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文在寅对朝政策摇摆不定 亟需了解朝方内心想法
상태바
文在寅对朝政策摇摆不定 亟需了解朝方内心想法
  • 李永钟 统一朝鲜专家记者、统一文化研究所所长
  • 上传 2017.08.09 15:5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今天将迎来执政第92天的文在寅政府在对朝政策上摇摆不定。政府的对话战略显得一团糟,看待朝鲜的眼光和对待朝鲜的方法仍是老一套。对于部署末段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THAAD,萨德)等事务的处理也不靠谱。错误的根源在哪里呢?

据悉,6月底访问首尔的朝鲜国际奥委会(IOC)委员张雄做过一番发言,从中可窥见朝鲜内部对韩朝关系的看法。要求匿名的一位韩国政府消息灵通人士8月8日透露,“据传,张雄委员针对我方人士关于重启官方对话和韩朝体育交流活动的要求表明了‘似乎不太容易’的立场”。该人士称,“值得注意的是,劳动党对韩部门向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报告称,与韩朝对话相关的沟通很困难”。率朝鲜跆拳道示范团访韩的张雄除官方活动外,还通过参加晚餐和参观等活动接触了许多韩方官员和民间人士。

据政府掌握的消息,期间张雄委员表达了惋惜之情,称“如果杨健同志或容淳老爹还活着的话就能沟通了…”咋一看,似乎是对负责劳动党对韩政策的两位统战部长金容淳、金养健的不在表示惋惜,但有分析指出,这其中隐隐透出了对于朝鲜对韩鸽派在金正恩政权中地位下降一事的不满。换言之,作为实权派人物的统一战线部部长金容淳、金养健去世后,再也没有亲信可向金正恩直言进谏了。

金容淳(2003年去世)曾在劳动党国际部任职,后于1992年底升任负责对韩工作的书记,他被朝鲜的韩国通人士亲切地称为“容淳老爹”。据传,1998年6月现代集团前名誉会长郑周永赶着牛群访问朝鲜时,朝鲜军方曾反对其经由板门店访朝,是金容淳一举压制住了军方。另外,当年11月金刚山观光刚启动的时候他还压下了军方“不能将军事要地让给南朝鲜游客和间谍”的主张。韩国统一部官员表示,“朝方人士透露,这是金容淳直接闯进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办公室进行当面劝说的结果”。与金容淳一样,曾任劳动党国际部部长、后升任统战部部长的统一战线部书记(韩方统称为‘对韩担当书记’)的金养健,2014年10月访韩出席仁川亚运会闭幕式。他向金正恩亲自转交了当时朴谨惠总统的对朝信函,被看作是主张对话的实权人物。金养健2015年底突遇交通事故去世时,还被怀疑是遭到鹰派暗杀。

据张雄透露,朝鲜将跆拳道示范团访韩限制在体育范围以内。韩政府消息灵通人士称,“朝鲜代表团中没有对韩部门--统战部的成员,都是由公安机关国家保卫省的成员组成”。不过,文在寅政府想将张雄一行人当作打开韩朝僵硬关系的突破口,为此行动有些过于激进。总统甚至亲赴朝鲜代表队参加的全罗北道世界跆拳道锦标赛会场茂朱,公开提议朝鲜派团参加平昌冬奥会。总统对坐在贵宾席上的张雄直呼其名,要求其给予关心和协助,给他带来了压力。张雄在返回平壤之前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通过体育来打通朝韩关系的看法非常天真烂漫。有点期望过头了”,这一番话被认为是表达了不快。他针对文总统的提议贬斥道,“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就行了”。后来,朝鲜果真如此。

韩国政府对张雄私下的发言保持沉默,随后在上月17日向朝鲜提议举行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谈,并定下了会谈日期和场所,以及回信的方式。长期参与韩朝会谈事务的韩国统一部某人士透露,“在想恢复已中断的官方对话的情况下,一般来讲,聪明的做法是告诉对方‘时间与场所由贵方随便决定’,借以提高获得响应的概率”。就好像两家父母见面之前,女方向准女婿通报“何时来何地”的态度有可能被视作不顾及他人想法的行为。

朝鲜针对文在寅政府的对话政策以一连串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火星-14号”导弹挑衅进行了回应。文总统称朝鲜为“敌人”并要求进行严惩,还直接观摩了可将朝鲜全境纳入射程范围的地对地弹道导弹玄武-2C的试射。这是推行保守对朝政策的李明博、朴谨惠政府都不曾有过的事。另据传,文总统还下令寻求相关方案,叫停韩国民间团体为促进朝鲜民主化和传播外界信息而向朝鲜散发传单的活动,由此引发争议。有人批评称,这是想重蹈卢武铉政府的覆辙,卢武铉政府时期曾在朝鲜的要求下以“违反高压气体管理法”的奇怪理由叫停了这一活动。

韩国统一部等涉朝机构一边高喊着严惩朝鲜,一边又坚持“对话并举”,这是因为,它们比任何人都能很好地揣测出总统和青瓦台的心思。结果,对朝遏制力度下降,其用心常被国民和国际社会所洞悉,最终招致了国内外对其信任和诚意的危机。

朝鲜已连续24天对韩方军事红十字会谈的提议保持沉默。即便如此,政府依然装作泰然自若的样子,宣称“朝鲜不是也没明确拒绝吗”。国防部在其提议的7月21日这一军事会谈日期过去后立即表示再等到7月27日停战协定签订纪念日看看,结果现在已将此话抛到脑后。在朝鲜拒绝共同举办纪念6·15宣言活动后又希望举办8·15活动,结果还是未能成功。现在,又希望能举行纪念卢武铉总统和金正日国防委员长第二轮韩朝首脑会谈达成的10·4宣言十周年活动。

在翘首等待平壤答复期间,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勒紧了制裁的缰绳,决心要改掉金正恩的毛病。作为朝鲜监护国的中国和俄罗斯也任由安理会全场一致通过了制裁决议而未加以干涉。韩国政府关于“施压与对话并举”的不伦不类的政策似乎无一丝用武之地。

总统和对朝政策幕僚们现在应平心静气地仔细回顾一下就任以来三个多月的时间。其中既有错误的路线,又有全新的里程碑式政策。再怎么想念,逝去的“容淳老爹”也不会再来。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