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9日 (周二)
金融市场不安与限制资金进出
상태바
金融市场不安与限制资金进出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9.03.05 08: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世界经济正在不断恶化,经常被拿来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相提并论。如果不想重蹈大萧条的覆辙,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可是从如今进行的国际合作来看,各国似乎只是选择性地借鉴了大萧条的经验。在号召各国不要提高贸易壁垒上进行合作的同时,却忽略了阻止资金急速进出和稳定汇率的讨论。

20世纪30年代,使世界经济恶化为大萧条的原因不只是保护贸易,资金急速进出也是一大原因。如果突然撤走资金,汇率不稳的话,所有的经济活动都会遭到破坏。其后建立的世界经济体系清楚证明了这一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为世界经济运行框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也被称为“国际货币基金(IMF)-关贸总协定(GATT)体系”。GATT是阻止保护贸易、促进自由贸易的机构。赋予IMF的最大责任则是稳定协调汇率。IMF提供短期资金,有序地调整汇率。为此,资本控制也被理所当然地接受。

因大萧条时急速的外币进出而受害最大的地区是中南美。随着原材料的出口下降,发达国家大举撤资,当地经济变得满目疮痍。中南美出现的“依赖理论(dependency theory)”也是因为这样的历史性背景。虽然因为参与世界经济,刚开始可以一起分享“蜜汁”,但是由于大萧条爆发,留给他们的只剩下了“苦酒”。因此有观点认为,干脆断绝与发达国家的经济交流,发展中国家集团共同努力。如果现在东欧的金融危机恶化,也无法东欧各国排除回归社会主义论调的可能性。

英国也是一大受害者。随着资金流失,出现了英镑急剧贬值的情况。因此,英国比其他国家更先采取了控制资本、刺激内需的政策。经济学者凯恩斯此后说:“在可能的情况下应该在国内消费。”如今英国再次处在了相似的状况下。因为外国金融机构大举撤资,英镑急剧贬值,甚至陷入了破产的危机。因此布朗首相甚至说出了“金融保护主义(financial protectionism)是一个大问题”这样的话。

那么,为什么“控制资金进出”会在国际合作对象中被遗漏掉呢?因为发达国家金融机构急于解决自身的问题,不会提及有碍自身的事情。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现象是“去杠杆化”。由于借钱投资或者贷款后出现问题,只有将资金收回再次偿还负债。如果控制资金回收的话,将会有碍“去杠杆化”。在需要资金的时候撤回资金,是投资者理所当然的权力,这样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在该过程中,新兴国家就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因为发达国家金融机构为填补错误投资撤走资金,没有什么错误的新兴国家却要面临破产的危机。但是如果新兴国家破产的话,将会成为飞向发达国家的“回旋镖”。

为了阻止世界经济陷入恶性循环,发达国家必须实行国际合作,放缓或者暂停从新兴国家撤资。为了稳定世界经济,突然撤资的债权人也要分担责任。如果未能达成国际合作,个别国家必须采取行动。在“去杠杆化”结束、投资回归之前,我们不能只是等待,必须实行资本控制,并请求发达国家的协助。当急速回收资金造成企业陷入困难时,法院将出面进行仲裁,美国和韩国都有这一制度。

我们无需对率先控制资本过分担忧。实际上美国已经实行了资本控制。美国参议院资本市场小组委员会主席坎佐斯基(音)在某次采访中公开表示:“在去年雷曼兄弟破产之后的一两个小时里,5500亿美元从短期资金市场(MMF)流出,中央银行继续注入资金仍未能解决问题后,立即冻结了各账户,美国政府给予了每个账户25万美元的保证。”韩国等新兴国家也需要采取给予政府保证,让资金缓缓流出的措施。按照债权人的要求让出资金,在外汇储备消耗殆尽后向IMF求助道“我现在完蛋了,请帮帮我”,或者对汇率的不断上涨坐视不管,这些都是错误的做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