴槿惠政府时期,两国在2014年10月举行的第46届SCM上决定将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时间推迟到“2020年代中期”,并列出了韩美两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前提条件,分别是韩国国军具备可以主导联合防卫战斗力的能力并具备应对朝鲜核导武器的必要能力、韩半岛周围的安全环境较为稳定。

大多数专家认为,韩美两国对于这些前提条件的看法可能存在较大差距。特别是,有分析认为,本届SCM没有最终批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后用来取代联合司令部的未来联军司令部的设立方案,便体现了两国在此问题上的重大分歧。

韩国国防部在上月接受国政监察时曾表示“将在本届SCM上通过未来联军司令部的设立方案”。国防部相关人士介绍称“双方尚未对参谋机构的设立达成协议,决定在明年的SCM上再次上报”。

据说美国国内也对移交指挥权持有否定态度。《华尔街日报》(WSJ)10月26日(当地时间)曾表示“在朝鲜核导威胁持续增加的情况下,美国并无意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崔刚表示“美国并不反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但文总统上月在国军日纪念仪式上提到 ‘政府计划早日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导致美国怀疑韩国政府打算在不满足条件的情况下,设法在任期内完成指挥权移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