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韩专家:总统应大刀阔斧进行国防改革
상태바
韩专家:总统应大刀阔斧进行国防改革
  • 特别采访组
  • 上传 2017.05.29 16: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国防改革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大多数市民都会做出减少将军人数、铲除军工腐败、缩短服役时间等回答。然而,现实中推动国防改革的韩国国防部列出的改革课题都是应对朝鲜核导威胁、引进中高空无人侦察机、开发国产战斗机(KFX)、扩大女兵人数和副士官数量、整顿军事组织等等。普通国民与国防部对于国防改革的认识完全不同。

文在寅总统上任后于5月17日首次巡视国防部时曾要求“早日落实国防改革方案”。青瓦台国防秘书官的职位也更名成了国防改革秘书官,体现了文总统进行国防改革的决心。但韩国军方一边需要与即将拥核的朝鲜对峙,一边又要利用有限的国防经费推动国防改革,感到十分为难。《中央日报》与JTBC的国家改革项目“重置韩国”的国防小组针对可以有效推动国防改革有效展开的方案进行了探讨。

德法总统曾成功推动国防改革

国防小组找到了过去十年国防改革始终未能取得任何进展的原因。韩国早在启动国防改革时就为改革预设了朝鲜的威胁减轻以及持续保障国防预算的前提条件。但朝鲜的核导开发活动日益加速,国防预算也未能按计划切实到位。如此就导致国防部夹在安保自主、部队精锐化和应对朝核之间无所适从。虽然通过缩减兵力解散了部分师团和军团,其他部队的精锐化工作却始终没有进展。因此韩国大量部队迄今都不具备可以正常执行作战任务的完整编制。部队内部对国防改革用力过猛,也犯了一大错误。部队同时推动72项改革课题,导致改革焦点分散,再加上利益关系者从中作梗,最终的成果充其量只是进行了些许改善,远未达到改革的水平,没能领导部队实现面向未来的重大改革。

因此,国防小组的第一条建议是,由总统亲自领导国防改革工作。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改革预算,从根本上讨论改革问题。以往由部队推动的国防改革只需向总统进行一次工作汇报,其余工作均由部队自主展开。没有总统亲自领导,就难以得到推动改革的强大动力,国防改革就会变成一场迎合文总统的表面文章,最终很可能重蹈往日覆辙,成为一次断尾的国防改革。而且,改革牵动着众多关系利益,若想对国家军事力量的建设和国防工作进行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必须有强大的力量作支撑。

德国在统一十年后,曾开始推动国防改革,当时的改革便由德国前总统里夏德·冯·魏茨泽克亲自负责。2000年当时,魏茨泽克前总统成立由各界人士构成的“共同安保与部队未来研究委员会”,制定了具体改革方案。1996年,时任法国总统的雅克·希拉克全面修改夏尔·戴高乐的国防政策,全面推动法国展开国防改革,并出动了总统办公室和总理办公室的参谋团队参与改革过程,法国的《军事改革法案》被提交到议会下院后,总统主持召开阁僚会议,通过了这一法案。

第二是将国防改革的目标定为建设一支“强大军队”。小组组长郑承兆(前任联参议长)说“以往的国防改革都以建设一支小而强的军队为目标”,“现在我们需要建设一支可以应对朝鲜核武装等新型挑衅的强大军队”。因为韩国军队不仅眼前面临着朝鲜的挑衅,还肩负着未来实现国家统一的责任。随着出生率下降,韩国在2023年之后,兵力自动就会缩小到52万的规模,从而实现“小军队”的目标。国防小组认为,若想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部队需要具备防止朝鲜奇袭的侦查能力、迅速且精确的指挥与管理能力、精确打击能力以及一批受过良好训练的官兵。韩国国军应通过这些能力,确保可以在需要的时间、地点,利用需要的手段对朝鲜进行先发遏制。曾在李明博政府时期担任国防改革室室长的民间出身人士洪圭德(淑明女大教授)小组委员表示“强大的军队应该具备主动出击,在24小时内完成制定作战任务的能力”。

第三是保证国防管理的透明度,获得国民信任。为此,首先应铲除各种军工腐败问题。透明的国防管理可以减轻韩国国内以兵种为主,分割预算的弊端,从而将预算集中投入到需要的地方。申源湜(前任联参副部长)小组委员说“陆军过去7年仅在坦克、炮兵、放空炮(导弹)方面都投入了30万亿韩元经费”,“应摒弃以往那种对不重要的地方进行投资的百货店式战斗力增强计划”。

现任政府认为,若想实现透明管理,首先需要选拔一位民间出身的国防部部长,这样不仅可以将民间的开放理念引入部队内部,引导军方接受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新技术,还可以消除预备役将军们根据个人亲疏关系进行人事推荐的部队抱团文化,有利于起用部队需要的民间专家。但也有人认为,在朝核威胁日渐严峻的当前形势下,这样做有些为时过早。部队人权中心的任泰勋(音)主任表示“如果无法立刻任命民间人士担任国防部部长,可以在国防部设两名民间人士副部长”。此外,提高官兵们的服役质量、增进部队内部沟通、尊重官兵人格、提升部队服役的荣誉感等,都是透明管理的重要精神要素。

第四是构建军事层面进行现代化战争所必需的各种具体条件。一、构建可以进行网络化作战(NCW)的基础体系。网络化作战作为信息时代现代战争的核心作战方法,需要部队实时将通过各种侦察设备等千里眼掌握的敌军动向传达给武器系统,针对重点对象展开集中打击。这种作战方法曾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对击溃伊拉克军队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只有实现网络化作战,国军才能驾驭通过国防改革扩张的作战领域(师团标准:从现在的15×30千米扩大到30×60千米)。为此,部队还需具备较强的灵活性、拥有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和尖端指挥控制系统等设备。二、早日构建起应对朝核威胁的杀伤链、韩国自主反导系统(KAMD)和大规模反击报复能力(KMPR)。

在朝核威胁消除之前,应慎重考虑是否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国民大学政治研究生院院长朴辉乐(音)提议政府“应将青瓦台国家安保室改设为朝核应对室,在国防部设立朝核应对局,在联参设立核防御本部”。三、落实政府为应对朝核威胁而提议设立的战略司令部。四、为填补战争时兵力缺口,急需实现预备役兵力精锐化。五、还需强化陆海空军的联合作战能力。在这个问题上,可以考虑韩国开发研究院(KDI)提出的成立陆海空联合迅速反应军队的构想。六、为应对经常发动黑客袭击的朝鲜网络威胁,急需扩充韩国国军的网络作战能力。目前韩国国军的网络作战能力只有朝鲜的十分之一,最近甚至发生了国防网络受到朝鲜黑客袭击军方却不自知的问题。七、应警惕打着“自主”旗号草率推动在文总统任期内完成战时作战指挥权交接的问题。在朝鲜的核威胁消除之前,应对收回目前掌握在韩美联合司令官手中的战时作战指挥权保持慎重态度。只有将战时作战指挥权交到联合司令官手中,才能在遏制朝核威胁的问题上提高美国扩张遏制力(核保护伞)的可靠程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